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袋。

    “你问为什么,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这次轮到泰格勒歪起脑袋了。

    站在蒸土豆小摊前的两人以奇怪的眼神面面相觑。卖蒸土豆的小贩故意大声地咳了几下。

    于是,泰格勒先买了两个土豆,和艾伦一起离开了这里。这时他不由得认为在与士兵们的赌博中赢到钱真是太好了。

    放在素烧杯中的土豆上涂满了由于热量开始融化的黄油。

    黄油的甜甜香味和蒸腾的热气混在一起,勾起了泰格勒的食欲。

    他把其中一个交给艾伦,走到了附近的广场。两人坐在从花坛中的绿叶旁边。

    用樱桃小口咬住土豆的艾伦露出一幅觉得十分美味的表情。

    “你挑得蒸土豆不错呢。值得表扬。”

    听到露出笑脸的她用装模作样的口吻如此说道,泰格勒有些惊讶。

    “难道这个还有好和不好的区别吗”

    泰格勒提问。此时的他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土豆上,体会着那种热乎乎的感触,连自己的舌头都差点被烫伤了。

    “不好的有很多啊。比如土豆太小,蒸熟的分寸不对,温度太凉,黄油的分量不够等等这个的黄油融化程度刚好,吃起来感觉很不错呢。在土豆上稍微洒点盐也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看来你很喜欢嘛。”

    是啊艾伦面带着满面笑容表示肯定。她像是有些怀念地眺望着远方。

    她的视线前方是正在表演的人偶师,在他身边聚集着成群的小孩。

    “吉斯塔托的冬天有时会寒冷到出现冻死者。到了晚上,寒气会穿过用石块砌成的厚重墙壁,毫不留情地钻入房内。孩子们聚集在燃烧着熊熊火焰的暖炉前,挤在一起披上毛毯。然后品尝暖暖的牛奶以及蘸满黄油的蒸土豆,就这样度过冬天的夜晚。”

    泰格勒仿佛看到了那副让人想要露出微笑的温暖场景。

    但是与此同时,他也用奇异的眼神盯着艾伦的侧脸。

    泰格勒从似乎在怀念遥远过去的艾伦脸上感到了一丝不协调。

    简直就像是在小镇或村庄里长大的女孩会说的话

    对于作为战姬公国的大小姐成长至今的人来说,这样的体验有些太过朴素了吧。

    是不是我想太多了呢。她也根本没有提起这是自己的经历。

    片刻之间,两人只是沉默着咀嚼蒸土豆。大概吃完之后,泰格勒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问道。

    “难道你是来视察城邑的吗”

    “你总算觉察到了。”

    艾伦摆出“事到如今还这么说”的表情看着泰格勒。

    “泰格勒有没有偷偷跑去城邑的经历”

    “只要骑着马正常地转一转就行了。没必要偷偷摸摸的。”

    “好羡慕啊。”

    似乎是发自心底这么认为的艾伦叹了一口气。

    “这是现在我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装作普通女孩的样子在城里四处走走。”

    艾伦的生活中经常会出现暗杀者。

    走在城邑里一定需要大量的护卫。

    “所以我向你搭话的时候,你才那么慌张啊。”

    “你这个家伙总是在各个方面让人大吃一惊呢。”

    “抱歉。”

    有些过意不去的泰格勒向她道歉。

    艾伦强行拉走泰格勒也是为了避免他说出自己的行动吧。尤其是向莉姆。

    她一定是想随心所欲地独处一会。

    “这样我们就扯平了。不必在意。”

    艾伦笑着吃完了土豆,把素烧杯放在地面上站了起来。

    “可以扔在路边吗”

    在布鲁奈的王都尼斯,这样的行为很不体面。所以泰格勒提出了疑问。

    “虽然不能放在石板路上,不过放在土地上就没关系了。有人会靠捡这种东西换点小钱。”

    “啊啊,这件事我知道。即使是摔碎而不能使用的素烧杯,也可以碾碎成粉末,跟粘土混合在一起。”

    泰格勒一边回答艾伦的话,一边把空掉的杯子放在地上。

    “泰格勒,你找我有什么事跟你小心翼翼捧在怀中的书有关系吗”

    “我有好几个想问你的问题,不过这一次就算了吧。”

    艾伦点了点头转过身来,向泰格勒直直地伸出手去。

    “那么,在我满足之前就陪着我吧。两个人一起漫步也蛮新鲜的呢。”

