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交得出啊即使把这座宅邸和里面全部的物品都卖掉也不行”

    这是接近阿尔萨斯三年税收的数目。虽然他们有一年份的储蓄,但那也是从每年的少量税收中一点一点存下来的。

    而且,已经没有时间了。

    距艾丽奥诺拉的要求传达到布鲁奈王国已过去了十天。

    还有不到四十天的时间。

    “如果没法准备赎金,泰格勒少爷会怎么样”

    “俘虏之中也有人品和武艺得到认可的人为敌人工作,在当地娶妻并结束一生。”

    大多数俘虏都会被卖给异国的奴隶商人,在那之后便行踪不明玛思哈斯没有说出这些,只是举了一个记载在英雄史诗歌中非常罕见的特例。

    “那样不可以”

    蒂塔用力地拍了一下桌子。玛思哈斯和巴特朗的陶杯轻轻晃动。

    “泰格勒少爷会回不来的而且,在当地娶妻”

    “总、总之,不会在期限到达之后立刻被杀。”

    被蒂塔可怕的认真态度吓了一跳,玛思哈斯气势微弱地补上了一句话。

    “到底该怎么才好。”

    巴特朗阴沉地说道。

    “请、请问,国王陛下呢”

    蒂塔向玛思哈斯提出自己刚刚想到的问题。

    “国王陛下不能帮助泰格勒少爷吗”

    玛思哈斯露出痛苦的表情,陷入了沉默。这个问题他无法回答。

    对于玛思哈斯来说,他也希望国王陛下可以做点什么。但是说老实话,国家现在没有这种空闲。

    这次的战争中,他们的士兵出现了不少死伤者。之后,他还不得不作为布鲁奈贵族的一员参加莱古纳斯王子的葬礼。

    令人窒息的沉默支配了整个空间。

    “我明白了。”

    打破这份沉默的人是蒂塔。

    “我会在村子和城市里四处借钱。”

    听到她灌注着强烈意志的话语,两位老人抬起了头。

    “即使只是一枚铜币,汇聚多了就会变成银币,甚至金币。虽然泰格勒少爷成为领主才两年,但是他一直为了大家尽职尽责。我相信一定会有人表示理解并出手相助的。”

    玛思哈斯也“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老朽明白了。那么,这件事就拜托蒂塔和巴特朗了。老朽也会试着求一下熟人。”

    “谢谢您,玛思哈斯大人”

    露出笑容的蒂塔深深地埋下头去。

    她依稀看到了希望。

    泰格勒少爷。我一定会救您的。请再等一等

    4、公宫的生活

    泰格勒拒绝了艾伦的邀请后,已经过去了十天。

    作为俘虏的生活非常平静,同时也很单调。

    首先是在中午时分醒过来。

    然后会有看守的士兵叫他一起去厨房。

    士兵的名字叫路里克,他就是在训练场的事件中把劣质的弓交给泰格勒的男人。但是,他的头顶不知为何变得寸草不生。

    在训练场见到他的时候,他还留有一头和文雅男子的面孔十分般配,披至肩头的亮泽黑发。结果现在的他成为了彻头彻尾的光头。

    “泰格勒威尔穆德卿,今后会由我路里克担任您的监视者。话虽如此,只要在公宫的范围之内,我不会给您带来不自由或不愉快的感受。倘若您有什么意见,请尽管提出。”

    路里克以让泰格勒惊愕的爽朗笑脸行了一礼。在茫然了片刻之后,泰格勒坦率地点了点头。

    “呃你的头发呢”

    “剃掉了。”

    爽快的回答。

    “战姬大人命令我交出重要性仅次于生命的东西。本来我以为自己死定了,但是由于泰格勒威尔穆德卿的慈悲胸怀,我保住了性命。”

    是我的过错吗。

    不由得有些过意不去的泰格勒还没回应,路里克忽然跪了下来。

    “虽然事到如今再这样说已经有些迟了,不过您原谅了我那不知羞耻的行为,这让我不知该如何感谢。还有您那神一般的弓技,我佩服至极。路里克一直以来都对弓很有自信,但是现在只对自己的不成熟感到羞愧。”

    他的话似乎是认真的。

    “是、是吗。算啦,那就请多关照。”

    那时还不知道之后会如何发展的泰格勒不禁有些不安,但是路里克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他即使是在处理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时,也从未摆出嫌麻烦的脸色。

    这位监视者出乎意料地对他怀有好感呢。

    泰格勒通常会在午饭结束之后来到厨房。他会领到一些剩饭并原地吃掉。

    厨房里的侍女常说要给他做点像样的食物,但泰格勒觉得这样比较省事,也不必考虑进餐时间,所以会轻松很多。

    “泰格勒先生,非常抱歉,可以请您再帮一下忙吗”

