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你按倒,还被你看到**吧。”

    这句话的最后带有恶作剧的口吻,泰格勒不由自主地开始呻吟。

    “我洗好了,可以转向这边了。”

    听到她的话,泰格勒转过头去。只见身穿短衣,腰间佩戴长剑的艾伦就站在面前。她的头顶用一块厚厚的布料卷起了银色的长发。从短袖和裤腿间伸出的洁白手脚有种奇妙的诱惑力。结果,泰格勒还是不敢直视她,只好看向蹲在她脚边的鲁尼埃。

    “相当有趣的谈话呢。那么,再见了。”

    目送着挥手走向林荫小道中的艾伦,还有跟在她身后的幼龙,泰格勒叹了一口气。接着,他开始清洗身体。

    他脱掉衣服丢在一边,给木桶里装满清水,又浇在自己的头顶。为了忘记刚才那一幕,他气势十足地给自己的身体泼了好几次水。

    也许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没来得发现接近这里的脚步声。

    “艾丽奥诺拉大”

    从低矮的树丛中出现的身影正是提着放有厚布和肥皂的木桶,身穿短衣的莉姆。

    在说完“大人”这个词之前就看到了泰格勒的莉姆不禁语塞。

    那张平时不带有任何感情的脸上写满了目瞪口呆的表情。

    泰格勒也化作了石像,一动不动地呆立原地。也许是因为刚才看到了艾伦洗澡的场景,他的下半身现在正处于令人害臊的状态。

    “啊”

    在数秒的沉默之后,泰格勒发出了声音。但他的头脑中还是一片混乱。

    想要引导自己说出合适话语的意图在迷茫和发狂的边缘让他想起了艾伦刚才说的“符合这种身份的言行举止”这句话。

    “请不必在意我。”

    泰格勒没有丝毫掩饰之意,光明正大并且毅然决然地说出了这句话。伴随着立刻响起的惨叫声,一个木桶丢了过来。

    “哦你看到了他的身体”

    把幼龙鲁尼埃送到龙厩,便回到办公室工作的艾伦听到摇晃着饱满胸部跑过来的莉姆如此汇报,反而一副兴趣十足的样子。

    她刚刚浸过水的银发散发着润泽的光辉。

    “我还没有看过呢,感觉如何”

    “我没有感想。”

    蓝色的双眸中充满了愤怒的神色,莉姆吐出有些灼热的气息。

    “他的行动应该受到进一步的限制。”

    “他好不容易才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哦也有不少跟他相处和睦的士兵和厨师。”

    “俘虏适应这里的生活有什么意义”

    “我还在等待对他说出成为我的部下的时机。”

    莉姆叹了口气。

    “也有人对他的行动十分反感。士兵之间可能也有派系。”

    莉姆解释说,对泰格勒怀有好感的团体和对他怀有敌意的团体可能会产生对立。

    “你不觉得即使把泰格勒关在房间里,也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吗”

    “总有一天他会离开这座公宫。如果付了赎金,他会回到布鲁奈;如果不能支付赎金,那么他就会被卖给穆奥吉奈尔的奴隶商人。”

    “所以说,他还有成为我的部下这个选择。”

    艾伦从堆在办公桌上的文件中抽出一份,拿给莉姆。虽然有些惊讶,但莉姆还是读完了这份文件。愤怒的感情从她的眼中消失了。

    “布鲁奈的局势很糟糕啊。”

    “我也大吃一惊。离迪南特战争结束还不到一个月,没想到就变成了这样。”

    这是作为吉斯塔托的大使在布鲁奈逗留的人,还有为了刺探情报而伪装成行商,在布鲁奈国内四处奔走的人发来的报告总结。

    简而言之,现在的情况如下。

    布鲁奈有发生内乱的征兆。

    “失去了王子的国王处于灵魂脱壳的状态。他抛下政务,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肯出来。大贵族隔岸观火,没有人阻止国王。”

    “而且,布鲁奈国内争夺第一第二的冈隆和泰纳尔迪耶从以前起关系就很恶劣。还没过去几天,他们两人之间的对立就变得激烈起来。不过”

    对于艾伦她们来说,这些事绝非事不关己。

    莱特梅利兹和布鲁奈王国接壤。

    倘若布鲁奈卷起了战火,即使她们不想置身其中,被殃及的可能性也很大。

    “他们没空对付泰格勒。从泰格勒的反应来看,单凭阿尔萨斯也准备不了赎金。”

    “这么说来,您为什么要设定如此高昂的金额”

    “因为弓。”

