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追了上来。

    他们围住泰格勒,伸出剑与枪,但是在艾丽奥诺拉挥了一下手之后,他们出人意料地收敛了行动,纷纷收起武器。

    “莉姆,让这个家伙坐在你的身后。他是我的俘虏。稍微粗暴一点倒没有什么,但千万不要让他受到重伤。”

    被称作莉姆的骑士默默点头。由于此人的头部完全被头盔覆盖,泰格勒看不出她脸上带有什么样的表情。

    “快点坐上来。”

    莉姆俯视着泰格勒,头盔之中响起低沉的嗓音。感觉到声音中的怒意,泰格勒立刻明白了原因。

    这是刚才被自己击落马下的骑士。

    难道她是借了其他骑士的马匹吗如果真是这样,这个人在骑士之中也是厉害的人物吧。

    “可以不丢掉我的弓吗”

    泰格勒指着自己放在地上的弓提问。

    “这是很重要的东西。”

    他亮了一下空无一物的箭筒,表示自己没有敌意。莉姆从马上伸出了手。

    “好吧。只不过要交给我保管。”

    泰格勒把弓递给了莉姆,骑在她的身后。接着,他用手挽住了莉姆的腰。

    莉姆忽然侧过头来,用头盔的后部重重地撞了一下泰格勒的脸。

    “你干什么”

    泰格勒抚摸着自己变红的鼻头,表示抗议。艾丽奥诺拉则抖动着肩膀笑了起来。

    “莉姆,这家伙姑且算是我的俘虏。你就对他稍微温柔一点吧。”

    “遵命。”

    虽然莉姆的声音中很明显带有不满,但她还是遵从了命令。

    “如果你再有奇怪的举动,我会立刻把你甩下去,用马蹄把你踩个粉碎。”

    泰格勒叹了口气。虽说也有莉姆对自己的怒意带来的可怕影响,总之他无法抑制在胸口不断扩散的对于未来的不安。

    骑士们掉转马身,艾丽奥诺拉意气风发地宣告。

    “虽然是一场无聊的战斗,但最后的部分倒是相当有趣。那么,撤退吧。”

    迪南特平原的会战以吉斯塔托王国压倒性的胜利落下了帷幕。

    与吉斯塔托不到百人的遇害人数相比,布鲁奈有超出五千的死者和数倍以上的负伤者得以生还。

    不仅如此,布鲁奈王国还遭受了一次无可挽回的损失。

    身为总指挥官,预定成为下一任国王的莱古纳斯王子不幸战死。

    2、莱特梅利兹

    他做梦了。一个无聊的梦。

    自己的部队布阵于小小的山丘之上。

    现在是开伙的时间。士兵们都在把像木桶一样的深锅放入用土堆成的炉子上,调制鱼肉炖菜。

    在缓缓下降的山脊前方,没有丝毫起伏的迪南特平原向远方延展。

    那里的两万布鲁奈军和他们一样正在进餐。数千口锅的热气蒸腾到空中,看起来就像是有白色的雾气缭绕在那些士兵身边。

    泰格勒和玛思哈斯一边架锅一边交谈。几名年轻人盔甲铿锵地走了过来。

    “你也来了啊,沃鲁恩。”

    用明显带有嘲讽口吻的声音向他搭话的人是锡安泰纳尔迪耶。

    泰纳尔迪耶家族是公爵,自古以来就是沃鲁恩家族无法相提并论的名门。他们的亲属中有很多势力雄厚的贵族,占有的领土也很辽阔,据说总动员的兵力最多可以达到一万。

    这次的战斗中,他们也率领了四千大军前来。

    锡安是泰纳尔迪耶家族的长男,也是下一任家主。今年十七岁。

    他身穿装饰华丽的甲胄,腰间别着制造精美的长剑。但是,他脸上的表情写满了惯于蔑视他人的傲慢之情。

    在他身后跟着几位捧场的年轻人。

    他们都和锡安一样诞生于公爵或侯爵的大贵族家庭,身穿刻有家族纹章的优雅盔甲,面带冷笑地望向这边。

    泰格勒无法忽视这些人,只好尽到最低限度的礼仪。

    “作为陛下的臣子理当尽忠,火速赶来。”

    “虽然精神可嘉,但是像你这样的人可以派上什么用场”

    听到他的嘲讽,其他贵族也应声大笑。年龄相近的锡安已经屡次这样与泰格勒抬杠。

    “以前我就说过,从四五代前开始就是猎人的家族,根本不算是贵族。”