    厨房长偶尔会拜托他打下手。一般都是帮忙解体野鸟、野兔或是巨鹿,而泰格勒也会欣然接受。

    “这次是什么”

    “是巨鹿。要用在今晚的炖菜里。”

    泰格勒被带到了厨房里面,厨房长把刀交给了他。

    巨大的桌子上横躺着一只拥有漂亮双角的鹿。泰格勒迅速而仔细地将其解体。

    他剥除毛皮,按照一定大小切割肉块,挑出内脏。

    兽类的体臭和血腥味都没能让泰格勒皱一下眉毛,他只是专心于手头的工作。厨房长和路里克站在不远处,陶醉地注视着他的动作。

    “无论观看多少次,都是令人神往的工作姿态呢。您到底是怎样获得这种技术的呢”

    “大概是习惯了吧。我记得自己曾经在山里连着待了好几天。”

    虽然带回去也可以,但是他通常会立刻填饱肚皮。

    实际上,对付牛或猪之类的家畜,泰格勒就没那么擅长了。即使要领相同,但实际操作还是有所不同的。

    结束了这些工作后,拿到报酬的泰格勒会离开厨房。报酬的种类形形色色,有铜币,点心,甚至还有秘藏的葡萄酒。

    接着就是在公宫里随便走走。

    泰格勒只能走到路里克说“您不能再往前走了”的地方,不过他还是一点一点地明确掌握了公宫的构造。

    到了太阳开始西斜的时候,他会为了练习弓走向训练场。

    “在厨房里也是这样,让俘虏轻而易举地拿到武器或刀具真的合适吗”

    他本来就是带着不可能有机会练弓的想法提出了要求。

    但是对方干脆地给出许可,反倒让泰格勒有些困惑。

    “虽然这样说有些抱歉,但是倘若您劫得人质,我们就会将您连同人质一起毫不留情地斩首。”

    路里克认真地说道。

    “泰格勒威尔穆德卿可能还没注意到,每次您分解野兽的时候,厨房长绝对不会靠近。一旦您发动攻击,我就会立刻出手。”

    “这样说来,你不是很危险吗”

    “诚然。”

    光头反射着阳光,路里克爽朗地笑了。

    “但是,已经拥有如此能力的您还不肯放松训练。这让路里克又一次对您心悦诚服。”

    “啊啊,嗯”

    被人这样夸奖,泰格勒也不由得有些害羞,没有说什么俏皮话。

    泰格勒坚持弓的训练是为了不让自己的手感变迟钝,总有一天他要战胜艾伦。迪南特的败北对他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弓的训练会和路里克以及其他弓兵一起进行。

    这样一来,泰格勒就站在了教学的立场上。从举弓的姿势和视角,到选取制弓的素材,他都会提及。

    “像泰格勒威尔穆德卿这样的人物恐怕不需要拘泥于弓本身吧。即使是劣质的弓也能射中,这才是优秀的弓箭手啊。”

    “话虽如此,还是使用更好的素材才能让箭飞得更远。如果是粗制滥造的弓,拉弦用力过度就可能把弓折断”

    “但是花费会很高,这样也行吗”

    “如果要使用少见的素材,找到材料和修理就很费事哦你知道竹子吗这种东西似乎只生长在大海对面的e珐国。”

    “我曾经见过一次。那东西好像可以弯曲呢,不知道是树还是什么。”

    “用它做材料非常合适,但是由于价值太高昂,通常很难买到”

    “好想要用龙制作的弓啊。”

    路里克露出了苦笑,泰格勒也耸了耸肩。

    用龙制作这是描述不存在之物的修辞手法。

    龙本身是存在的。

    它们栖息于高山或密林深处没有人烟的地方。

    龙很少在人类居住的地方现身,连活了五十多年的巴特朗和玛思哈斯都说他们从来没有见过活生生的龙。

    认为龙并不存在,只出现于传说或童话中的人绝对为数不少。

    泰格勒曾在一次狩猎中遇到了龙。那是现在回想起来还会让他汗毛倒竖的经历。

    龙的身体根本无法用坚硬这个词来形容。

    龙角、龙爪、龙牙和龙鳞,都是无论怎么做都无法加工的物品。用斧头劈砍,刀刃就会缺口;用锤头硬敲,锤柄就会折断;即使加热几十天,它们也不会产生任何变化。

    因此,人间并不存在用龙制造的东西。

    只有在传说和童话中登场过。

    在结束了半刻钟约一个小时的训练之后,其他士兵会向他们搭话。

    “喂,路里克,泰格勒先生。等会你们没事吧”

