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有射中你”

    “谁知道呢”

    艾伦以可爱的动作歪起脑袋。

    “你也看到了吧。只是正好有风吹过,把巨矢吹歪了而已。”

    “那么艾利法尔就是让风正好吹过的咒语吗”

    泰格勒以写着“我看得很清楚”的眼神回望艾伦,但她没有丝毫怯意或动摇。

    “有兴趣的话就自己调查吧。我不是什么温柔的教师,也不会教导不成材的学生。”

    “你的意思是要给予我行动的自由吗”

    “如果不让你走出房门,得了什么病可就令人头疼了。在公宫的范围内,我允许你在监视者的陪伴下四处走走。不过,一旦你接近围住公宫的城墙,就会被视作逃跑。还有别的事吗”

    泰格勒摇了摇头。总之,他对自己的现状和等在前方的绝望未来已经有所了解了。但是,待在这里的期间可以不被关在房间之中,这也算是值得感激的事。

    “是吗。那就回房吧。”

    泰格勒走出了办公室,而莉姆也跟在他的身后。

    “啊,你要把我送回房间吗”

    “不是。我还要跟艾丽奥诺拉大人谈话,这件事会交给其他人。”

    冷淡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莉姆加以否定。

    “请回答我一个问题。只是走形式也好,为什么你不肯听从艾丽奥诺拉大人的话”

    带有疑问神色的蓝色眼瞳笔直地盯着泰格勒。他也以不可思议的表情回望莉姆,认真地回答道。

    “那样一来,我就背叛了阿尔萨斯,也背叛了战姬。”

    “你是我方的俘虏,对于你来说,艾丽奥诺拉大人是敌人。应该不存在什么背叛吧”

    “因为我会欺骗她。”

    泰格勒耸了耸肩。

    “她很认真。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她的提议非常认真。”

    “是吗。”

    蓝色眼瞳中的疑问消失了,转而亮起了另一种色泽。

    莉姆唤来在走廊里巡逻的士兵。她命令对方将泰格勒送回房间,便回到了办公室中。

    艾伦坐在办公桌前,用水壶往陶杯中倒水。

    “我已经送走了泰格勒威尔穆德卿。”

    “辛苦你了。”

    艾伦将杯中的水一口气喝下,慰劳自己的部下。对此,莉姆行了一礼,便没有征兆地询问主人。

    “给予他自由行动的权利,这样真的合适吗”

    听到她的疑问,艾伦皱着眉头凝视部下冷淡的面庞。

    “我说过他的行动范围仅限于公宫之内。有什么问题吗”

    “他的领土阿尔萨斯和莱特梅利兹中只隔着佛日山脉。他也许会逃跑的。”

    其实,莉姆并不认为泰格勒一定会逃走。

    他是个比我想象中还要坦率的人。

    通过聆听他与艾伦和自己的对话,莉姆不由得产生了这种感想。如果没有发生多余的状况,他应该会很老实。

    但是,今后的事谁也预测不了。

    “确实相邻,但是两者之间的距离并非一天两天就能走到。而且,这家伙也没法掌握地理状况吧。”

    “在我把成为俘虏的沃鲁恩伯爵从迪南特带回公宫的途中,他每天晚上都会在睡觉前眺望夜空他是在观察星星。”

    “他眺望星空的时候有没有咏上一两首诗啊”

    艾伦略带戏谑之意地笑了,但她已经明白了莉姆的意思。

    他是凭借每晚星星的分布确认目前的所在地。

    “然后再调查一下地图,就能搞清楚道路。”

    “可是啊,逃跑这件事说起来很简单,其实很麻烦的哦。首先,从公宫中逃走就很难。虽然他有自由行动的权利,但身边还有监视者。”

    “那就算他躲过监视者的耳目逃出了公宫。然后呢”

    “接下来,包括城邑在内,我们的公都被城墙四面包围。知道那个家伙逃跑之后,我会立刻下令关闭所有城门。”

    “城门也被他突破了。”

    “即使可以做到这一点,从这里走到佛日山脉需要十天。而且,佛日的山路很难走,绵延的群山峻岭也异常险峻。我会在刚才说的下令封锁城门的同时,命令追兵赶到山上堵住山路。我可不认为那个家伙能想到这一步。”

    虽然艾伦已经解释至此,莉姆还是没有退让。

    她以让人莫不清楚深浅的态度淡淡地说道。

    “但是,由于对领地用心很重,我们不能断定他不会暴走。”

    “确实不能断言。总之,你就是希望我做好最坏的打算吧。只要他逃走,不管有什么理由,我都会下令斩首。这件事我可以向你保证。这样就行了吧”

