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节
c
没有哦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小说名称:魔弹之王与战姬

    作者名称:川口士

    本卷名称:第一卷

    作者:川口士

    插图:よしヲ

    出版:061225

    翻译:dying

    彩页

    “你要是一直这样盯着我,我还是会害羞的。”

    艾伦

    拥有别名“银闪的风姬”的战姬

    “很可爱嘛,你。”

    泰格勒

    布鲁奈王国的年轻伯爵

    “总之,顺其自然吧。”

    莉姆

    担任艾伦副官的女骑士

    “艾丽奥诺拉大人,请立刻下达命令。让我把这个男人的脖子扭断。”

    蒂塔

    侍奉泰格勒的侍女

    “在当地娶妻那样不可以。”

    “没想到对方会带龙上阵作为奖励,就让你稍微见识一下我的技术吧。”

    目录

    1、与战姬相遇008

    2、莱特梅利兹043

    3、战姬的邀请与侍女的祈祷072

    4、公宫的生活111

    5、城邑的战姬153

    6、觉醒的魔弹191

    尾声283

    序言

    长剑的剑锋指向了他。

    持剑之人是一位美丽的少女,她长至腰间的银发让人印象深刻。坐在马上的她以冰冷的视线俯视少年。

    “扔掉你的弓。”

    少年老老实实地将手里的弓放在地面上。

    他没打算反抗。箭也已经用完了。

    周围横躺着无数尸体。折断的剑和枪宛如竖立的墓碑,拂面而来的风中带有浓厚的血腥味。

    “我是艾丽奥诺拉威尔塔利亚。你呢”

    少女爽朗的声音仿佛可以吹散这股血腥的气息。

    那双不可思议的红色眼瞳威风凛凛,同时也带有一丝明亮。

    少年虽然有些困惑,但还是回答了她的问题。

    “泰格勒威尔穆德沃鲁恩。”

    继续问了几个问题之后,少女满足地将剑收入腰间的剑鞘。

    她向少年露出淡淡的微笑。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俘虏了。”

    1、与战姬相遇

    “泰格勒少爷。”

    伴随着熟悉的少女声音,他的身体不停晃动。

    窗外的明亮让他知道现在已是早上。

    只不过,他还是很困。

    “再稍微再稍微睡一会。”

    “稍微睡一会是多久”

    “今天没有狩猎的计划,就睡到中午”

    “够了,您该起床了”

    少女大吼。

    少女掀开了毛毯,抓住泰格勒的肩膀并粗暴地拉起了他的身体。

    他睁开眼睛,只见少女由于愤怒而憋得通红的面庞就近在眼前。

    那是一张即使愤怒也没有丝毫魄力的娃娃脸。她那栗色的头发扎成了两个小辫,娇小的身体上穿着有黑色长袖且长至脚边的侍女裙,外面套着一件干净整洁的白色围裙。

    “啊啊早上好,蒂塔。”

    泰格勒用充满困意的懒散声音称呼比自己小一岁的侍女之名。明白他暂且算是醒了过来,蒂塔终于松开了抓住他的手。

    “士兵们早就做好了准备,都在等待泰格勒少爷”

    泰格勒茫然地在脑中不断重复她说的话。

    血色顿时从他的脸上褪去。

    “糟了”

    泰格勒从床上连滚带爬地翻了下来,拿起叠好的衣物。蒂塔的脚边摆着一个装满清水的小木桶。

    “谢谢。你为我做的准备还是一如既往得周全。”

    “因为我早就想到可能会变成这样。我去准备早饭了。请您洗脸更衣后过来进餐。”

    蒂塔收敛了怒意,面带着明朗的笑容行了一个礼。长裙轻摆的她快步离开了房间。

    洗脸之后的感觉十分清爽,泰格勒总算彻底清醒了。他穿好衣服跑出房间,一边在走廊上奔跑,一边系好了扣子。

    “虽然已经没时间了不过,还是不能不置之不管啊。”

    泰格勒笔直地跑向餐厅,但是在进入餐厅之前,他先在走廊尽头的一个小房间里停留了片刻。

    这是一个无法坐下三位成年人的小房间。正面有块装饰华丽的案台,上面摆放着一张弓。

    弓弦绷得很紧,似乎随时都可以拿来使用。

    这张弓的特征用一个词来概括就是黑。

    无论是弓弦还是弯度缓和的弓把,全部都是亮泽的黑色。

    漆黑到了说它是从黑暗中切割了一块弓的形状也不为过。

    看着这张弓,会让人喘不上气啊。

    这张带有异常氛围的弓据说是猎人祖先使用的武器,也是沃鲁恩家族的传家之宝。

    泰格勒的父亲把弓交给他之后,留下了这样的遗言。

    “只有在真正需要使用这张弓的时候,你才可以使用。除此以外的情况下不要动用到它。”