    这是一起游玩的邀请。所谓的游玩,除了下国际象棋,打扑克或者丢飞镖,还有把九个球瓶按顺序摆好,滚动木球将其撞倒,计算倒掉球瓶数量的九柱戏等等。

    因为一般都要押上赌注,泰格勒最开始向路里克借了不少钱。

    “要是你们做好了把身上所有的钱都哭着交出来的准备,我就陪你们玩玩吧。”

    “泰格勒先生才是,您做好向路里克要钱的准备了吗最好也做好从厨房偷来酒和点心的觉悟呢。”

    “你这家伙,我都说过好几次要叫泰格勒威尔穆德卿了这位大人可是战姬大人的俘虏。”

    虽然泰格勒没有强到不合逻辑,不过在输与赢之间,他还是渐渐还掉了路里克的钱,并攒了一些零钱。

    他不能询问布鲁奈的事。

    曾有一次他不露声色地试着打听了一下。

    “抱歉啊。莉姆艾利莎大人吩咐过,跟布鲁奈有关的话题不能在您面前提起。”

    听到对方大模大样的回答,泰格勒只好放弃。

    而且,即使他听了也什么都做不到。

    太阳西沉后游戏就结束了,泰格勒会在附近的水井清洗身体。

    公宫内有澡堂,但是那里除了限制使用时间,还要自己搬柴火过去烧水。因此,泰格勒他们通常都会在井边洗澡。

    然后,大家会一起去餐厅吃晚饭,结束进餐后分别回到各自的房间。

    按照这样的步调,泰格勒似乎已经习惯了身为俘虏的生活。

    虽然的确很愉快,但泰格勒并没有习惯俘虏的生活。

    他的心底深处一直在考虑该如何打破这种局面。

    我要回到阿尔萨斯只有两种选择。

    缴纳赎金或是逃跑。

    劫持人质逃跑的方法已经行不通了。

    而且,不管他的弓技有多强,打倒公宫的士兵强行突破还是不大可能。他很难准备这么多箭,一旦艾伦出现他也赢不了对方。

    “赎金吗”

    泰格勒坐在自己房间的床上,哗啦哗啦地玩弄着手里的十几枚铜币。赎金确实很难凑齐。

    他也曾下定决心跑去艾伦那里。

    “你这里有没有可以赚钱的工作”

    “除了成为我部下的方法吗我可以介绍你去穆奥吉奈尔的巨型帆船,在一年以内不停划桨。请放心吧,即使你死了,也可以从工资中扣掉赎金,把剩下的部分交给你的亲属。”

    “就没有不用成为部下也不用死掉的工作吗”

    “你以为自己还能当多久的俘虏啊已经来不及了。”

    结果还是没能找到合适的方案,泰格勒只好从艾伦的办公室告辞了。

    说不定蒂塔、巴特朗和玛思哈斯可以准备好赎金不过,还是不能完全依靠他们。

    他并不是不相信蒂塔他们。

    只是因为在短时间内准备这样的数额实在是太过困难了。

    果然只能逃跑了吧。但是这条路也很难啊。

    虽然每天都在公宫里四处闲逛,但是每次智能看到紧要关口有重兵把守,没法继续前行。

    而且他不能接近城墙,那里的警备如何也不清楚。

    城墙还不止一道。

    即使穿越了围住公宫的城墙,也只是来到了城邑。接下来还必须穿过围住城邑的城墙。

    走到那里之后,就能离开公都了。

    机会只有一次。还是再做一下调查吧。

    在期限到来之前还有一点时间。泰格勒对自己解释。

    “泰格勒。你除了弓还会用什么”

    有一天,艾伦开门见山地向被她叫到办公室的泰格勒提问。

    “没有其他擅长的武器了。”

    “真的吗掩饰是没有用的哦”

    艾伦歪着娇小的脑袋仰望泰格勒。她的声音中与其说是疑问,倒不如说是充满了戏谑之意。

    “对这种事撒谎也没有意义吧。如果我可以使用剑或枪,在迪南特射完箭之后就会立刻捡起地上的武器,然后迎击你的。”

    泰格勒耸了耸肩。要是自己可以熟练使用剑或枪,他也就不会被自己国家的人嘲笑并当成笨蛋了。

    “那倒也是。不过,你的弓技让公宫的人都大吃一惊啊。看到跟着你的路里克改变了那么多,我也吓了一跳。”

    “那家伙啊”

    泰格勒有些为难地抓了抓自己黯淡的红发。

    “有必要让他剃成那种头型吗”

    “还是有必要划清界限的吧。路里克自己也是开开心心地剃了头发。”

    “开开心心”

    “理由有两条。一条是被你拯救了性命。他对此非常感激。另一条是他很佩服你的弓技。路里克本来是公宫内最擅长用弓的人呢。”

