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浪费。”

    艾伦摆出一副被人训斥的小孩表情,慢吞吞地嘟囔说:“我会小心的啦”。

    恢复状态的艾伦重新开始处理文件,没多久就结束了工作。

    “今天叫他起床的时候还那么大费周章吗”

    “没有。今天我过去的时候,沃鲁恩伯爵已经醒了。”

    听到莉姆的回答,泰格勒一脸尴尬地移开了视线。

    其实他是在莉姆来到门外的瞬间就飞快地爬了起来。

    跟那种情况应该是一回事吧就是出去狩猎的时候,有时会在山里或森林中过夜,感觉到野兽骚动的气息时,他就会自然而然地睁开眼睛。

    也就是说,泰格勒体内某种类似于本能的东西已经将她认定为危险的存在。这句话当然不能说出口,所以他始终没有说话。

    “看来你终于找到了身为俘虏的自觉啊。”

    艾伦噗嗤一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她拿起长剑,绕过办公桌,走到了泰格勒的面前。

    “昨天非常抱歉。”

    艾伦严肃地低下了头,这让泰格勒吓了一跳。他不由得回头看向莉姆,但她只是一言不发地抬起下巴。似乎是让他别多想了,快点把头转回去。

    “你是指什么”

    “交给你的弓。我没有多想便把事情全都交给士兵们处理了,没想到他们找来了如此粗制滥造的东西。”

    那把弓在吉斯塔托果然也是低劣的弓啊。

    泰格勒为无关紧要的小事松了一口气,而艾伦继续说道。

    “想出那个主意并加以实施的人一共有三名。我会下令砍掉他们的头”

    “不,等一下。”

    泰格勒慌忙插话。

    “这的确是性质恶劣的恶作剧,但也不至于做到这种地步吧”

    “恶作剧你就不觉得生气吗”

    艾伦不可思议地回望着泰格勒。

    “那三个人在众人的面前嘲笑你,还让你背负污名与屈辱。我认为他们只能用死来弥补自己的罪过。”

    没有那么夸张吧。

    但是,面对艾伦直勾勾的视线,泰格勒没有说出这句话。话说回来,因为那种事死去,他们肯定也会郁结不已吧。

    “这次可以请你放过他们吗”

    艾伦不满地撅起嘴,但她没有拒绝。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就听你的吧。不过,这种事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裙摆翻动的艾伦走到了窗边,坐在窗台上。她用手臂抱住了长剑,把形态姣好的长腿搭在另一条腿上。

    洁白的大腿十分引人注目,泰格勒只好下意识地上移视线。

    腹部的裙装进入了他的视野。也不能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胸部。

    争口气啊。我是俘虏,而这里是敌人的地盘。

    泰格勒的视线继续上移,最终定格在那张漂亮的脸庞上。

    “话说回来,昨天你为什么要我做那种事”

    “对了,这件事还没解释呢。莉姆。”

    听到主人呼唤名字的莉姆依然面带着冷淡的表情,蓝色的眼瞳中闪过一丝不悦的神色。她不情不愿地开口道。

    “以我为首的将军和部队长都对收容俘虏这件事深感不满。艾丽奥诺拉大人在成为战姬之前也曾趋驰于无数的战场,但她从来没有抓过其他俘虏。”

    “我是她的第一个俘虏吗”

    “没错。正是因为如此,士兵之间流传出一个无聊的传闻。”

    “传闻”

    “他们说我对你一见钟情了。”

    听了艾伦的话,泰格勒的眼睛再次睁圆。

    “什么战场上的恋情,敌人之间诞生的爱情等等在英雄史诗歌和戏曲之中的确有不少,毕竟大家都很喜欢这样的故事。不过,这个传闻也不算错。说是一见钟情倒也没错。”

    “一见钟情对我吗”

    “对你的弓技。很遗憾,不是针对你自身的。”

    艾伦依然微笑着回答。泰格勒耸了耸肩,轻松地回答。

    “那就太感激了。要是被没怎么聊过天的人喜欢上,我也会很困扰的呢。”

    “难道不跟对方好好交谈的话,你就没法让女人钟情于你吗”

    “了解我的优点需要一点时间啊。”

    “贪睡的恶习倒是很快就众所周知了。”

    莉姆毫不留情的话语让泰格勒无力地闭上了嘴。艾伦接着说道。

    “然后呢,你到底让几个女人迷上了你”