    由于父亲的遗言和这张弓带给人的可怕感受,泰格勒从来没有遗忘对祖先的敬意,他一直尽可能地不去接触它。

    泰格勒摆正姿势,调整呼吸,将紧握的拳头在胸前横向一挥。这是对于历代先祖所行的礼节。

    做完了这件事之后,他安静地来到走廊,向蒂塔所在的餐厅走去。

    泰格勒威尔穆德沃鲁恩今年十六岁。他诞生于布鲁奈王国的伯爵家庭,两年前父亲病逝之时继承了家业。

    这个夸张的名字来自于获得伯爵地位的祖先,听上去冗长而威严,但亲近的人都称呼他为泰格勒。

    泰格勒走进餐厅,诱人的香味扑鼻而入。

    造型质朴的桌子上摆着夹有火腿的煎鸡蛋,燕麦面包,牛奶和蘑菇汤,热汤上还冒起了热腾腾的白烟。

    蒂塔正站在桌子一旁等待着他。

    “只喝汤就行了。”

    “不可以。”

    一旦碰到进餐相关的事,蒂塔就会顽固到绝不让步。

    “在大家面前肚子咕咕叫也行吗那样太不像话了。”

    蒂塔两手叉腰,直勾勾地盯着泰格勒。她的动作中充满了不像侍女的魄力。比起刚才叫他起床时的样子要恐怖多了。

    知道没法说服她的泰格勒只好乖乖投降。

    他就着牛奶咽下面包,举起盘子大口扒入煎鸡蛋,没多久就喝完了蘑菇汤。

    “我吃饱了。”

    在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他站起身来。拿着餐巾纸和梳子的蒂塔走了过来。

    “您的嘴边留下残渣了,下次请好好地擦干净。”

    蒂塔略带怒意地说。她用餐巾纸擦拭着泰格勒的嘴角。

    “而且还有竖起来的头发。”

    接着,她伸出拿着梳子的手,把泰格勒的红发细心地抚平。

    “您看,领子也卷起来了。”

    她把梳子和餐巾纸放在桌上,用双手立好泰格勒的领子。泰格勒也一动不动地随她摆布。

    “泰格勒少爷。”

    “怎么了”

    蒂塔的声音忽然变得微弱起来,泰格勒也温柔地开口。泰格勒一直把比自己小一岁的她当成妹妹对待。

    “泰格勒少爷为什么必须参加战争呢”

    泰格勒摆出有些为难的表情。他拨弄着自己朴素的红发。蒂塔经常说出这种直白的话,让他很是困扰。

    “这是国王陛下发来的召集命令。作为布鲁奈王国的伯爵沃鲁恩家族的家主,这样做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但、但是”

    蒂塔以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仰望着泰格勒,语气却越来越激昂。

    “我们好不容易才能凑够几百士兵”

    贵族伯爵之类都是虚名。

    沃鲁恩家族虽然称不上贫穷,但足以算是生活简朴的贵族。

    他们的领土阿尔萨斯是距离国土中心很远的乡野小城,面积狭小,森林和山岭较多,几乎赚不到什么收入。

    泰格勒自己的生活也和贵族那种华丽奢侈的形象相去甚远。

    虽说家里的宅邸并不大,但是所有家务活都交给蒂塔一人处理已经可以说明问题了。

    “还有,我听说敌人是吉斯塔托王国。那么泰格勒少爷不是已经在这里了吗。从我们阿尔萨斯翻过一座山就是吉斯塔托了。”

    “话虽如此,这里只是无关紧要的乡下。吉斯塔托也不会打算攻陷这种地方的。”

    对于泰格勒来说,阿尔萨斯不会成为战场已经让人谢天谢地了。

    “而、而且泰格勒少爷的弓不是也被人瞧不起吗”

    “多半是没法建立战功的吧。”

    “战功之类的都无所谓”

    蒂塔大声喊道,她像是在依靠泰格勒一般把脸埋到他的胸前。

    “一定不要勉强,让自己受伤。请您平安无事地归来。”