    正因为是熟悉弓箭的路里克,他才更加清楚用那把低劣的弓射倒城墙上的敌人困难到令人绝望。

    还有就是泰格勒毫不费力地做到这件事是多么的可怕。

    将敌人和俘虏之类的要素全部忽略并向泰格勒低头。路里克正是受到了心甘情愿这么做的冲击。

    “顺便一提,他在公宫女性中的人气也迅速下降了。不过,只要本人不在意就没问题吧。”

    “啊,嗯,那就好。”

    泰格勒以含糊的语气表示同意。他也不能断言自己没有丝毫嫉妒呢。

    “他是自己提议要担任你的监视者。不过,监视者的职责交给志愿者也就够了。”

    泰格勒疑惑地思索着。也是是路里克的态度、语气和光头的明朗让他产生了误解,本来监视者这样的人都会给人以阴郁的印象。

    而且,不管是谁都很讨厌接受多余的工作吧。

    “大家都对你很有兴趣。当然包括我在内。”

    艾伦露出了迷人的笑容。

    “我想进一步了解你。说不定你出人意料地拥有其他隐藏的才能呢。明天我们就尝试一下吧。”

    泰格勒没法拒绝她的要求,而且身为俘虏本来就不该忤逆对方。

    于是,到了第二天。

    泰格勒、艾伦还有莉姆三人站在他已经非常熟悉的训练场上。

    泰格勒的面前是以自然的动作举着枪的艾伦。

    与她面对面的泰格勒也用双手握着枪。他们两人的枪都是卸掉了枪头的练习用枪。

    莉姆在远处默默地观望着两人。

    在她身边堆放着枪、投枪、手斧、战斧、大刀、矛锤、多节棍、巨镰、枪戟、铁锁、弩,以及只有e珐出产的长刀公宫内所有的武器都准备于此了。

    “要怎么做”

    “随你喜欢。”

    对于带着困惑提问的泰格勒,艾伦面带笑容地回答。

    总之,泰格勒用学到的基本姿势把枪刺向了她。艾伦的手腕轻轻一勾,挡住了他的这一枪。

    “咣”的坚硬碰撞声响起,沉重的冲击直抵手心。

    “你再用力点刺也没问题哦”

    在身体失去平衡的状态下受到挑衅,心头火起的泰格勒不停地发动着迅捷无比的攻击。

    从上方砍下,从侧面切削,从正面突刺。

    但是,他的所有攻击都被艾伦挡住了。

    看来不只是剑啊。

    泰格勒不禁感慨。被人抓住弱点的感觉让他有些不甘心。

    但是,我确实不擅长用枪。我只知道基本的姿势,而且也只用过对棕熊给予致命一击的狩猎枪

    忽然之间,泰格勒的脑中闪过一个主意。

    因为这是训练,艾伦通过刚才的攻守似乎明白了泰格勒的实力,因此她现在的态度十分自满。

    艾伦大意了。这样行得通

    “唔嗷嗷嗷”

    泰格勒草率地举起了枪,发出气势十足的叫声冲了过去。他抓住艾伦的空挡刺出了枪。

    艾伦露出了苦笑,她以水中捞月的一挑把泰格勒的枪击向了空中。

    但是,泰格勒没有停下脚步。

    他利用枪被挑飞时带来的冲击,用肩膀撞向艾伦。

    艾伦没能躲开他出人意料的举动,两人贴在一起倒向地面。

    “怎么样”

    骑在艾伦身上的泰格勒本打算夸耀一番,结果却失败了。

    吓了一跳的艾伦就躺在他的身下。她的脸变得通红,一动不动地仰望着泰格勒。

    接着,泰格勒的右手传来了软绵绵的触感。

    难道说。

    泰格勒战战兢兢地移动视线,只见自己的右手抓住了艾伦的胸部。

    “啊,不,不是的,这是”

    他试图寻找借口,却怎么都想不到。

    莉姆立即跑了过来,用剑鞘殴打了泰格勒的后脑勺。

    泰格勒按住后脑勺蹲了下来,差点就这样昏厥过去。

    艾伦面带着复杂的表情盯着他,站起身来拍了拍衣服上沾的尘土。

    “艾丽奥诺拉大人,请立刻下达命令。让我把这个男人的脖子扭断。”

    “他、他也没做那么过分的事吧。”

    佯装平静的艾伦没有成功。她的声音有些颤抖,脸也很红。扑掉衣服上尘土的动作在接近泰格勒的手刚才碰到的部位时,也变得异常僵硬。

    “他可是把战姬推倒在地啊即使处以极刑也不为过。”

    莉姆以带有冰冷杀气的视线俯视着泰格勒。

    “刚才是我不小心。原本打算测试对方,我却大意了。要是现在表现出超乎必要的愤怒,那么被人笑话的就会是我们了。”

    “既然艾丽奥诺拉大人这么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7节 | 魔弹之王与战姬小说 | 魔弹之王与战姬网-[日]川口士|翻译dying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