    泰格勒和艾伦在城中逛了各种各样的地方。

    对于很少离开阿尔萨斯的泰格勒来说,映入眼帘的事物都非常稀奇。

    这座充满活力的城市就好像集齐了世间的一切。

    “这是什么”

    “黑麦酒。就连不怎么强壮的小孩都常喝。要尝尝看吗”

    一口气喝干灌在巨大陶杯里的黑麦酒,泰格勒又把视线移向其他露天小摊。

    “那是什么”

    “蘑菇和土豆的干蒸。吃的时候还要配上酱黄瓜的小菜。”

    泰格勒将冒着热腾腾蒸汽的干蒸食品填入胃袋,再用酱黄瓜清了清口。

    “这个呢”

    “酥炸鲑鱼。”

    泰格勒的嘴巴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贪婪地咀嚼着鲑鱼。

    “这个。”

    “在面包上涂抹蜂蜜和苹果酱不过,这是怎么回事你感兴趣的东西全是食物啊。”

    艾伦一脸惊愕地看着咬了一口面包的泰格勒。总感觉泰格勒的行动就是不断重复提出问题然后吃掉的过程。

    “每一种都很好吃哪。你不也吃了很多嘛。”

    “这是我自己的钱,吃什么应该无所谓吧。”

    教训泰格勒的艾伦自己也在吃着同样的东西。两个人并不是友好地分而食之,而是各自买下一人份的食物。

    “不,我也吃了不少了,你的肚子里居然能填进相同的分量吗”

    “以前城邑中举办过吃土豆大赛。我可是吃掉了三十个像刚才涂满黄油的蒸土豆那么大的土豆。”

    面对没有夸耀之意,只是淡淡解释的艾伦,泰格勒差点丢掉了正在吃的面包。

    从她的樱桃小口和没有赘肉的体型来看,这种事根本无法想象。

    “食材从厨房里消失的时候,肯定第一个怀疑你啊。”

    “我确实偷过一次。后来还毕恭毕敬地向厨房长低头承认。结果他回答说这里的东西全都属于艾丽奥诺拉大人,您不必偷偷摸摸,只要光明正大地吃掉就行了。”

    然后我就再也没偷吃过了艾伦不甘心地撅起了嘴。

    “不是挺好的人嘛。不过,我只要偷吃一点,对方就会勃然大怒呢。”

    “这样的他才是优秀的厨房长啊。我很喜欢他的坦率。”

    我是被侍女骂的就是了。还是比我小的侍女。

    不过,看着感慨万千的艾伦,这句话他很难说出口。

    “告诉你哦,平时的我可不是想吃多少就吃多少的。”

    挥舞着油炸食品的铁串,艾伦强调说。

    “我在公宫的食量一直比较节制。毕竟不能频繁地跑来城邑,想吃新料理只限于这一天。虽然有些费事,不过为了了解领民们的生活,这也是必须的。”

    “你以为自己脸上沾着果酱的样子有什么说服力吗”

    你看泰格勒说着取出了手绢,擦拭着艾伦的脸颊。

    吓了一跳的艾伦睁圆了眼睛,慌忙移开了变得通红的脸庞。

    “怎么了”

    “不、不,没什么真是的,居然趁我放松警惕”

    嘟囔了好一会后,艾伦像是为了平复心情一样猛烈地摇着头,重新看向泰格勒。

    “啊,你瞧,你的嘴边也沾上果酱了。”

    红色的眼瞳中闪耀着喜悦的笑意,艾伦伸出了洁白的细长手指。

    她擦掉了泰格勒嘴角上的果酱,直接塞入自己口中。

    艾伦的动作中同时包含着一丝可爱与娇媚,于是泰格勒也不好意思地移开了脸。

    “好了,接下来是那个”

    不顾泰格勒的反应,艾伦快活地说道。她指着一家不远处的射靶小摊。

    规则是用玩具弩弹出坚果子弹,将排列在台上的骑士人偶打倒,便可以获得与倒掉人偶相应的奖品。

    骑士们的大小和造型各异。越是高价的奖品,对应的骑士似乎就越难倒下。

    “要打倒哪个呢”

    虽然是玩具弩,但毕竟是弩。这是泰格勒仅次于弓的擅长领域。

    作为武器来说,弩的机械性过强,这一点他不怎么喜欢。不过,只是游戏的话就无所谓了。泰格勒不知不觉地燃起了干劲。

    “嗯,那个和那个吧。”

    艾伦指向和其他人偶相比最大的人偶,看起来根本没法用坚果打倒。骑士的脚很大,腰也蹲得很低,有种沉甸甸的稳定感。

    “两个吗。”