    “非常感谢。”

    莉姆深深地低下了头。艾伦探出身来,睁大眼睛观察着她。

    “有什么事吗”

    “不,我本以为你非常讨厌泰格勒毕竟第一印象很不好呢。不过,现在看来似乎也没有。感觉就是你并不觉得他有多坏。”

    “”

    莉姆没能立刻回答。艾伦说的没错,莉姆再次为她的敏锐眼光吃了一惊。

    “比起这些,我有一件事想要确认。”

    莉姆转变了话题,回避刚才的问题。

    “您真的打算将他收为部下吗”

    “你有什么不满”

    “我承认他是一位优秀的弓箭手,但是弓要凑成一定数量才能发挥作用。我不明白只有一个人可以派上什么用场。”

    前哨战中由成排的弓兵射出箭雨是最常见的战术。随后两军接近,转为使用剑和枪的白刃战。

    虽然在这期间也可以向远处的敌人射箭,但是最主要的部分还是以剑为首的近战武器。弓兵无法成为主力,这是绝大多数人的共识。

    “你想知道吗”

    艾伦像是想到了愉快的娱乐方式,面带得意洋洋的表情解释道。

    “我打算让他在大约一千人的士兵保护下向敌军部队突击。”

    “是。”

    “然后,在士兵缠住敌军的期间,由他挨个射倒敌人的将军和部队长,再找好时机撤退。倘若可以重复往返这样的过程,即使有成千上万的敌人,要不了多久就会变成乌合之众。没有指挥官的军队会成为失去牧羊人的羊群。只要扬起鞭子,他们就会迅速崩盘。”

    艾伦的嘴角上扬,露出一幅胜利者的表情。

    “您这些话是认真的吗”

    莉姆的表情没有变化,但她的声音充满了惊愕,其中还混杂着不满的冷淡。艾伦毫不在意地抱起胳膊,故作卖弄地叹了一口气。

    “无论是哪个世代,革新的战术都不被人所理解呢。”

    “前人认为不可用才没有采用这样的战术,难道是他们的做法有错吗”

    “算啦,我刚才说的话算是半开玩笑。”

    这样倒不如说她是在暗示另一半认真的部分。艾伦抬头看向站在办公桌前纹丝不动的莉姆。

    “我的战斗不仅仅是军队和军队冲突的战场,也有需要个人英勇的场合。莉姆,你可以把箭射到多远的地方”

    “只是射出去的话可以达到一百六十阿尔辛。想让敌人受伤就只能到一百阿尔辛了吧。”

    “那么,在这座公宫中最为优秀的弓箭手呢”

    “您是指路里克吧。他保持着二百七十阿尔辛的射箭记录。”

    路里克就是带着些许恶意,将粗制滥造的弓交给泰格勒的男人。

    “也就是说,你和路里克的弓技都远远不及泰格勒。”

    对于这个冷酷的事实,莉姆陷入了沉默。

    实际上,在迪南特她就拜会过泰格勒的弓技。

    莉姆完全没有注意到那根从远处射来的箭。因此她的马才会死去,而她也摔落马下。

    即使我察觉到了,恐怕也没法像艾丽奥诺拉大人那样把箭打落吧。

    “我没想到在歧视弓的布鲁奈也有那么卓越的人才。不,也许正是由于他们的歧视,才把泰格勒的才能埋没了吧。无论如何,我是真的很想得到他。那个家伙很强。他拥有足以留在我身边的价值。”

    “泰格勒威尔穆德卿”

    “叫泰格勒卿不好吗他也说这样称呼比较好。”

    “泰格勒威尔穆德卿。”

    莉姆用带有不满的强烈语气重复了一遍。

    “比起艾丽奥诺拉大人,选择了阿尔萨斯。”

    “干脆把阿尔萨斯夺过来吧。”

    莉姆叹了口气。她的主人总是像这样若无其事地说出恶劣的戏谑之言。

    而且,由于她是边笑边说,莉姆无法判断她的真实想法,也就无法做出对应。

    “暂时观察一下状况吧。从泰格勒的反应来看,他应该没法立刻准备好赎金。在那之前还有一段时间。我也想再进一步了解一下他呢。”

    “遵命。”

    莉姆行了个礼,离开了办公室。艾伦一言不发地拿起靠在墙壁上的长剑。

    她轻抚剑鞘,长剑像是对她的动作产生了回应一样,一阵刮起的微风逗弄着艾伦的脸颊。

    “一见钟情吗。怎么会呢。”

    艾伦不由得露出了苦笑,把剑摆回墙边的她继续开始了工作。

    太阳沉向在遥远的西方延展开来的森林。

    “今天泰格勒少爷也没有回来。”

