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莉姆不情不愿地退下了。艾伦把手伸向总算直起身子的泰格勒。

    “能站起来吗”

    “谢谢。”

    泰格勒用左手按住疼痛的后脑勺,右手抓住艾伦的手站了起来。

    “我还以为自己的头要破掉了。”

    “忍着点吧。她也不是怀着恶意揍你的。”

    “我倒是觉得她怀有杀意。”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艾伦噗嗤一笑,用只有泰格勒能听到的声音轻轻说道。

    “碰了女性的胸部,可别想我会善罢甘休啊。”

    泰格勒别过脸去,垂下了头。对他来说,现在直视艾伦的面容有些困难。

    “好吧。那么继续进行吧。”

    总算恢复冷静的艾伦说道,泰格勒也恢复了自我。

    “你这个家伙总是让人不能大意哪。我已经反省过了,请你毫不留情地进攻吧。”

    注视着武器的小山,艾伦以开心的又有些恶作剧的口吻说。

    等到试完了所有武器,泰格勒以大字型横躺在原地。

    身上到处都是汗水,气息也十分粗重。他的胸口剧烈地上下起伏。由于做了平时从未有过的大量运动,手臂和双腿也被一阵痛打,他的全身都疼痛无比。

    “看来你除了弓,其他都不行啊。”

    “所以说我不是说过了”

    对于以冷淡眼神俯视他的莉姆,泰格勒疲惫地回应。

    “我没想到会严重到这种地步。这样跟新兵也没什么区别了。如果你是我的同事或部下,我一定会不离左右地锻炼你。”

    “欺负他就到此为止吧,莉姆。”

    艾伦轻轻地拍了一下说出刻薄之辞的莉姆的肩膀。她们两人的脸上也浮起了一层薄薄的汗水。

    这是因为她们轮流担任泰格勒的对手。而艾伦和莉姆都没有泰格勒疲惫也正是因为这一点。

    “还有,你的弓技果然很精彩。”

    艾伦抱着胳膊,开心地点了点头。

    由于已经知道了他的弓技,今天艾伦让泰格勒试了试连射和速射。

    连射是迅速地连续射出三十根箭,看一下命中率如何。而速射是计算从箭筒中取出箭搭在弓上,拉起弓弦射出箭矢,再到命中目标需要花费的时间。

    无论哪一种,泰格勒都实现了公宫之内无人企及的结果。

    “我来收拾这里。”

    背对着艾伦和泰格勒,莉姆走向成堆的武器。

    “需要帮忙吗”

    “不必了。”

    泰格勒躺在地上提出的建议,被莉姆的后背顶撞回来。

    看着莉姆的背影,开始偷笑的艾伦肩膀微微颤抖。接着,她又对泰格勒露出了苦笑。

    “不要介意。她刚才那句话的意思是不要有奇怪的担心,你就继续躺着吧。”

    “在我看来倒是和平时没什么区别。”

    “莉姆对你拥有独特的评价。只要你成为了我的部下,她也会对你表现出更为坦率的一面。”

    你不想见识一下吗艾伦问道。泰格勒没有回答,只是长叹了一口气。听艾伦这么一说,他也不是没有兴趣啦,但是他也不会就因为这个成为她的部下。

    艾伦轻轻点头,短裙翩翩翻动。

    “我去帮莉姆。你休息一会就回房吧。”

    “我一个人吗”

    他这是变着法子说“我可能会逃走哦”。

    担任监视者的路里克现在不在这里。在尝试各种武器之前,他接到莉姆的命令离开了,直到现在也没有回来。

    而且,太阳也开始西斜了。

    再过半刻钟一个小时,天色就会变暗了吧。

    “你应该还记得路吧。迷路的话不必客气,询问士兵或侍女就好了。”

    艾伦笑着走开了。

    泰格勒仰望着被暗红色渲染的天空,叹了一口气。

    “真是败给你了。”