    在办公桌上撑着自己的脸颊,艾伦叹了口气。

    “比如俘虏了一位优秀的剑士,会根据他的能力设定金额吧决定那家伙的赎金金额时,我重新看了一遍条约,发现里面对弓技的衡量实在是惨不忍睹。对布鲁奈来说,可能他们这样的人怎么样都无所谓吧。”

    听到艾伦口中的金额,莉姆依然面无表情,但她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

    “虽说降低金额也不是不行,但是我故意违反条约是有理由的。我并不是想要制造同情心这种无聊的前例。”

    “那么,泰格勒威尔穆德卿恐怕付不了赎金吧。”

    “穆奥吉奈尔云云本来只有一半威胁的意思,这样下去说不定会真的变成那样呢。”

    “所以,您要让他成为您的部下”

    “他的弓技值得爱惜。人品方面也没什么问题。继续培养下去的话,应该可以留在我的身边工作吧。也许他还能更有出息。”

    艾伦噗嗤一笑,继续说道。

    “现在我的考虑是到期限日的时候再邀请他一次,毕竟已经被他拒绝过了呢。要是连着两次被拒,就事关我的名誉了。”

    总算平复心情的莉姆提出了疑问。

    “但是,赎金真的付不出吗如果我是冈隆或者泰纳尔迪耶,现在这样倒不如说是一次绝好的机会。替泰格勒威尔穆德卿缴纳了赎金,就可以强卖他的人情,也会给周围营造出一种自己连小贵族都不会放弃的假象。”

    “就我个人来说,是不愿意把泰格勒交给冈隆或泰纳尔迪耶之类的家伙啊。那样做实在有些浪费,而且对泰格勒也没有好处。你知道他们两个对领民有多残虐吧还有,他们是地道的布鲁奈贵族。肯定对弓怀有强烈的蔑视。”

    回想起在井边和泰格勒的对话,艾伦露出了复杂的表情。

    “总之,就让他继续现在的方式生活吧。你向士兵们转达,有什么不满尽管告诉我。”

    “哦沃鲁恩伯爵吗”

    听完了玛思哈斯的讲述,这位贵族露出了同情的表情。

    “迪南特一战是近年来罕见的惨败之战。不仅兵力损伤严重,还死了好几位有名的贵族。”

    “嗯。但是,泰格勒威尔穆德卿虽然被捕,现在他还活着。老朽作为他亡父的挚友,无论如何都想把他救回来。”

    这里是一位与玛思哈斯相识的贵族的宅邸。

    这位贵族颇有权势,玛思哈斯被带到的客厅中铺设着穆奥吉奈尔出产的高价地毯,墙壁上还装饰着用黄金制造的小鸟雕像。椅子上盖着雪豹毛皮,为玛思哈斯端来的葡萄酒也倒在水晶杯里面。

    这已经是第五个人了。如果这里也不行,那就没有办法了

    其他可以拜托的人离这里太远,期限日也快到了。

    玛思哈斯一边在心中向众神祈祷,一边对面前的贵族低下头去。

    “拜托了。无论花费多少时间,我一定会把钱还回来的。可以请您行个方便吗”

    沉默降临于两人之间。

    “十分抱歉。”

    那位贵族将同情的视线投向玛思哈斯的后脑勺。他打破了沉默,静静地说出了这句话。

    玛思哈斯不由得想要做出哭泣这种不符合年龄的举止,但他拼命握紧拳头,强忍住这份心情。

    “如果是在迪南特的战争发生之前,即使玛思哈斯卿不求我,我也会二话不说地帮这个忙。但是最近的局势您也知道吧”

    说到这里,这位贵族犹豫了一下。接着,他又斩钉截铁地说道。

    “这个国家要发生内乱了。而且,就在不久的将来。”

    “在冈隆公与泰纳尔迪耶公之间。”

    如此回答的玛思哈斯一脸疲惫,他的眼神和声音都疲软无力。

    最近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听到这样的话题。

    莱古纳斯王子的战死对国王给予了沉重的打击。他放下政务,封闭了自己的心,甚至一直闭门不出。

    而对此求之不得的大贵族都暗中做出想要夺取王宫的举动。

    身为国王远戚的冈隆和泰纳尔迪耶之间的对立日益变强。

    这样一来,先不提平时就跟随他们的贵族,其他人也要采取谨慎的行动。一旦行动有误,最糟的情况下可能会断送自己的家业。

    情报收集,与其他贵族的来往,还有紧急时刻的储兵都需要花费大量的金钱。因此,他们要尽量避免多余的花费。

    玛思哈斯道了谢,拖着沉重的脚步离开了宅邸。

    “还是不行吗。”