    “一次可以打四发。是你的话应该能做到吧”

    把铜币递给坐在台边的男人,艾伦以理所当然的口吻说。

    “嗯,既然你这么说”

    泰格勒接过玩具弩。

    他随意地射出第一发子弹。

    子弹从人偶们的头顶飞过,打在了小摊后面垂下的幕布上。这发子弹是为了解弹道而射,所以无关紧要。

    第二发子弹瞄准了艾伦指定的两个人偶中较小的一方。

    “啪”的轻微声音响起,坚果子弹漂亮地打在人偶的脸上,人偶只是大幅晃动了几下,没有倒下。

    “嗯,好可惜。”

    把手搭在嘴角边的艾伦似乎很不甘心。

    她没注意到吗

    泰格勒一瞬间以充满疑惑的眼神看向艾伦,看到她回以讶异的表情,他就像是在说“没事”一样摇了摇头,把视线重新投向人偶。

    看来她真的没注意到啊。也许她是看漏了那个无关紧要的细节吧。

    泰格勒没有说出心里的话。他观察了一下第三发坚果子弹,思考着该如何是好。

    从刚才人偶摇晃的样子来看,这其中一定有什么机关。应该是在绝大多数顾客都看不到的人偶后面摆上了支撑物吧。

    虽然让人偶倒下并不是难事但问题在于倒下之后。

    他射出第三发子弹。这一发穿过人偶两腿之间的缝隙打在台子上,反弹回来之后击中了人偶。

    从背后被压倒的人偶干脆地向前倒下,从台子上掉了下来。

    “哦哦,干得漂亮”

    艾伦像个孩子一样嚷嚷着“太好了太好了”,而摊主一脸懊恼地咋了下舌,捡起了人偶。他怒视着泰格勒。

    “你刚才是从后面打倒的,所以不算数”

    泰格勒无视了男人的话,射出了第四发。

    这一发子弹瞄准了第二个人偶的左边,打在台子上之后又反弹向人偶的肩膀侧面。人偶晃了几下,也从台子上翻落在地。

    “”

    男人以震惊的表情交替看向台子和人偶。

    泰格勒露出亲切的笑容拍了拍男人的肩膀,对他耳语。

    “我只要这两个。所以,你能不能就此作罢啊。”

    “什么意思”

    “你也不想让大家知道你在作假,引起一场骚动吧只要你老老实实地交出奖品,我就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你只要继续若无其事地经营小摊就行。提醒你一句,没有几个人能做到我刚才所做的事。”

    “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男人擦掉冷汗,面带局促不安的脸色盯着泰格勒。

    “只是射出了一两发子弹,你是怎么知道的”

    “无论哪里都有做这种事的人。我也是在更年幼的时候被类似的懊悔和烦恼折磨过很多次呢。”

    泰格勒耸了耸肩,与男人相识一笑。

    交易成立。

    奖品是像小孩一样大的熊玩偶,还有一条华丽的紫色缎带。

    “虽然价格便宜,奖品的质量倒是不错嘛。”

    泰格勒说完,摊主哈哈哈地大笑。

    “如果不拿出好一点的奖品,也不会有客人光顾啊。”

    原来如此。正是由于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交出奖品,所以才要给客人展示上等的诱饵。

    泰格勒把玩偶放在巨大的麻袋中背了起来,顺便把历史书也一起放了进去。缎带则原地扎在了艾伦的头发上。

    “怎么样,合适吗”

    泰格勒没有立刻回应。这是因为他认为没有比紫色缎带和她瀑布般的银发更般配的事物了。

    “嗯,很漂亮。”

    泰格勒坦率地说出了自己的感想。对于只能说出老套赞美的自己,他不禁有些惭愧。

    “是、是吗。看来这种小摊出人意料地值得一试呢。”

    双颊绯红的艾伦轻轻地碰了一下缎带。

    “我对这类游戏没什么兴趣,不过既然一个人来不会被别人看到嗯,偶尔试一下也许不错”

    艾伦可能是因为害羞而快速说话的模样十分可爱,这让泰格勒忍不住想要露出微笑。

    “话说回来,没想到你会对玩偶感兴趣呢。”

    “啊,那个是给莉姆的。不是给我的。”

    艾伦回以出人意料的话。

    “哎”

    “我仿佛已经看到回去的时候被她怒吼的场景了。必须要想办法消消她的气啊。”

    “用这个可以吗”

    “可以可以。莉姆搂着软乎乎的玩偶,皱着眉头说以后注意一点的表情已经浮现在我脑海中了。”