    刚才的一瞬间,他似乎彻底放下了戒备的心理。

    他不禁想到,这里确实是个让人心情愉快的地方。当然了,这是把阿尔萨斯无条件地摆在最高位之后得到的感想。

    泰格勒是俘虏。虽然可以在公宫内到处走走,但也有限制。而且还有监视者跟在他的后面。

    不过,他没有遭到任何虐待。令人不愉快的经历也只有那次弓的事件。

    房间被打扫得很干净,衣服也有人替他清洗。

    即使睡到中午,也不会有人教训他。虽然莉姆会露出不高兴的表情,但她不会抱怨。

    饮食也和其他士兵一样。

    偶尔像今天这样运气很好地赶上了午餐,还能吃到浇上橘汁的盐烤鳟鱼,泡菜汤,拌有牛肉的土豆丸子以及黄油煎苹果。

    虽然并不豪华,甚至有些简朴,但是泰格勒更喜欢这种温暖人心的进餐方式。

    盐烤鳟鱼的盐分和香气都十分到位,除此以外还有淡淡的酸味。

    热腾腾的土豆里拌着牛肉的口感绝妙不已。

    “那个好好吃啊,改天让蒂塔也做做看吧”

    他甚至产生了这样的感想。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自己的弓技得到了认可。

    连讨厌和警戒着泰格勒的莉姆都会采用“除了弓”这样的说话方式。

    泰格勒回想起艾伦的话。

    还有她说“成为我的部下”时脸上的表情以及眼神。

    自己的技术被评价到了让他以为这会不会是奉承的程度。

    我只有弓。

    希望有人认可自己的想法是很自然的。

    “嗯,不过还是不行啊。”

    蒂塔他们和阿尔萨斯对于他来说十分重要。

    “而且,等到成为她的部下之后,早上说不定就会被敲醒了。”

    总感觉莉姆会毫不留情地这么做。此外,有了工作以后,也没法安心地去狩猎了。

    想到这里,泰格勒苦笑着坐起身来。汗水总算不再流出,但是衣服已经湿乎乎地黏在身上,感觉很不舒服。

    去冲洗身体吧。

    泰格勒走向训练场附近的水井。士兵们结束训练之后,都会在那里简单地清洗一下。

    公宫内也有为士兵准备的澡堂,但是那里限制了使用时间,还要自己运水和烧水。

    因此,大家经常使用这里的井洗澡。

    在水井出现在眼前时,泰格勒停下了脚步。

    训练似乎刚刚结束,有二三十位士兵正聚在井边。还有十几个人在排队等待。

    还是换个地方吧。

    为了不让他们发现,泰格勒悄悄地转变了行进的方向。

    泰格勒虽然有跟士兵们一起游玩甚至赌博,但是他当然不是跟所有的士兵都关系良好。

    他们怀有不同的态度,所以自然也有对泰格勒心存不满的人。

    刚才在井边洗澡的士兵,正好就是这一群人。还是尽量避免不必要的摩擦吧。

    泰格勒拐过建筑物的一角,走进一条并不显眼的小路。

    前方还有一口井。他在公宫里散步的时候偶尔看见过。

    小路附近有丛生的低矮灌木,很难看清路面。

    正当他心想快到井边的时候,忽然听到了哗啦的水声。

    “原来有人先来了吗。”

    这么想到的泰格勒总算走到了井边。他不由得屏住了呼吸,眼睛圆睁,身体也彻底僵硬了。

    一丝不挂的艾伦正在洗澡。她的脚边还有一个浑身青绿色,外形坚硬的物体。

    “嗯啊啊,是你。”

    察觉到气息的艾伦转过头来,在僵立原地的泰格勒的注视下她并没有害羞,也没有丝毫掩藏自己身体的意图。她只是淡淡一笑。

    泰格勒无法出声,连指头都不能动弹。他直勾勾地盯着艾伦的肢体。

    银发贴在她洁白的肌肤上,勾勒出妖艳的体形。形状美好的**吹弹可破,细细的腰身下方是柔软浑圆的屁股,那道曲线十分诱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样,艾伦一如既往的笑容也变得娇媚起来。

