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没办法啊。现在我是俘虏,但十天前我们还是敌人。

    “嗯,你们来了。”

    注意到泰格勒他们的艾丽奥诺拉面带愉快的表情走了过来。她首先对泰格勒一笑,又对莉姆艾利莎笑着说。

    “辛苦你了。不过,你们花费的时间比我想象中久啊。”

    “十分抱歉。因为这个男人怎么叫都起不来”

    “起不来”

    艾丽奥诺拉歪起脑袋。莉姆艾丽莎将把剑放入泰格勒口中才弄醒他的事讲给她听。艾丽奥诺拉肩膀颤抖,拼命憋住了偷笑。

    “身为俘虏竟能熟睡,你的胆量倒是不小。”

    “他只是神经迟钝罢了。”

    总算停下笑声的艾丽奥诺拉转而面向泰格勒。

    “你叫泰格勒威尔穆德沃鲁恩是吧。对于布鲁奈人来说,这个名字也算很长了,有什么由来吗”

    “这是我祖先的名字。因为叫起来太麻烦了,称呼我泰格勒就行。”

    泰格勒说出了别人最常叫的称呼。不过,泰格勒威尔穆德卿或沃鲁恩伯爵之类的叫法会让他浑身不自在,这也是原因之一。

    于是,艾丽奥诺拉的脸上绽放出光辉。刚才面向士兵时那种威严的战姬面容踪影全无,现在她的表情只是一位与年龄相符的普通少女。

    “那么,你叫我艾伦就行了。我也比较习惯这种叫法。”

    泰格勒不由得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她。她对俘虏的态度相当和善。说难听一点,有些过分亲昵了。

    “艾丽奥诺拉大人。”

    莉姆艾利莎以责备的语气说道。但艾丽奥诺拉或者说艾伦毫不在意。

    “这家伙是我的俘虏。这点小事应该无所谓吧,莉姆。”

    “莉姆”

    听到这个称呼,吓了一跳的泰格勒转头看向莉姆艾利莎。

    “简而言之,她就是你击落马下的护卫之一。也是从迪南特赶回这里的途中负责照顾你的女孩。”

    听她这么一说,她们的体型确实一致。

    泰格勒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但还是坦率地向莉姆艾利莎道谢。

    “虽然这样说有些奇怪,不过非常感谢你将我平安无事地带了过来。”

    泰格勒听说护送途中的俘虏经常会由于拷问等暴行丧命,或是因为管理不当而饿死等等。

    但是,从迪南特的战场被护送到这里的期间,泰格勒从来没有被虐待过,进餐也得到了充分的保障。

    虽说他是艾伦的俘虏这也是最主要的原因,但是莉姆艾利莎莉姆的管理也是不可或缺的因素。

    她没有报复泰格勒,只是尽职尽责地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

    不过,被他致谢的莉姆本人只是露出一幅强忍着怒意的表情。她无视了泰格勒,侧身面向艾伦。

    “艾丽奥诺拉大人,您今天要处理的公事还没办完。像这样的琐碎小事应该尽快解决。”

    “我知道,我知道了啦。”

    艾伦苦笑着挥了挥手。她看着泰格勒,故意绷着脸说道。

    “首先,我要先强调一件事。泰格勒不,沃鲁恩伯爵。根据我国与贵国之间签订的条约,我们会对您给予俘虏的待遇。换言之,从我等向布鲁奈王国递交赎

    金要求的五十日内,倘若您无法送来赎金或等价的实物,根据条约您将正式成为我方的人。以名誉和契约之神拉吉伽斯特之名起誓。听好了吧”

    一点也不好。但是泰格勒只能无可奈何地点点头。

    各国之间都签订了关于如何处置俘虏的条约。

    该条约可以尽量避免俘虏受到虐待和屈辱的待遇,甚至是惨遭杀害的事态。不过说实话,他认为还是有效率的规则更好。

    “那么,最关键的赎金金额如下。”

    听到艾伦口中说出的数字,泰格勒呆呆地张开嘴巴,僵在原地。

    这是接近阿尔萨斯三年税收的数字。

    由于冲击过于强烈,他不禁头晕眼花。

    “可以减额吗”

    “不行。”

    他得到了干脆的拒绝。

    也难怪她会这么说。

    俘虏敌人通常都是为了获得赎金。对方不可能轻而易举地减少金额。

    “今后您将在这座公宫暂时居住。我应该不需要再次强调了,尝试逃跑违反条约会被处以死刑。”