    泰格勒静静地抱住靠在自己身上的侍女那瘦弱的身体。

    “不要担心。两年前我初次上阵的时候,不是也四肢健全地回来了吗”

    “那时还有乌尔斯老爷”

    还有乌尔斯老爷在蒂塔咽下了这句话的后半截。于两年前逝世的乌尔斯正是泰格勒的父亲。

    为了让蒂塔安心,泰格勒轻轻地拍打她的头顶。

    “这次的战争,我们的部队已被安排在后方。那里非常安全。即使发生什么事,我也会想办法的。”

    泰格勒用手指拂去蒂塔眼角滚落的眼泪。于是,蒂塔点头说是。

    “请、请记住,泰格勒少爷。您千万不要像平时一样,在战场上贪睡啊。”

    “就是因为你总是这么说,我才一直这么贪睡。”

    “这是事实。泰格勒少爷只有狩猎的日子才能正常起床不是吗”

    蒂塔不悦的回应堵住了泰格勒的反驳。

    即便如此,泰格勒知道蒂塔只是在竭尽全力地激励自己。所以,他再一次轻轻地抱住蒂塔。

    蒂塔无力地靠在泰格勒身上。

    她的温度隔着衣服传了过来,栗色的头发也散发着淡淡的幽香。

    泰格勒也想让这一刻更加漫长,但他做不到。

    他恋恋不舍地放开了她的身体。

    “拜托你看家了,蒂塔。”

    蒂塔用袖子使劲地擦去眼泪,对泰格勒露出笑容。

    “交给我吧。请泰格勒少爷多加小心。”

    泰格勒背着弓和箭筒走出宅邸,士兵们已经在门外列队等待。

    一位身穿皮铠的瘦小老人向前迈出一步,向泰格勒低头行礼。

    “少主。士兵们全体到齐,装备也已准备万全。”

    “辛苦你了,巴特朗。”

    这位老人是泰格勒的近侍。比起年轻的泰格勒,他的战斗经验更为丰富。在这些人之中,他也是除了泰格勒以外唯一可以骑马的人。

    其他人都是举着长枪,随身佩剑,以皮铠武装自己的步兵。

    “辛苦各位集结于此。”

    泰格勒说出慰劳的话语。老兵们则语气轻快地回应。

    “领主大人,您不必在意。虽然我们已经三年没有参加战争了,但是每天都在田间干活,身体可是壮得很呢。”

    “违抗国王陛下的命令就跟不听咱家老伴的话一样,后果会很严重的吧所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

    “各位能够这么说,我十分感激。对了,可以请你的太太也随军而行吗凭她一人似乎就能怒吼着驱赶一两千敌兵四处逃窜呢。”

    士兵们一起发出哄笑声。

    “这件事还是就此作罢吧,少主。这家伙的老婆发起火来可是不分敌我啊。”

    巴特朗用玩笑打断了这个话题。泰格勒耸了耸肩,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看来士气方面没有问题。

    等到大家都收敛了脸上的笑意,泰格勒再次敬了个礼。他骑上巴特朗牵来的马,举起右手发号施令。

    “我等的目的地是迪南特平原。途中会与玛思哈斯卿的大军汇合。”

    步兵们扬起了军旗。

    军旗有两面。一面是在蓝底上画有白色半月与流星的沃鲁恩家旗,另一面是红马旗旗上画有黑色鬃毛与红色躯体的圣马,此乃布鲁奈王国的象征。

    “出发”

    布鲁奈王国与东边的吉斯塔托王国已有二十多年没有刀刃相向了。

    造成这次战争的原因是国境线上的河流因暴雨而涨水,引起了河水泛滥。

    首先是遭受损失的居民们互相责难说“是他们没有管理好河流”,双方由此发生了争执。

    随后,接到请愿的国家也推诿为“是对方的治水政策有问题”,于是两国便强行出动了军队。

    然而,如果仅此而已,泰格勒也不至于被召集到战场之上。

    “敌军大约五千,但我方的军势在两万五千人以上。真是让人心潮澎湃啊。”

    在泰格勒身旁说出讽刺之辞的人是名为玛思哈斯洛丹特的年老骑士。

    玛思哈斯是泰格勒父亲的朋友,也是在各个方面照顾他的恩人。

    “这是王子殿下初次上阵的传闻是真的吗”

    策马前行的泰格勒向玛思哈斯询问。

    “应该是事实吧。国王陛下溺爱王子殿下之事人尽皆知。”