    泰格勒完全想象不到。

    两个人拐入另一条道路,避开人群漫步了片刻。

    艾伦在一家酒馆门前停下了脚步。

    “这家店的料理做得不错。我去看看里面有没有空位,你在这里等一下吧。”

    泰格勒在原地等待,而艾伦推开门扉。

    天花板上吊着肮脏的煤油灯,昏暗店内的柜台和桌子几乎全部坐满了。将近三十位客人的热闹谈话声将小店埋没在一片骚动之中。

    艾伦在店内环视,找到了一个小小的空桌子。只有自己和泰格勒的话应该能坐下。

    想要出门叫来泰格勒的艾伦忽然停下了脚步。这是因为身旁客人们的对话声传入了她的耳朵。

    “布鲁奈怎么样了”

    “哎呀,现在那样发生内乱也不足为奇啊。”

    被问到的男人像是不知从何谈起地摇了摇头。从他们的装扮来看,两个人似乎都是商人。

    “冈隆公和泰纳尔迪耶公本来就会忽略国王做些恣意妄为的事,现在这种情况愈演愈烈了。一旦遇到反抗,他们就烧掉村庄毁坏城镇。接下来这个只是传闻,听说他们还会擅自给表示追随的贵族们授予官职或新爵位。这样做已经完全不把王放在眼里了。”

    “所以你也回来了。”

    “是啊。我可不想被卷进去。还是再观望一段时间比较好。”

    艾伦一言不发地走出小店。她向泰格勒耸了耸肩,笑着说道。

    “满座了。我们去其他地方吧。”

    结果还是没能找到不错的小店,泰格勒和艾伦随便找了个广场,吃了一顿黑麦酒和煎苹果的便餐。

    “这么说来,你想问的事到底是什么”

    在他们的话题告一段落之后,艾伦边喝黑麦酒边问。

    泰格勒瞥了一眼装有玩偶和历史书的麻袋,黑色的眼眸又盯向艾伦的腰间。在片刻的犹豫之后,他下定决心问道。

    “我读了一本历史书。里面有好几个让人在意的单词艾利法尔是这把剑的名字吗”

    “正是如此。”

    艾伦拿起包着白布的剑,把剑从剑鞘中拔出一指的宽度。

    剑柄和剑鞘之间露出了一小段散发着淡淡光芒的剑刃,空气产生了不自然的晃动。

    一阵风像是在嬉戏一般环绕四周,轻轻逗弄着泰格勒的头发。

    “看来它很中意你呢。”

    “你的话简直就像在说这把剑拥有自己的意志。”

    泰格勒抓着被风抚弄的头发说道。于是,艾伦将剑收入剑鞘,笑了起来。

    “可以这么说吧。它还有一个别名是降魔之斩辉只有战姬才能使用的剑。而它就是这把剑。”

    泰格勒没能立刻回答。他已经体验过两次难以置信的特殊经历。包括刚才就是第三次了。

    “历史书中还写着龙具啊风啊之类的词。由于看不懂前后文,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这把剑可以掀起风吗”

    “正确地说是可以操纵。你只看到我带马飞起和躲过巨矢,但是根据使用方法的不同,这般剑还能做到很多事。”

    “为什么在迪南特跟我对决的时候,你没有使用这把剑的能力”

    那是他赌上了性命的战斗。正是因为如此,艾伦的手下留情才更让他生气。

    “因为很愉快。”

    艾伦立刻回答了满脸不快的泰格勒。

    “如果我继续留在那个地方,其他人可能会被射中,所以我就只把它用在逃脱上了。我只是想要你的弓和我自己的力量比试一下。”

    “你居然会做出那么危险的事。”

    虽然不该由我来说啦露出了惊愕表情的泰格勒这么说道。

    “算啦,也没什么关系吧。不必在意。然后,你还有其他想问的事吗”

    “其他的战姬也持有类似的武器吗”

    “是啊。龙具没有重复,全部都是带有魔术、超出常识的武器。”

    艾伦抹杀了笑意,露出了仿佛置身于战场之上的认真表情。

    “经常有人说战姬一骑当千,但是实际上作为优秀的战士,一千骑根本无法与挥舞龙具的战姬为敌。据说还有战姬以单骑横扫了三千到五千骑兵。”

    怪物这句话哽在喉咙,泰格勒竭尽全力地克制住说出它的冲动。

    “也许这是一个很奇怪的问题,为什么你们不攻击布鲁奈或穆奥吉奈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0节 | 魔弹之王与战姬小说 | 魔弹之王与战姬网-[日]川口士|翻译dying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