    露出跳到陆地上濒死的鱼一般空虚的眼神,泰格勒拼命地在记忆中搜寻自领的储蓄金额。

    应该还有一年的税收,但是那样根本不够。

    蒂塔和巴特朗肯定负担不了。玛思哈斯卿的交际很广,如果他平安无事,也许还能想办法凑点钱

    不过,准备赎金这件事多半还是等于绝望。

    他窥探到黯淡未来的眼睛产生了轻微的刺疼。虽然差点失去意识,几乎就此垮掉,但泰格勒还是坚持了下来。

    泰格勒向胳膊和腿中凝聚力量,支撑着摇晃的身体。他以充满要强神色的黑色眼瞳回望艾伦。

    我必须回到阿尔萨斯。

    那里是生他养他,从父亲那里继承了爵位的重要地方。

    他很在意士兵们是否安然无恙,也非常担心诸位领民。

    最重要的是,他已经和蒂塔做好了约定。

    他会把信念坚持到底。

    “然后呢你把我叫到这里来有什么事”

    面对泰格勒天不怕地不怕的态度和台词,艾伦很有感触地“哦”了一句。她红色的双眸中闪耀着愉快的光辉。

    “当然不只这些。有一件事请你务必试一下。”

    艾伦指着沿着城墙摆放的训练用箭靶。

    “请你从这里射箭,命中那些标的。”

    “就这么简单吗”

    不知道她会说些什么,但还是摆好了架势的泰格勒有些失落。

    从这里到箭靶的距离大约三百阿尔辛约三百米。这是即使是熟练用弓的人也会为之大吃一惊的距离。

    把箭射到那里就已经很困难了,如果还想把箭射到靶子上,那根本就是异想天开。

    然而,对于泰格勒来说,这样的距离完全不在话下。

    虽然不知道她有什么企图,但还是快点搞定吧。

    一位士兵拿来了一张弓和四根箭。他拥有秀气的面庞,是一位将亮泽黑发的披至肩头的文雅男子。

    从他手中接过弓和箭的泰格勒微微皱了下眉头。

    “好差劲的弓”

    除了弓的素材使用了原本就不适合的材料,弓把的部分也很糟糕。弓弦的张度不佳,甚至还有点松弛。

    这是什么意思

    他侧脸观察艾伦的样子,只见她正站在不远处,以十分期待的眼神注视着自己。

    这是她做的手脚吗还是说,吉斯塔托制弓都是以这样的弓为参照标准

    讨厌的想象从他脑中掠过。不过,仔细想想看的话,布鲁奈的弓做得也不怎么样。

    不如说算是相当劣质的一类他也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专门的制弓工匠。

    泰格勒的弓是小时候父亲为他做的,从选择素材到制作方法,都积极地借鉴了穆奥吉奈尔和扎古斯坦等国的知识和技术。

    箭矢飞得远不仅仅是因为泰格勒的技术,跟优秀的道具也有关系。

    泰格勒装作检查弓的样子,瞥向将弓递给他的士兵。有好几位士兵都冷笑着看向这边。

    “无聊的小伎俩。”

    火气上涌的泰格勒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你说什么”

    站在身旁的莉姆一脸诧异。她似乎没有听清刚才那句话。

    泰格勒本想把弓拿给她看,再抱怨几句。但是,知道自己是俘虏的他很清楚,事情弄大之后会很麻烦。

    “我想要确认一下,这四根箭都要射中箭靶吗只射中一根如何”

    “对于用一根箭就射死我的马的人来说,你的发言相当软弱啊。”

    泰格勒本以为莉姆是在讽刺自己,不过,她的面无表情和淡然的声音中都没有丝毫恶意。她似乎也没有注意到这把弓的粗制滥造。

    “如果你身体不适的话,我可以向艾丽奥诺拉大人报告说改天”

    “不,我可以。”

    泰格勒以强硬的口吻回答。他举起了弓。

    “只不过要改成让我只射中一根箭。这张弓不是我自己的,所以我没什么自信。”

    莉姆表示明白地点了点头。她走到艾伦身边,又立刻走了回来。虽然得到了同意,但是艾伦看向他的眼神很明显有些不满。

    “请开始吧。”

    泰格勒抓起第一根箭,射了出去。

    这根箭在到达箭靶之前就失去了速度,无力地掉在地上,连两百阿尔辛都没有飞到。

    士兵们之间响起了带有嘲讽之意的哑然笑声。

    泰格勒毫不在意地射出第二根箭。

    箭矢发出“嗖”的声音从弓上射出。虽然这根箭没有失去速度,却撞在了距离箭靶很远的城墙上,发出了“咣当”的响声就此弯折。

    士兵们的笑声越来越露骨了,有好几个人都捂着嘴巴或是肩膀颤抖。同情与轻蔑的视线纷纷投向泰格勒。

    “你是认真的吗”