    深灰色染遍原本蔚蓝的天空。只是看上去就让人心生不安的厚重黑云层层涌现。要不了多久就要下雨了吧。

    玛思哈斯无法责备他们。即使是玛思哈斯自己,也不能为了帮助泰格勒交出自己的全部财产。

    他首先需要士兵保护自己的家人和在他的宅邸中工作的人们。身为要治理领地的领主,他可以做到的事非常有限。

    泰格勒,对不起蒂塔,巴特朗,对不起乌尔斯

    在倾盆大雨之中,玛思哈斯一言不发地赶回宅邸。

    5、城邑的战姬

    吉斯塔托的北部有冰雪四季不化的高山,东部是苍海,西部和南部与布鲁奈和穆奥吉奈尔接壤。

    这里的气候凉爽,冬天比其他国家略长。由于拥有分布于各处的针叶林,也被称作“雪与森之国”。

    盛产土豆和苹果,中央有一个渔业发达的内海,此外还有多处金银矿山。

    吉斯塔托成立于大约三百年前。

    那时这块大地上有超过五十个部族在争夺霸权。

    在一百年的战争中,经过灭亡、分散和被其他部族吸收的过程,部族的数量减少到三十多个。就在这时,一个男人现身于大地之上。

    “我是黑龙的化身。”

    如此自称的男人宣称,只要跟随自己就可以获得胜利。

    几乎所有的部族都在嘲笑他,只有七个部族相信了他的话并遵从于他。

    作为忠诚的证明,各个部族选出了族内最美丽且最精通武艺的女孩嫁给了他。

    男人向七位妻子授予称为“龙具”的强力武器,庄严地宣布。

    “从今往后,你们就是战姬。”

    在这之后,男人率领的七大部族接二连三地战胜了其他部族。

    男人在统一之后继续战斗,消灭了周边诸国使领土得以扩大。

    至此,吉斯塔托王国终于确立。

    身为国王的男人将国土分为七个公国,把自治、征税和征兵等特权分别交给各位妻子。

    “比战姬地位更高的人只有吉斯塔托的国王。无论是什么人建立了怎样的战功,都不能破坏规矩。”

    国王向诸位战姬明确宣告。

    “战姬要向国王跪拜,拥护国王,为了王而战斗。你们不要忘记这一点。”

    摆在王座旁的烛台火焰投射在大笑的国王身上,在地板上投下了浓浓的黑影。

    那道黑影看起来绝非他物,正是龙的形状。

    “虽说这是神话,还是有些不得要领呢。”

    在读完吉斯塔托的历史书后,这是泰格勒说出的第一句感想。

    他此时正在公宫的屋顶上。

    今天的天空晴朗无云,气温适宜。

    从公宫内的书库借来书籍的泰格勒坐在屋顶的斜面上,盘着腿仔细阅读。

    他来到屋顶上的理由很简单。书库内太过昏暗,而且今天的天气不错。

    向下俯视可以看到高大的树木点缀在四周,布置着花坛与长椅的中庭。

    由于公宫被城墙和防御塔围了起来,泰格勒看不到远方。但是,一望无际的天空越过城墙,送来了习习凉风。

    如果昨晚没有睡够觉的话,他一定会在这里补个午觉。

    “这是其中最简单的历史书吗”

    露出吞下苦水的表情,泰格勒注视着在膝盖旁边摊开的书籍。

    泰格勒本来就不了解吉斯塔托的文字,阅读这些比他想象中还要费劲。

    而且,历史书中到处都是专门用语和古语,麻烦的措辞等等难以读通的部分一处接着一处。实际上他只能理解一半。

    监视者路里克站在泰格勒所在屋顶正下方的走廊中。泰格勒拜托他帮忙的时候,他这样回答。

    “泰格勒威尔穆德卿有事相求,路里克愿不惜余力地给予帮助。但是,我也看不懂复杂的文字。”

    然后,泰格勒让他亲自读了一下,结果反倒是勉强接受过伯爵教育的泰格勒可以看懂更多。

    “十分抱歉。”

    “不,请不必在意。是我的要求太强人所难了。”

    这并不属于士兵的工作,已经达到了学者的领域,所以变成这样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你知道有什么人擅长阅读这种书籍吗”

    “倒也不是没有。”

    路里克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虽然这句话很难说出口,不过他们都不怎么喜欢泰格勒威尔穆德卿。您干脆试着拜托战姬大人或莉姆艾丽莎大人吧。”

    “是这样吗”