    站在位于宅邸二楼,泰格勒的房间外侧突出的半圆形露台上,蒂塔眺望着闪耀暗红色的天空,长叹了一口气。

    这里是布鲁奈王国的阿尔萨斯,泰格勒的宅邸之中。

    蒂塔一个人留在家中的生活已经持续二十多天了。

    由于做饭和洗衣服只需要顾及自己,这些工作很快就能结束。而且,中午之间她就能完成打扫。食物、水和酒都准备万全。

    蒂塔打算一看到泰格勒的身影,就立刻提着裙子的两角,以侍女的姿态说一声“欢迎回来”,跑到门外出迎,让泰格勒在打扫干净的房间内尽情休息,为他准备好食物和酒。

    想到他可能受伤,蒂塔还检查了药箱。如果他流下汗水,那她就会立刻熬好热汤。

    但是,今天泰格勒也没有回来。

    把手搭在露台的栏杆上,眺望着血色夕阳的蒂塔忽然被强烈的不安所侵袭。

    难道泰格勒少爷

    死掉了吗。

    他会不会回不来了。

    在迪南特与吉斯塔托军的战争中,布鲁奈军遭到惨败的消息迅速地传到了这里。还有莱古纳斯王子战死的传言。

    “没关系的。泰格勒少爷是在安全的后方”

    虽然对自己这么说,但她的不安并没有消失。

    太阳终于西沉。蒂塔拿着提灯走出了宅邸。

    她已经检查过门窗上锁的状况。

    泰格勒的宅邸所在的塞雷斯塔城是阿尔萨斯的中心。这里虽然是城市,但是和村庄的规模相去不远。

    在夜空之下被黑暗渐渐笼罩的城市中,蒂塔静静地前行。来到一间小型的神殿门前后,她停下了脚步。

    蒂塔敲了一下木门,一位身穿巫女服、满脸皱纹的老婆婆露出脸来。

    “你来得正好,蒂塔。”

    “今天也麻烦您了。”

    栗色的双马尾轻轻晃动,蒂塔低下了头。老巫女的脸上浮现起亲切的笑容。她带领蒂塔走向神殿之内。

    这是一座以石板和木材搭建的雅致神殿。在老巫女的引导下,蒂塔来到了一个小房间。

    房间里摆放着装满清水的木桶,厚厚的布料,还有洁净纯白的巫女服。

    蒂塔关上了门,把手伸向身上的侍女服。

    她轻轻地解开围裙的衣带,接下来脱掉了长裙和长袖上衣。

    洁白的**在提灯的照射下模模糊糊地浮现出来。

    相比同年龄的女孩,蒂塔的身材十分娇小。然而她的身体线条却属于发育成熟的女性。蒂塔的手臂和双腿的皮肤由于日常生活而绷紧了,不过还是能看出上面富有女人味的柔软。

    “”

    寒冷的夜晚空气贴了过来,她的身体不由得微微一颤。

    虽然每天都要这样做,但她直到现在都没有习惯。

    蒂塔脱掉了最后一件内衣,变成了一丝不挂的姿态。她身上的装饰品只有在头顶两侧扎起栗色头发的缎带。

    她把厚布沾上了水,仔细地擦拭着自己的身体。

    结束清洗之后,蒂塔将纯白的巫女服穿在自己裸露的身体上。

    这件巫女服和老巫女穿的日常服装不同,是专门用来“祈祷”的。薄薄的布料几乎可以暴露出她的身体线条。

    虽然聊胜于无,寒冷的空气还是触碰着蒂塔的身体。

    蒂塔轻轻抱住自己,走出了房间。

    她走向神殿内侧的祭坛。

    祭坛是一处半球形的凹陷之处,十尊神像沿着圆弧排列一旁。

    “天上的诸神啊。”

    蒂塔跪在祭坛之前,准确地做出唯有作为巫女修行之人才能做出的礼节,向神像摊开了手。

    “请对泰格勒少爷给予加护。但愿他能够平安无事地归来。”

    自从泰格勒离开宅邸之后,这样的祈祷就成了蒂塔每天必做的功课。

    蒂塔出生在巫女家族,但她并不喜欢在神殿学习或是向神咏唱赞歌。

    比起这些,她更喜欢去领主的宅邸寻找身为侍女的伯母。理由非常简单,伯母一定会给她很多点心。

    而且她也很喜欢眺望伯母干活的样子。做饭、打扫和缝纫之类的工作似乎更合蒂塔的心意。

    于是,多次来到宅邸的蒂塔遇到了泰格勒。

    因为宅邸中只有泰格勒一个小孩,他们两个经常聊天。

    蒂塔每天都会跑去宅邸中玩耍,叫泰格勒起床就成了她的任务。所以,泰格勒从孩提时起就会一觉睡到中午。

    “泰格勒大人,在伯母的帮助下,我试着烤了一些点心,您要尝尝看吗”