    莉姆有点焦躁地说。她担心地看向艾伦。

    艾伦本人的表情也很困惑。那种感觉就像是答对了问题,却还是被老师斥责的学生。

    “当然是。”

    没有丝毫认输之意的泰格勒回答。他把手伸向第三根箭。

    “喂喂,还要继续啊他还想继续丢人吗”

    “我都想替他上了。虽然射不到靶子,至少可以比他射得更远更直。”

    “战姬大人到底为什么俘虏了这种家伙”

    “作为笑料来看倒是不错嘛。明天是不是还会表演其他节目啊”

    士兵们故意大声讽刺着他,泰格勒却没有在意。

    他早就习惯被人辱骂了。跟现在听到的这些根本无法相提并论的诽谤中伤,他也听过多次。

    泰格勒做了一个深呼吸。为了调整心情,他仰望天空,扭转了一下脖子。

    就在这时,他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黑影。

    什么

    他停止转动脖子,眯起眼睛凝视。

    在明白对方身份的瞬间,泰格勒的背后冒起了寒意。他面向艾伦大喊。

    “趴下”

    是弩

    与泰格勒使用的弓不同,弩是机械装置的弓。由机械卷起弩弦之后,弩会以扳机射出巨矢。

    虽然使用困难且容易产生故障,弩的射程最长可以达到三百五十阿尔辛约三百五十米。它可以轻而易举地射穿盾牌和铠甲,拥有将箭头射穿至背部的威力。

    藏在城墙上的黑色人影手中就拿着一把这样的弩。

    巨矢从弩上射出。

    它发出快速的呼啸声,迅捷无比地飞向艾伦。箭头瞄准的方向十分精确,艾伦大概已经来不及回避了。

    但是,艾伦毫不慌张,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艾利法尔。”

    她轻声道出一句类似于咒文的低吟,从腰间拔出长剑瞬间一闪。撕裂的大气中划过一道纯白的轨迹,银色的粒子向四周扩散。

    刹那间,空气迅速膨胀,像是发生了爆炸一般以白色的轨迹为中心卷起了暴风。

    艾伦长长的银发在风中凌乱飞舞,来到她面前的巨矢在狂风的干扰下,轨道大幅偏移。

    巨矢穿过她身旁空无一物的空间,无力地插在了地上。

    刚才发生了什么

    泰格勒惊愕地盯着艾伦。

    这绝对不是偶然。

    在学习弓的过程中,泰格勒也学过弩的用法。他很清楚巨矢的威力。

    不可能有强风在如此巧合的时机吹过来,弄歪箭矢的轨道。

    “抓住那个贼人”

    莉姆大喊。持弓的士兵们纷纷向城墙上的人影射箭。不过,他们之中没有一人射中人影,箭矢甚至连城墙都无法企及。

    持剑和枪的士兵们冲向了城墙。

    在骚动之中,城墙上的警备兵也注意到了现场的事态。他们追赶着黑影跑了起来。

    跟我没有关系。

    泰格勒在心中嘟囔,却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虽然他刚才条件发射地大喊,但自己并不是艾伦的部下。他也不是吉斯塔托的人。

    想到这里,他忽然回想起与艾伦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

    “你的技术很不错啊。”

    艾伦微笑着对他说。

    除去蒂塔、巴特朗、士兵们、亡父还有其他亲近的人,这还是第一次有外人坦率地夸奖他的弓技。

    “你们要活捉那个家伙吗

    泰格勒抓起一根箭,以淡然自若的口吻向莉姆提问。

    “现在已经没法顾忌那么多了”

    紧握长剑以至于手指苍白的莉姆不甘心地怒视着城墙上的人影。

    虽然莉姆很想冲到士兵们的最前方,但她现在不可以离开艾伦身边。

    人影在城墙上迅速地奔跑,然后跳向了防御塔。他可能是打算从那里逃脱吧。

    “明白了,那就打脚吧。”

    泰格勒轻描淡写地说着,用力地拉开了弓。

    刚才那两下已经让他彻底地把握了这张弓的情况。

    这点距离应该没有问题。

    莉姆的眼中浮现起难以置信的怀疑神色。

    接着,她的眼神变为了震惊。

    弓弦震颤。

    射出的箭矢发出尖利的响声,划出一道巨大的圆弧并射在了那个人影的脚上。

    人影从城墙上掉了下来。追过去的士兵聚在一起按住了他。

    “什么”