    泰格勒无言地摊开双手,表示投降。

    他本来就不算美男子,而且还是家境并不富裕的乡间贵族,见到年轻女孩的机会也很少,根本没可能让对方迷上自己。

    “总之,那些因为传闻而产生了过激反应的部下们都说,为了根绝传言的来源,干脆杀掉你吧。”

    艾伦带着有些坏心眼,又有些期待的眼神看向莉姆。那副神情简直就像是在玩弄老鼠的猫。

    “直到现在,我也不认为自己的谏言是错误的。”

    感受到艾伦视线的莉姆回应说。她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

    “他们全是这样的家伙呢。所以,我认为你展示一下技术,好让这些人闭嘴是最为有效的方法。没想到效果远远超出了预期。”

    “既然如此,你早点解释不就好了。”

    “只要结果没问题就行了嘛。为了不让你产生误会,我还是强调一下吧。我在迪南特俘虏你并不是为了赎金。当然也不是出自慈悲的心理才没有杀你。只不过是因为你让我很享受罢了。”

    “让你很享受我吗”

    听到出人意料的评价,泰格勒皱起了眉头。而艾伦以发自心底这么认为的表情点了点头。

    “本来这次战斗就很不像话。简直是无聊到极点了。”

    艾伦一脸失望地说道。从窗外吹来的风轻轻晃起她银色的发丝。

    “我方兵力只有五千,而且没有援军。敌方有五倍的人数两万五千。在奔赴战场之前,我绞尽脑汁地准备了好几条计策。因为我认为这会是一次严酷的战争。没想到居然在一天之内,不,是半天之内就分出了胜负。”

    “轻松获胜不就挺好的嘛。”

    “莉姆也这么说。”

    眯着眼睛瞥了一下艾伦,泰格勒又看向莉姆。莉姆回以漠然的眼神。

    “对我来说,轻松取胜也是最好的结果。但是,只凭第一条计策就瓦解了敌军,令其彻底溃败这样未免太扫兴了吧。”

    “第一条计策是指黎明前从背后奇袭那件事吗”

    比起疑问,这句话更像是确认。从当时的情况来判断,泰格勒认为多半就是如此。不过,再怎么说他也没有纵观过全局。

    结果,艾伦点了点头。

    “我们事前做过侦查。布鲁奈军分为前卫和后卫,前卫的士气高涨,但后卫就比不上了。于是,我也将兵力分为两部分,让其中四千警戒对方的前卫,剩下的人突袭后卫。最后的突破比想象中容易多了,除了将敌人冲散,还导致了王子的战死。”

    “王子殿下去世了吗”

    泰格勒睁圆了眼睛,不由自主地大喊出声。直到现在,他才知道王子战死的事。

    “他跟你很熟吗”

    “怎么可能。”

    调整好心情的泰格勒摇了摇头。

    “以前曾经打过一次招呼,仅此而已。”

    住在边境的伯爵和一国的王子不可能非常亲近,但对方毕竟是自己国家的王子。泰格勒还是受到了轻微的打击。

    看来那位王子并不适合战争啊。

    这次的战争中,泰格勒也从远处眺望过王子的模样。那张中性的温柔面庞始终给人以柔弱的印象。

    “你恨我吗”

    由于艾伦的声音和眼神十分认真,泰格勒不禁有些讶异。他回望着艾伦的视线,诚实地回答。

    “虽然听上去像是谎言,但我会说不。那里毕竟是战场。我也杀掉了吉斯塔托的士兵。”

    但是他在心中暗自考虑,如果是听到玛思哈斯或巴特朗去世的消息,他的态度恐怕就无法拥有这样的觉悟了。

    作为布鲁奈的贵族,这么说也许并不合适。不过,我对王族的忠诚心可能十分淡薄吧

    “是吗。”

    艾伦露出放下心来的表情,轻轻吐了一口气。

    “回到原来的话题吧。知道王子战死后,布鲁奈军的前卫也就军心涣散了。从背后攻击光顾着逃命的敌人,他们很快就变成了一盘散沙。太让人扫兴了。”

    虽然有些任性,但是她口中的失望之情也不是不能理解。泰格勒微微点了一下头。

    “就在这时,我遇到了你。”

    红色的双眸中泛起柔和的神色。艾伦直直地盯着泰格勒。

    “从三百阿尔辛之外精确地射出箭矢,能够做到这种事的确令人佩服不过,在同伴们纷纷四散逃命的情况下还能保持战意,没有自暴自弃,冷静而准确地瞄准我这令我大吃一惊。我真的很欣赏你这一点。”

    听到这句话,莉姆大声地叹了口气。

    “话虽如此,请您不要再次单枪匹马地冲出去。”