    本来只是凭借半分兴趣,半分消磨时间的意图才读了这些书,所以他有些犹豫。

    可是,书中确实有一些令他在意的单词,泰格勒还是想问问艾伦。

    正当他抱着胳膊考虑时,一个小小的黑影飞到了屋顶上。那是幼龙鲁尼埃。

    泰格勒面带笑容地伸出了手,但鲁尼埃却不感兴趣地转向一边,爬上屋顶,在光线充足的地方团起了身体,开始晒太阳。

    真是像猫一样的龙啊。

    妨碍它就不大好了,泰格勒站了起来。

    他随意地眺望着下方的风景,艾伦的身影忽然出现在视野一角。

    艾伦以一副在警戒他人视线的样子迅速地穿梭于树林之间,向城墙方向靠近。如果不是因为泰格勒站在屋顶上,恐怕不会有人发现她。

    “路里克。我去问一下艾伦,可以请你回房间吗我谈完之后就会自己回房了。”

    “我明白了。”

    目送着离开走廊的路里克,泰格勒夹着历史书,往屋顶上一蹬,跳向了空中。

    他冲向下方的树丛,顺利地抓住树枝减轻冲击力,又利用反弹力再次跳起,最后降落在地面上。

    泰格勒站起身来,正在修剪花坛的花匠姑娘一脸惊愕地注视着泰格勒。

    脸上浮现起苦笑的泰格勒小跑着离开中庭。他穿过茂密的树林缝隙,总算追上了艾伦的背影。

    “你在干什么”

    他出声呼唤,被吓了一跳的艾伦肩膀微微颤抖,回过头来。

    “为、为为、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啊”

    泰格勒惊讶地盯着满脸通红怒视自己的艾伦。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艾伦会不安到了声音发颤。

    还有她的打扮。她长长的银发在脖子旁边绑起,身上的衣服也是干净却毫无赘饰的麻布衣服。

    虽然艾伦的腰间还别着长剑,但是剑鞘和剑柄上都裹着白布,看起来并不显眼。

    这样的她简直就像市井女子。虽说那种地方很少有这么漂亮的女孩就是了。

    “我有话想问你,然后就偶然看见了你。”

    虽然认为她的装扮和态度有些奇怪,泰格勒还是坦率地回答。

    “偶然看见”

    艾伦一脸讶异,她似乎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她抓住泰格勒的胳膊,擅自拉着他走向城墙。

    “没办法了。你也跟我来吧。”

    “去哪里”

    “外面。”

    他们来到城墙外侧,从一个缓坡上跑下。跑了大约半贝尔斯塔约五百米后,城邑出现在前方。

    节次鳞比的居民住宅均是用石头砌成的,屋顶则大多是黑色或褐色。

    由整齐的石阶铺设而成的街道十分宽阔,连大型马车都能轻松通过。

    旅行者、市民、商人、官员和工匠等形形色色的行人在街头错身而行,马路旁边排列着数家露天小摊。

    主妇们聚在一起谈笑,商人们扯着嗓子大吼,而站在路旁角落的吟游诗人正在弹奏三弦琴。

    “好像比尼斯还要热闹啊。”

    跟只去过一两次的布鲁奈王都相比,这里让泰格勒不禁露出了微笑。吉斯塔托口音的语言和文字,铜币和银币交错往来的场景对他来说十分新奇。

    泰格勒面带佩服的表情审视着奇形怪状的玻璃工艺品和素烧陶器。

    看到几乎快从木箱里溢出的新鲜水果和倒吊的肉块,他的肚子也开始咕咕叫了。前方不远处传来了蘸着黄油的土豆香气,他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

    不经意间,与自己同龄的少女们从他的身旁走过。这些少女看着泰格勒,纷纷噗嗤一笑。

    “我看起来有那么垂涎欲滴吗”

    “这也是原因之一啦。”

    身旁的艾伦一脸正经地回答,接着把她洁白的手指伸向泰格勒的头顶。

    “你的头上可是顶着这东西呢。从走出城墙之前就一直在那哦”

    露出了揶揄笑容的艾伦手心躺着一枚树叶。

    泰格勒抓了抓头发,向艾伦道谢。他完全没有注意到。

    “到底是在哪里沾上的难道你有一头栽进树丛里吗”

    这时泰格勒才第一次提起自己是如何发现艾伦,又是怎样追了上来。

    这是因为在进入城邑之前,艾伦一直没有说话,而且她身上好像有一种不管问什么都不会回答的氛围。

    “你是猴子吗。”

    一脸惊愕的艾伦冷冷地说道。这让泰格勒不禁有些受伤。

    “不过,屋顶啊。今后应该把那里也纳入考虑范围吗不,会做这种事的人也就只有这家伙了”

    “我有很多事情想要问你,可以吗”

    看着低下头去开始思索的艾伦,泰格勒客气地说道。

    “你为什么要像那样偷偷摸摸地离开公宫”

    听了泰格勒的提问,艾伦像是不明白问题的意思一样歪起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9节 | 魔弹之王与战姬小说 | 魔弹之王与战姬网-[日]川口士|翻译dying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