    一道水线从她的脖子流向胸前,最后埋入了双峰之间。

    “你要是一直这样盯着我,我还是会害羞的。”

    艾伦的声音有些为难。她的脸颊也泛起了红晕。

    泰格勒总算恢复了自我,他像是被弹开一样转身背对艾伦。

    “对、对不起。我听到声音就知道有人,但没想到居然是,那个”

    他前言不搭后语地说着,因为听上去像是在找没有说服力的借口,这让他更为焦急。

    泰格勒的脸像火烧一样,心脏也在剧烈跳动。

    由于刚才惊慌失措的他闭眼时太过用力,直到现在黑色的视野中还清晰地浮现出艾伦洁白耀眼的身体。

    刚才我碰到的就是那个吗。

    回想起右手的柔软触感,泰格勒几乎想要抱住脑袋。

    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太过刺激了。

    “不用道歉啊。你也是来洗澡的吧。别背对着我,走过来如何”

    泰格勒没有听懂。

    “那个,难道在吉斯塔托是可以男女混浴的吗”

    拼命晃动着因过热而无法运转的头部,他总算憋出了这句话。

    “在六七岁之前才不奇怪吧。”

    艾伦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兴趣。没脾气的泰格勒只好抱着脑袋,躬起背部陷入了沉默。

    “刚才我也说了,我不可能不觉得害羞啊。但是,我乃是战姬。作为在公宫中任职的人,还有居住在莱特梅利兹之人的领主,我必须做出符合这种身份的言行举止。即使不小心被人看到了**,也不能害羞到停止呼吸,或是像小姑娘那样畏畏缩缩。”

    “啊、啊啊原来如此。”

    渐渐冷静下来的泰格勒注意到,艾伦掀起水花的声音似乎比刚才快了一点。她的举动好像没有自己说的那样无所顾忌。

    “你是一个人吗这里没有哨兵或是护卫”

    “刚才让他们离开了。要是一天到晚都有人跟着,那就喘不上气了。洗澡的时候还是放松一点比较好。”

    “但是,你这样还是有点缺乏戒心吧之前不是才有暗杀者偷袭你吗。”

    对于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暗杀者的事,也没有亲眼见识过的泰格勒来说,那次事件造成了很大的冲击。

    “我不是没有戒心哦。我的剑就放在旁边。”

    听她这么一说,泰格勒才发现那把长剑就靠在井台上。虽然她的话让人有些在意,但他没敢多问。

    艾伦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开口说道。

    “你难道不知道这口井是女性专用的吗”

    “是这样吗”

    “这里离我的办公室和房间很近,所以我经常用来洗澡。士兵们因为顾忌我也就不再靠近这里了。知道了这件事之后,莉姆和侍女们也会使用这里,不知从何时起就变成了女性专用的井。也许我应该提前告诉你呢。”

    “真的很抱歉。下次我会小心的。”

    “嗯,那就这么办吧。我还无所谓,要是对方是莉姆,一定会尖叫着躲到井台的阴影里吧。如果事态发展到那个地步,即使是我也没法认同了呢。”

    莉姆的面无表情浮现在泰格勒的脑海之中。他无法想象莉姆发出惨叫声的样子。

    水声再次响起。

    “你不过来吗”

    “等你洗完以后吧。”

    本以为艾伦是在恶作剧,但她的声音听起来十分自然。泰格勒实在想不到该说什么,只是生硬地拒绝她就已经竭尽全力了。

    “我知道了。那就稍等一会吧。”