    “嗯,可是啊,莉姆。那时如果没有人在知晓危险的情况下接近这个家伙,大家就会成为他的活靶子吧只不过,我没有想到他的箭只剩下了四根。”

    “您说的虽然有理,但那样做并不是艾丽奥诺拉大人的职责。”

    莉姆冷淡地否定了艾伦的抗议。

    银发的战姬有些为难地皱起了眉头,转而求助泰格勒。

    “如果是除了我以外的人冲过去,你即使打着哈欠也能赢过对方吧对吧”

    她的表情好生动。

    刚才艾伦还是一副久经沙场、威风凛凛的指挥官模样,现在她的表情就像是在向恶作剧的同伴求助一样。

    “在这种局势下,你想要我说些什么啊。”

    “用我的弓射出的箭一定是百发百中,这样说不行吗”

    “这句话无论是由我说还是由你说,都是一种讽刺。”

    如果是艾伦来说,那就是对泰格勒的讽刺。如果是泰格勒来说,那就是对莉姆的讽刺。

    面对一言不发地释放出强烈压力的莉姆,泰格勒投去表示“饶了我吧”的视线,但是对方没有回应。泰格勒搔了搔脸颊,再次看向艾伦。

    “无论是谁冲过来,我的做法都不会有太大区别。瞄准你,然后射箭。即使你留在原地不动,我也会把箭射过去。所以,从结果来看没有什么不同。是我彻底输了。”

    “你认起输来倒是挺爽快的嘛。”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用剑打飞箭矢的人。我还以为能做到这种事的人只有勇者或英雄之类的传说人物呢。”

    “看到莉姆的马中了一根箭,我就推测你会瞄准我的额头。正如我所料,你的箭很快就飞了过来。”

    本以为她会因胜利而自鸣得意,但是艾伦完全没有表现出这样的态度。她只是疼爱地抚摸着怀中的剑鞘。

    “打落第一根箭的时候,我的心脏就剧烈地跳动起来。第二根箭的时候,我就对你瞄准时没有丝毫偏差的技术心生佩服,甚至十分感动。如果你射出第三根箭,我就不知道会怎么样了。距离也在进一步缩短,应该就会被射中了吧。”

    说到这里,艾伦喘了一口气。她轻声嘟囔“喉咙好干”。

    莉姆用摆在办公桌旁的水壶给陶杯中倒上了水,递给艾伦。一口气喝干这杯水后,艾伦再次面向泰格勒。

    “我认为杀了你实在太过可惜。所以才把你带到了莱特梅利兹。我可没兴趣在战场上慢悠悠地谈心呢。”

    艾伦把搭在一起的腿放了下来,“咚”地一下站在地板上。她的嘴角绽开微笑,红色的双眸直勾勾地盯着泰格勒。

    “你愿意侍奉我吗”

    这一次,泰格勒以彻底茫然的表情注视着艾伦。

    “我可以给你与布鲁奈同等的伯爵之位,当然也有和爵位相对应的俸禄。虽然暂时不能给你领土,但是可以根据你今后的表现将其纳入议程。升职或更高的爵位也不在话下。即使你是布鲁奈人,只要在战争中建立战功,我就不会做出差别待遇。”

    “你是认真的吗”

    这个提议很有吸引力。诱人到让人几乎无法置信。

    泰格勒知道自己的脸由于紧张和兴奋变得通红。

    手心被汗水浸湿了,心脏也在剧烈地跳动。

    艾伦轻轻地,但却强而有力地点了一下头。

    “我想得到你。”

    泰格勒的脸越来越红,像是为了掩饰这一点,他拨弄了一下自己的额发。

    艾伦的话应该不是谎言。

    如果她只是在骗人,未免太花心思了。

    这是在布鲁奈都可望而不可及的待遇。

    那个国家对于弓的蔑视是一道巨大而厚重的墙壁,始终竖立在他的面前。

    在某次与敌国的战争中,一位贵族组建的弓兵部队曾经建立了赫赫战功。

    然而,战争结束之后,他们没有得到任何一句赞美之辞。

    “只不过是从敌人的剑和枪无法碰到的远处射箭而已嘛。跟那些与敌人直接刀剑相向的士兵相比,他们的所作所为根本就微不足道。”

    连组建这只弓兵部队的贵族都无法推翻这样的局面。

    更何况是身为小贵族的泰格勒,他能有什么作为呢。

    不过,在这个国家

    至少艾伦可以给予他公正的评价。

    这是作为一名弓箭手的他求之不得的好事。

    “我拒绝。”