    一位仰望城墙奔跑的士兵回头看向泰格勒,他面带惊愕的表情喃喃自语。好像除此以外,他再也说不出别的话一样。

    其他士兵也全部转过脸来盯着泰格勒。

    “怎么可能,从那里到城墙的距离超过了三百阿尔辛三百米啊”

    “不,从塔的高度来考虑,已经不是远近的问题了。这根本不可能”

    “无法相信这是人类的技术吗还是说,布鲁奈的人都是这样”

    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着,但是他们的眼睛和声音中都充满了惊愕与震惊的感慨。

    有人一言不发地呆立原地,有人把手按在额头上眺望天空,还有人念叨着众神之名。

    刚才充斥于训练场之中的恶意已被一扫而空。

    “荒、荒唐居然可以用那么粗糙的弓”

    把弓递给泰格勒的士兵全都因为恐惧而脸色铁青。

    “真是败给你们了。”

    泰格勒耸了耸肩。虽然心情变得爽朗起来,但他的心中还留有一份困惑。从来没有这么多人整齐划一地投来这样的视线。

    他拿起第四根箭,看向莉姆。她的表情和那些士兵没有区别。当他们四目相对的时候,莉姆的身体似乎紧张地一颤。

    泰格勒回头看向艾伦。

    “我还是先问一句吧,第四根还用射吗”

    “这样就足够了。太过分的话只会惹人讨厌哦。”

    艾伦静静地晃了一下银色的长发,轻摇臻首。

    “干得漂亮。”

    露出发自心底感到高兴的神色,艾伦笑着把剑收入腰间的剑鞘。

    不知从何处吹来的风轻拂泰格勒的发梢。

    刚才那是

    泰格勒用手碰了碰头发。他情不自禁地认为正是艾伦的剑掀起了这一阵凉风。

    3、战姬的邀请与侍女的祈祷

    第二天中午,艾伦再次唤来泰格勒。

    昨天那件事发生之后,他立刻返回了房间。

    莉姆带着泰格勒在公宫内前行。他有些为难地抓了抓黯淡的红发。

    “真是让人无法冷静啊。”

    他很在意周围人的视线。无论是巡逻的士兵或是错身而过的侍从和侍女,他们向他投去奇怪的视线。

    有些是敬畏,还有一些是感兴趣。总之,至今为止泰格勒从来没有被人这样看待过,所以他心中充满了困惑。

    “喂,为什么他们都目不转睛地盯着我啊”

    按捺不住的他向走在前面的莉姆提问。她稍微侧过脸来,瞥了一眼泰格勒,以冷淡至极的口吻回答。

    “艾丽奥诺拉大人会对你解释。”

    算了。反正我也有一大堆想问的事。

    终于,莉姆在一扇门前停住了脚步。

    “艾丽奥诺拉大人。我把沃鲁恩伯爵带来了。”

    她一边敲门一边说道。里面立刻传来了“进来”的回应。

    莉姆推开了门,泰格勒跟着她走进房中。

    这里好像是办公室。

    虽然与自己刚才睡觉的房间一样狭小,但是这里的地板上铺有奢华的地毯,周围还摆放着黄金烛台和书桌以及由藤条编成的椅子。窗户也很大。

    “很快就完了,你们稍等一下。”

    艾伦端坐在办公桌旁,正在一份文件上奋笔疾书。

    处理完毕的文件在桌子一角堆成了小山。那庞大的数量让泰格勒深感佩服。

    在她背后的墙壁上装饰着两面旗帜。

    一面是吉斯塔托王国的象征黑龙旗。

    另一面是黑底上绘有银剑的旗帜,这应该是艾伦的私人旗吧。泰格勒记得在迪南特的战场上,他没有见过这面旗帜。

    旗帜下方立着一把已经收入剑鞘的长剑。也许是为了应对紧急情况,它被摆放在艾伦触手可及的位置。

    视线落在文件上的艾伦忽然皱起了眉头。

    似乎是写错了。她粗暴地把文件揉成一团,以熟稔的动作将其扔向位于房间一角的垃圾筐。

    纸团轻轻碰到了垃圾筐的边缘,掉到了地板上。

    “”

    仿佛没想到自己会失败,圆睁双眼的艾伦凝望着那个纸团。

    看到艾伦脸上的表情,泰格勒差点喷了出来。但他还是强忍着笑意,为了掩饰表情低头捡起了纸团。接着,他把纸团交给莉姆。

    “纸是贵重物品,请您不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4节 | 魔弹之王与战姬小说 | 魔弹之王与战姬网-[日]川口士|翻译dying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