    锡安一边狠狠地说,一边踩向泰格勒放在地面上的弓。

    泰格勒的行动几乎是条件反射。他以宛如野兽般的敏捷动作抓住了弓。

    “哇啊”

    脚下绊倒、失去平衡的锡安夸张地倒向身后的贵族跟班们。

    “你对锡安大人做了什么,臭小子”

    锡安的跟班们神情激动地向他吐着唾沫。泰格勒则回以大声的怒吼。

    “要是把我的弓弄弯了,你们打算怎么办”

    “弓弓那种东西怎么样都无所谓吧,你这胆小鬼”

    “没错。那种玩意弄坏了也不用发愁。只要拔出剑冲到前方不就行了吗”

    “像你这样的人,战神崔格拉夫注释:トリグラフ,即triglav,是斯拉夫神话中登场的神,或者众神的集合体。是不会给予你加护的”

    其他人也纷纷赞同。泰格勒咬紧了牙关。

    在这里布鲁奈王国,他们说的话并没有错。

    “弓是没有勇气挺身而出进行白刃战的懦夫所用的武器。”

    在布鲁奈军的脑海中,这种观念自古以来就根深蒂固,他们向来非常轻视弓。

    只是轻视弓兵的功绩也就罢了,他们对用弓的人也评价低劣。

    “弓兵都是从军的猎人或是没有自家土地的农民。也可能是从士兵中挑选的犯了重罪的犯人,或是剑和枪的技术都很差的人。”

    正因为有这样的标准,即使是正规军,用弓者也会是“从被责骂的犯人或被侮辱的废物之中二选一”。

    建立战功,获得伯爵地位和现在领地的泰格勒祖先的确是猎人,但是玛思哈斯也曾抱怨说“如果不是猎人,应该还可以获得更高的评价吧”。

    “你们冷静一点。”

    借助他人的帮助重新站好的锡安制止了几位跟班。

    虽然他们有些不甘心,不过还是停下了对泰格勒的咒骂声。

    锡安拍掉沾在甲胄上的灰尘,抱起胳膊嘲笑泰格勒。

    “你坚持用弓的理由就是因为你用不了剑和枪吧带着弓上战场就能装装战士的样子,你的脑袋里肯定都是这种卑鄙的想法吧”

    泰格勒沉默了。他不擅长用剑和枪是事实。

    要是在这种情况下反驳,锡安一定会让他挥动剑或枪并嘲笑他的动作。以前他就这么做过。

    锡安继续谩骂。

    “更何况身为布鲁奈王国的伯爵,不带剑和枪,甚至连铠甲都不穿就赶赴战场,你不觉得羞耻吗看啊,各位。看看这家伙身上破烂的衣服。皮铠甲,皮护臂,还有皮护腿,全部都是用皮革制成的。披风虽然还凑合,但是可以看入眼的东西也就这一件了。真是窘迫悲哀的经济状况啊。”

    “锡安卿。”

    一直保持沉默观看事态发展的玛思哈斯忽然绷着脸开口。

    “您的雄辩非常精彩,不过说了这么多话之后,您的喉咙一定很干吧。请看那边”

    他缓缓地指了一下某个方向,继续说道。

    “尝一尝配发到军中的葡萄酒,一定可以治愈您干渴的喉咙。”

    虽然玛思哈斯的语气很客套,但他的态度给对方造成了无形的压力。

    今年已经五十五岁的老骑士身上的威严镇住了锡安。

    锡安情不自禁地后退一步,意识到这一点的他“哼”了一声,以夸张的动作甩起披风。

    “我们走吧。”

    目送着锡安等人离开的背影,泰格勒仔细审视着弓的状况,向玛思哈斯致谢。

    “十分感谢。多亏您我才得救了。”

    “不不。是老朽的不是。要是早点开口就好了,可惜老朽一直没有找到时机。”

    从锡安眼中看来,玛思哈斯也是和泰格勒没有区别的小贵族。

    如果不找准时机插嘴的话,他多半会回以同样的嘲笑和责骂。

    玛思哈斯一边继续架锅,一边以坦然自若的动作环视四周。

    士兵和其他贵族都将视线集中在自己面前的锅上,手里拿着武器或是兴奋地闲谈。不自然之处只有没有一个人敢看向这边。

    他们都畏惧着锡安,避免与泰格勒他们扯上关系。

    “老朽早就知道用剑或枪,并不是拥有勇气的证明。”

    泰格勒本想回应口出讽刺之语的玛思哈斯,却还是闭上了嘴。不远处隐隐约约地传来聚在一起的贵族讨论声。

    “这么说来,你们听说过吗。冈隆公爵那件事。”

    “据说他借口这次战争,征收临时税款的事”