    钢铁盔甲裹在玛思哈斯矮胖的躯体之上,他面带不悦的脸色抚摸自己灰色的胡须。

    “这次的战争算是小孩子打架、大人帮忙的性质,并非是赌上国家命运的大战。从这个角度来讲,用来粉饰殿下莱古纳斯王子的初次上阵或者说积累经验,可以算是刚好合适。”

    他们不过是给爱子的第一战增进奢侈的装饰品吧。

    国王不仅对王国直属的骑士团下达了命令,统治战场迪南特平原附近领土的诸位贵族也要一同出兵。

    连泰格勒和玛思哈斯这样的小贵族也不例外。

    因此他们才聚集了两万五千多人的军队。

    玛思哈斯率领的士兵可以说是彻底埋没在两万五千这个数字之中。他们的待遇与泰格勒相同,也被分配在后方。

    “聚集比敌方更多的士兵是战争的常理。而且,莱古纳斯王子总有一天会成为国王。陛下这样谨慎行事应该没错吧。”

    泰格勒像是在安慰玛思哈斯一样,轻拍老骑士的肩膀。

    刚才这句话也是说给他自己听的。倘若不这么想,他也会忍不住说出真心话。

    “既然如此,我们这样的小贵族待在后方就行了。反正认为这是必胜之战,追求战功而冲向前线的人很多这么说来,泰格勒。你知道战姬吗”

    玛思哈斯像是忽然想起了这件事,开口询问。泰格勒歪起脑袋。

    “您是指吉斯塔托的七战姬吗”

    “没错,就是那个。敌军的指挥官似乎就是战姬中的一位。年仅十六岁,却常胜不败。她是一名优秀的剑士,总是冲在战场的最前线挥舞长剑。她也被称作银闪的风姬和剑之舞姬等等,深受人们的畏惧。”

    吉斯塔托王国由一位国王与七位战姬构成。

    王国分为七个公国,各个公国分别由被称作战姬的女性进行治理。

    与我同年吗。

    泰格勒对素未谋面的敌军将领产生了奇特的感受。与自己同年的女性居然已经积累了赫赫战功,还率领着五千人数的大军。

    在泰格勒诞生的布鲁奈王国,只有大贵族的女儿才能被认可为女性骑士。

    这次的战斗中,我方没有一位女性骑士。

    因此,泰格勒对这件事很感兴趣。

    “那位战姬的名字是什么”

    “老朽记得是叫艾丽奥诺拉威尔塔利亚吧。据说她拥有稀世罕见的美貌。如果将宝石放在她的身旁,连宝石都会褪去色泽。”

    “原来是那么漂亮的美女吗。”

    “听到美女这个词心生雀跃是应该的,不过也要有个限度。蒂塔会嫉妒的。”

    玛思哈斯放声大笑,灰色的胡须也随之颤动。泰格勒不禁低吼。

    “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提到蒂塔啊。她就跟我的妹妹一样”

    “毕竟从孩提时起,你们就被人称为吊儿郎当的哥哥和稳重可靠的妹妹。”

    因为事实就是如此,泰格勒只得语塞。他抓着自己朴素的红发,转变了话题。

    “假如战姬是传闻中那样的名将,这场战争会很严峻啊。”

    “话虽如此,敌我双方的人数还是相差太远了。即使对方是战斗的专家,大概也无能为力吧。”

    不管战姬的勇武和才智有多高,应该还是无法弥补五倍的兵力差距。

    是啊泰格勒也点头认同,但他没有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

    这是由于他产生了某种预感。脖子附近有种抽动的灼烧感。

    泰格勒以前也曾遭到这种感觉的侵袭。

    在森里深处狩猎之时被狼群围困,还有在山中遇到龙的时候。

    甚至是早上刚刚醒来,无法隐藏的觉醒下体被刚好前来叫他起床的蒂塔看到。

    总之,每次遇到这种情况,通常都会发生不幸的事。

    “你的表情很不安啊。”

    也许是泰格勒不小心把想法写在了脸上,玛思哈斯讶异地盯着他。

    “难道你有什么心事这样一点也不像轻率的你啊。”

    “轻率我想还有其他的形容词吧。比如泰然自若之类的。”

    泰格勒不满地说着。玛思哈斯眯
c
没有哦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节 | 魔弹之王与战姬小说 | 魔弹之王与战姬网-[日]川口士|翻译dying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