    蒂塔递出了有点烧焦的点心,但泰格勒还是满口称好地咽了下去。

    数天之后,打猎归来的泰格勒说着“这是给你的礼物”,便把用打来的兔子皮毛做成的手套送给了蒂塔。

    蒂塔也曾向泰格勒抱怨说巫女的修行很辛苦。

    “泰格勒大人认为领主的学习很辛苦吗”

    “也不光是辛苦啦,而且我也希望继承父亲的家业。”

    泰格勒以开玩笑的口气说“谁让父亲只有我一个儿子呢”。

    于是,蒂塔继续进行巫女的修行。同时,她也在伯母干活的时候帮一些忙。就这样,在成为十一岁的这一天,她对母亲说。

    自己不想成为巫女,希望可以作为侍女在宅邸中工作。

    她的母亲理所当然地表示了强烈反对,但是这时泰格勒插嘴说道。

    “不也挺好的嘛又不是除了蒂塔就找不到其他可以担任巫女的人。”

    领主儿子的发言不可轻视。

    最后,在两个条件的保证下,蒂塔成为了侍女。一条是要修行身为巫女必需的学问和礼节,还有所有的祈祷咒术。另一条是为了保持巫女的圣洁,每十天要有一天去神殿献上祈祷。

    在那之前,蒂塔就对泰格勒产生了淡淡的懵懂感情。而这份感情成型的契机就是那时。

    结束了祈祷之后,蒂塔换上侍女服离开了神殿。

    金色的月亮光芒闪烁,冷艳的光辉投射在大地之上。

    即使每天祈祷,她也不知道自己的祈愿能否传达给众神。不过,这样她的不安会减轻一点。

    “明天他一定会回来。”

    蒂塔轻声低喃,加快了走在回家路上的步伐。

    在夜空的背景下变成黑色剪影的宅邸映入眼中之时,蒂塔停住了脚步。

    包围宅邸的栅栏前出现了两个人影。

    蒂塔心生戒备,暂且观察着情况。但是当她知道对方的身份后,她喜形于色地飞奔过去。

    “巴特朗先生玛思哈斯大人欢迎回来”

    挂在天花板上的枝型吊灯洒下光芒,蒂塔将两位老人带到了内客厅。在等待茶水煮沸的期间,她先端来了水。

    “嗯,谢谢你,蒂塔。”

    玛思哈斯和巴特朗身上的衣服都沾满了泥巴,十分肮脏。灰色的头发也在汗水的浸渍下变得硬邦邦。

    他们回到塞雷斯塔时,刚好是蒂塔离家赶向神殿之后不久。看来他们几个是不小心错过了。

    巴特朗在把泰格勒交给他的准备资金当成俸禄分给士兵之后,就让他们解散了。两人随后来到这里等待蒂塔的归来。

    “士兵死了七人,还有大约三十个人负伤。与其说是敌人干的,倒不如说是被逃跑的同伴冲撞所致。”

    巴特朗无力地笑了笑。

    “丧葬和治理士兵的伤都交给老朽了,关于这一点请不必担心。”

    玛思哈斯一边这么说,一边与巴特朗相对而视。

    强烈的不安袭向蒂塔。

    自从两个人来到客厅,他们的话题中就没有出现过泰格勒的名字。他们之所以摆出欲言又止的表情,应该就是因为这个吧。

    蒂塔稍微探出身体询问。

    “泰格勒少爷怎么样了难道”

    “老朽认为他还没死。”

    玛思哈斯的脸上浮现起大量的汗水。他的回答也有些模棱两可。

    “抱歉啊,蒂塔。”

    泪水流向巴特朗满是皱纹的脸,他低下了头。

    “少主被敌人抓走了。”

    由于过度的打击,蒂塔的身体晃了一下。但是,她立刻紧紧地握住围裙,强行撑住。

    “被、被抓走这是怎么回事”

    “还是由老朽来说明吧。”

    过意不去地看着垂头丧气的巴特朗,玛思哈斯张开了口。他细细讲出吉斯塔托王国的战姬艾丽奥诺拉所提出的要求。

    听到赎金的金额,蒂塔再次几欲昏倒。

    “这样的金额不管怎么筹集都不可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6节 | 魔弹之王与战姬小说 | 魔弹之王与战姬网-[日]川口士|翻译dying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