    水声继续响起。泰格勒不由自主地仰望着渐渐变暗的天空。

    回过头去就会看到艾伦的**,想到这里他就无法冷静。水声听起来也异常洪亮。

    是不是应该道一声歉,立刻离开这里呢。

    但是艾伦已经说过“稍等一会”,事到如今他也不好擅自乱动。

    背后有种沙沙的声音逐渐靠近,某种物体靠近了自己的脚边。那是一只体长四丘特约四十公分的矮胖幼龙。

    “龙”

    它的体型和蜥蜴很像,头顶长有两根角,身体上几乎被青绿色的坚硬鳞片所覆盖。龙的背后有两只轻轻拍打,类似于蝙蝠的皮翼。但是那些鳞片恰恰证明了它是一种与众不同的生物。

    幼龙抬起脑袋,用锐利的视线意味深长地仰望着泰格勒。

    “鲁尼埃是我饲养的龙。”

    身后响起了艾伦的声音。这么说来,这个家伙好像刚才就依偎在她的脚边。

    名叫鲁尼埃的幼龙眯起锐利的眼睛,用自己的身体使劲摩擦着泰格勒的腿。

    “龙可是很少见的。”

    龙有很高的智慧,即使是幼龙也能准确地识别人脸。

    泰格勒还是第一次见到幼龙。为了仔细地瞧一瞧,他静静地蹲了下来。没想到鲁尼埃停下了动作,盯着泰格勒。只有它背后的双翼还在轻轻拍打。

    皮翼可以动起来,这是飞龙的一种吗。

    “你是第一次看到龙吗”

    “不。两年前我在狩猎的时候曾在深山中见过。不是这种可爱的类型,而是体长大约六七十丘特约六七十米的地龙。”

    龙最终会成长到一百丘特至一百五十丘特。虽然也有一半的龙是人类从小饲养的,但是那些龙的体长也会超出五十丘特。

    “你的运气不错。我至今为止没见过除了鲁尼埃之外的龙。”

    “我也是第二次看到。”

    泰格勒为了抚摸鲁尼埃而伸出手去,但它刺溜一下逃开了。幼龙把尾巴朝向泰格勒,走回了主人身边。艾伦抱起幼龙,脸上浮现起像是哄孩子的母亲一般的笑容。

    “第一次是那只地龙吗。后来怎么样了”

    “我遭到了它的袭击,只好一边逃跑一边战斗,好不容易才打倒了它。那时我真的以为自己会死掉。”

    龙的战斗能力是其他野兽无法相提并论的。

    面对着在轰鸣声中践踏大地,扫平整片森林的巨龙,泰格勒几次都做好了死的觉悟,寻找机会并利用地形发动攻击,最后打倒了那只龙。

    “可以打赢龙,真是了不起呢。话说回来,那只龙的鳞片颜色是什么”

    “是黄铜色的,这个怎么了吗”

    “啊啊,那就好。在我们国家,不能杀死幼龙和拥有黑鳞的龙是约定俗成的规矩。”

    听到这句话之后,黑龙旗浮现于泰格勒的脑海中。

    龙一般是出现在各国神话中的龙的亲族。那么栖息在吉斯塔托的龙应该就是出现在吉斯塔托神话中的黑龙吉尔尼扎注释:英文名是ziitra,西斯拉夫神话中的魔法神,形态为一条黑龙,是一切魔法的源泉。的亲属。

    吉尔尼扎会把拥有黑鳞的龙当作亲近者予以保护。

    “在我们国家就没有这样的说法。吉斯塔托有在饲养和调教龙吗”

    “私人我就不清楚了,但是国家还有军队是不会饲养龙的。这些家伙的脾气反复无常,食量也很大。”

    这句话的后半部分是面朝鲁尼埃说的。

    “不过,打倒了龙的你还没得到认可吗”

    “毕竟没有人看到龙的尸体啊。切掉龙身上的一部分也是不可能的,我那时已经很疲倦了。后来我想再次回去看看的时候,那一带发生了泥石流,把尸体卷走了。”

    “真遗憾。”