    尽管如此,泰格勒还是如此回答。

    “我想这的确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像这样的邀请,即使再活一百年也不会遇到第二次了吧。”

    “那你为什么要拒绝我的提议”

    艾伦的表情并不失望。她只是冷静地询问理由。

    “我有想要回去,并且需要守护的地方。”

    泰格勒以包含着强烈意志的语气继续说道。

    “阿尔萨斯。它是我从父亲那里继承的领地。虽然是距离中央很远的乡村,不仅面积很小,还全是山岭和森林。其中只有一座小城和四处村落但是,我不想放弃它。”

    “阿尔萨斯”

    听到这个单词,艾伦动人的眉毛微微一蹙。

    “那里和我国接壤吗”

    “只隔了一座山。”

    对于泰格勒的回答,艾伦“嗯”了一声并点了点头。接着,她再次坐到窗台上。

    “你的气魄确实很了不起,不过,你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有没有考虑将来的事”

    艾伦以事不关己的态度提问。

    “今后你将作为俘囚生活在这里但是,等期限到来之时,如果你没能支付赎金或是等额的财物,我就会把你卖给穆奥吉奈尔的奴隶商人。”

    泰格勒的额头上浮起了冷汗。

    穆奥吉奈尔是位于布鲁奈东南方,吉斯塔托南方的酷热王国。

    那里的人都有着浅黑色的皮肤,布鲁奈和吉斯塔托在一百年之前就废除掉的奴隶制度至今还存在于这个国家。

    比起被杀,哪怕只差一点,没有交够赎金的俘虏通常都会被卖到穆奥吉奈尔。

    “我可以理解为你已经做好了觉悟,愿意从此走上奴隶的悲惨人生吗”

    “我、我还不一定付不起赎金。”

    由于自己在逞强,泰格勒的声音变得尖利起来。

    “哦昨天你要求减少金额原来是谈判手段吗。可是,那时你的表情非常拼命,悲壮到我都同情心上涌了呢。真是抱歉啊。”

    确信了自己的优势,艾伦搂着剑抱起胳膊,斜视着他。而泰格勒想不到回应的话。

    “只是形式上低头,之后找个机会逃走不就行了吗”

    不知道是不是看不下去了,一直缄口沉默的莉姆不由得插嘴说道。

    在艾伦咄咄逼人的进攻下,泰格勒心生疲惫。不过,他还是以看到稀奇事物的表情面朝莉姆眨了好几下眼。然后,他沉默着耸了耸肩。

    看到他们两个的举动,艾伦一瞬间露出好奇的眼神。但是,对此她没有发表意见。

    “我要说的事就这些。你有没有想问的事呢”

    听到艾伦的提问,泰格勒像是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昨天我射中的是什么人”

    “盯上我性命的暗杀者。”

    艾伦若无其事地答道。泰格勒不禁目瞪口呆。

    “这又不是什么新奇的事。每个月都会来那么一只偷袭我的家伙。可惜他们连让我消磨时间都不够格。”

    “你把暗杀者当成是消磨时间的对象吗”

    从艾伦悠然自得的态度来看,这件事应该是真的吧。“一只”这样的叫法也只能让人联想到对虫子的称呼。

    这样看来,昨天紧张到那种地步的自己实在是有些滑稽。

    “但是,昨天确实有点危险呢。非常感谢。”

    “幕后主使者是谁”

    “那家伙被抓住以后就自杀了,所以我也不清楚。你好不容易活捉了他,真是不好意思。”

    “没什么。比起这些,不知道对手是谁真的没关系吗”

    “你在担心我”

    似乎有些意外的艾伦眨了一下红色的眼瞳。接着,她淡淡一笑。

    “很可爱嘛,你。”

    “不那个,这种事怎么样都无所谓啦,还是考虑对手吧”

    因为害羞和艾伦诱人的笑容,泰格勒把视线从她的脸上移开。正在他惊慌失措的时候,艾伦总算绕回了原来的话题。

    “话虽如此,我能想到的对手有很多呢。只接受国王命令的战姬都有很大的权势。而且我的人生也不是那种不会惹人憎恨的平坦之路。”

    该说这是气度还是觉悟呢仔细想来,她也很不容易啊。

    泰格勒感慨地叹了口气。当事人都这么说了,这件事还是不要继续追问为好。

    “最后一个问题暗杀者放出的那根巨矢,为什么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5节 | 魔弹之王与战姬小说 | 魔弹之王与战姬网-[日]川口士|翻译dying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