    “就是那个。不肯交税的人家要是有年轻的姑娘,就会被带去他的公馆;没有姑娘的人家就会被放火,以作惩罚。”

    “好羡慕啊。如果我也有征收临时税款的权限就好了。”

    其他贵族没有愤愤不平的样子,只是十分不满地抱怨。

    冈隆公爵是和泰纳尔迪耶家族势力相当的布鲁奈王国大贵族。

    他们和泰纳尔迪耶家族一样,拥有好几位势力强大的贵族亲属,其权力和权势连国王都无法忽视。

    至于领土的治理,布鲁奈的贵族基本上都属于自治。不过,关于税收的诸多规定必须得到国王的许可。

    冈隆光明正大地打破了这个规矩,还对领民实施残暴的处理措施。而国王似乎已经默认了这些事。

    “提起这个,泰纳尔迪耶大公也不输给他啊。他说在这场战争结束之前,作为与众神的誓约,禁止领民饮酒,还要他们把所有的酒都进贡出来。”

    “哦不过,酒的话还能把原来的藏起来,造点新的吧。违背禁令的人会怎么样”

    “有年轻姑娘的话会被带走这一点跟冈隆大公相同,但是他们为了以儆效尤,好像有让父与子或是夫与妻分别持剑相互厮杀。而且还在押注哪一方会赢。”

    听到他们的谈话,泰格勒攥紧了拳头。

    泰格勒差点站了起来。玛思哈斯布满皱纹的结实手掌搭在他的膝盖上。

    “冷静一点。”

    “您让我怎么冷静”

    “虽然他们说的事情很残忍,但是不管你反驳什么也无济于事。”

    确实如此。泰格勒重新坐回原地,强忍着小腹深处燃烧的怒意。

    他拼命咬牙憋住想要怒吼的情绪。

    这是对于没有把领民当人看的冈隆和泰纳尔迪耶的愤怒,也是对于不是顾忌他们的残虐,而是自发地兴奋讨论的贵族的愤怒,同时也是对于无能为力的自己所感到的愤怒与无奈。

    “刚才的传闻是真的吗”

    “虽然只是传言但是最近已经流传出很多类似的传言,当事人也没有加以否定。你不怎么到中央去,所以可能并不了解吧。”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泰格勒很少离开自己的领土阿尔萨斯。

    他没有出人头地的**和野心,对于与自己无缘的贵族也没有兴趣。

    锡安在他眼中也只不过是根本不想看到的大贵族之子。

    “陛下默认这些事的传闻也是真的”

    泰格勒小心翼翼地提问。

    如果可以的话,他不想相信这件事。

    “现在陛下确实没有指责过他们的做法。”

    玛思哈斯微微晃动自己矮胖的身体,摇了摇头。

    “老朽认为陛下应该有自己的考虑。总有一天即使陛下不行,莱古纳斯殿下也会”

    眼中怀有淡淡希望的玛思哈斯忽然抬头看着泰格勒。本以为他是要伸出手,没想到他居然用手指勾住了泰格勒的嘴。

    “呼哎”

    由于玛思哈斯的举动太过突然,泰格勒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而且,他伸过来的手指上好像还有一股铁的味道。

    泰格勒睁开了眼睛。他的视野中出现了昏暗的天花板。

    “你总算醒了。”

    他听到了没有抑扬顿挫的声音。某种物体同时从他的口中抽了出来。

    那是一把剑。

    持剑者是拥有一头金发,素不相识的女性。

    “这可真是叫人起床的罕见方法啊。”

    “我也是第一次遇到非要用这种手段才能叫醒的人。”

    女性回以冷淡的视线和话语,这让泰格勒不禁语塞。他试着打了一声招呼。

    “早上好。”

    “还有一刻钟两小时就到中午了。”

    泰格勒一边揉着头发一边起身。他再次仰望这位女性。

    她身上穿着与裙子连为一体的红色半袖服装,手臂上套着长手套,腿上则是到膝盖之上的长靴。腰间还挂着可以套入她手中之剑的剑鞘。

    她的个子恐怕比泰格勒还高。年龄应该大了两三岁。

    这位女性毫无疑问是一位美女,但是比起充满质感的美貌,她更能给人留下缺乏感情和亲切的印象。

    她引人注意的地方有三处。

    扎在头顶右侧的光泽金发。

    凝视起来深不见底的冰冷蓝色双眸。

    与修长匀称的苗条身材不相称的丰满胸部。

    泰格勒忍不住盯着她衣服内侧的两处隆起。女性举起了剑,吐出冰冷的话语。

    “如果我再一次把这个塞进你的嘴里,你就能彻底清醒了吧。”