    “不,没关系。”

    沉默在两人之间流动,只有水声轻轻响起。

    “可以问你一件事吗”

    泰格勒仰望着天空,将茫然之间想到的事说出了口。

    “暗杀者的事情不能拜托国王陛下吗”

    “嗯”

    艾伦歪起脑袋,又“啊啊”地回应一句表示理解,继续轻声说道。

    “很不巧,我们的陛下很喜欢观望事态。在没有掌握确凿证据的情况下,他绝对不会出动。对方也是明白这一点才前来偷袭的。我也做好了一旦她们想要封住我的嘴,就直接杀死对方的觉悟。”

    “你也很辛苦嘛。”

    泰格勒的表情变得复杂起来。听起来吉斯塔托的国王比布鲁奈的国王更加优柔寡断。

    “我也有事想问。”

    对于正在细心咀嚼复杂现实的泰格勒,这次轮到艾伦提出了问题。

    “阿尔萨斯到底是个怎样的地方”

    “你很在意吗”

    “有一点吧。我明明提出了很好的条件,你还能像那样毫不犹豫地拒绝,我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受伤的。而且,我也对那里产生了兴趣。”

    “这不是什么客套话,我也认为你给出的条件很好。”

    回完这一句,泰格勒的嘴角微微挑起。

    “一言以蔽之,那里就是乡村。到处都是森林和山岭,没有一条主要的街道。想要赶去王都尼斯,必须从相邻领地的街道出发,这样就会花费好几天的时间。”

    “但是,你的口气就像在说这样也很好。”

    因为那是生他养他的心爱故乡。

    即使是在列举它的缺点,他的口气中也不由自主地带有夸耀之意。

    “森林和山岭里面有狼和棕熊。偶尔还会看到从吉斯塔托那边跑来的麋鹿和雪豹。可以采摘大量的果实和山菜。除了冬天,只要具备一定的知识,即使不带粮食也能在里面吃个饱。领民全是好人,大家都过着安居乐业的生活。虽然冬天有些严酷,但是坐在暖炉前窝在毛毯下睡觉也是最棒的体验。与其相反,夏天会凉快很多,在天气晴朗的日子里可以躺在一望无际的绿色山丘上,在太阳西斜、凉风拂来之前一直晒着太阳。”

    “全跟睡觉有关呢。”

    艾伦露出了苦笑。

    “你就不憧憬中央或者说王都吗”

    “也不能说没有,不过那里对我来说有点像是一个梦。”

    只是被嘲笑为农村人,他虽然也会生气,但是还能忍耐。毕竟那是事实。

    但是,除了这个他也没有留下任何美好的回忆。

    “我一直听说那里很歧视弓。不过,我本来以为只是夸大的传闻。”

    在阿尔萨斯,周围包括蒂塔在内的人,还有领民们都没有这种表现。

    所以,泰格勒自以为是地相信尼斯应该也是一样。

    “那里的状况简直超乎我的想象。谈到武器和武艺的时候,只是提起弓,周围的氛围就会发生改变。即使是高贵英勇,连阿尔萨斯的名字都听说过的贵族和骑士,也会露骨地用带有轻蔑之意的眼神看待我。贵妇人和小姐们则嘲笑我是懦夫。如果我还有其他长处,那也就罢了。但是我除了弓就一无所有。那时的我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泰格勒说道。但是,他的声音中并没有话语里那份阴沉。

    “你的父亲在那种情况下还愿意教你练弓。”

    “虽然我已经记不大清楚了,不过在我懂得人情世故之前似乎就经常把玩弓。看到这幅场景的父亲就说既然你这么有兴趣,那就教你怎么用好了。大概是因为我的祖先就是猎人吧。”

    “那么,我必须感谢你的父亲。没有他的话,我就不会见到你了应该也不会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8节 | 魔弹之王与战姬小说 | 魔弹之王与战姬网-[日]川口士|翻译dying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