    “对不起。”

    脸红的泰格勒坦率地道歉。

    他环视室内。这是一间很小的房间。几乎只能摆下自己睡觉用的床。

    阳光从唯一一扇窗户中射了进来,房内被模糊的光芒照亮。床是用石板制成的,房门只有通往走廊的那一扇。他的弓被挂在了墙上。

    “真是受不了无论如何都叫不醒的士兵跟自杀有什么区别你明明身为俘虏,为什么可以睡得这么死”

    “这也是我的特长之一。”

    “你的用词可以再谨慎一点吗太没有紧张感了。”

    她冰冷的声音中夹杂着愤怒。泰格勒困倦地拍打自己的脸颊。

    “我看起来有那么懒散吗”

    “严重到了让我忍不住心生杀意。”

    女性抛下这句话便转过身去,一边开门一边呼唤泰格勒。

    “艾丽奥诺拉大人要找你。请跟我来。”

    泰格勒迅速地穿好了摆在床下的皮靴,跟在她的身后。

    “初次见面。我是”

    “我们不是初次见面。泰格勒威尔穆德沃鲁恩伯爵。”

    她没有回头,以表示拒绝的声音回答。

    “我的名字是莉姆艾利莎。不过,你没必要记住。”

    莱特梅利兹是在吉斯塔托境内,由艾丽奥诺拉治理的公国。

    艾丽奥诺拉军于昨天抵达公都。这时距离开迪南特已有十几日。

    当时,艾丽奥诺拉在慰劳过众士兵之后,便把事务交给了军中副官莉姆艾利莎,和几位部下一起策马奔向了王都。

    因为她不得不向国王上交战胜的报告。

    在回到公都的返途中,泰格勒几次试图向士兵搭话,但他们的回答都一样。

    “上面吩咐说你是战姬的俘虏,不可以做多余的事。”

    即使拜托他们让自己见到艾丽奥诺拉,他们也不肯听从。不过,她本来就已离开军队赶赴王都,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结果,泰格勒除了老老实实地等待就没有其他选项了。

    “只能顺其自然了。”

    做好了觉悟的泰格勒往往眺望天空直到深夜,白天则在马上昏昏沉沉地度过了这段日子。

    跟在莉姆艾利莎的身后,泰格勒走在公宫的走廊上。

    “你在东张西望什么”

    似乎是感觉到他冷静不下来的样子,莉姆艾利莎回过头来,一脸疲惫地注视着他。

    “嗯,我觉得这里的建筑很豪华。”

    “你不是贵族吗。还是伯爵爵位。”

    “我是贫穷贵族啊。我家的宅邸小得很,跟这里根本不能比。”

    泰格勒毫不羞耻地回答,一边很有感触地盯着天花板和地板。

    对于至今为止从来没有离开过布鲁奈王国的泰格勒来说,公宫的建筑还有装饰在地板上的马赛克,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

    走廊面朝中庭的一侧没有墙壁,全是并排的柱子。柔和的阳光倾泻而入。宽广的中庭里有一群士兵正在训练,四周充满了勃勃生机。

    “氛围不错呢。”

    “因为这里是艾丽奥诺拉大人的公宫。”

    莉姆艾利莎回答,她似乎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在走廊里巡逻的士兵与不知道在从事什么工作、快步行走的侍女和侍从等人脸上的表情也十分生动。

    目送着侍女离开的身影,泰格勒想起了还在自己领地的宅邸里看家,被自己当成妹妹的少女。

    蒂塔应该还在担心我吧。

    在她目送自己离开的时候,泰格勒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巴特朗和大家会有几个人平安无事地回去呢。

    焦躁的漩涡在胸口涌起。

    他很想尽早赶回自领阿尔萨斯,但是逃走的俘虏会判为死刑的条约还在束缚他。现在的他也只能老实一点了。

    他们离开了宫殿。

    稍微走了一会,莉姆艾利莎停住了脚步。

    “就是这里。”

    泰格勒被带到了城墙旁边的室外训练场。

    艾丽奥诺拉站在三四十位武装的士兵之中。服装基调为蓝色的她腰间别着装有长剑的银色剑鞘。

    “要是你有任何可疑的举动不,你还是不要乱来比较好。处理起来太麻烦了。”

    莉姆艾利莎弄响了腰间的剑鞘,似乎是在警告他。

    对方带有如此明显的敌意并不是什么有趣的事,但泰格勒还是随意地耸了耸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3节 | 魔弹之王与战姬小说 | 魔弹之王与战姬网-[日]川口士|翻译dying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