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可以一骑当千的将领有七位。

    那么,即使为了守卫在国内留下一半,只凭三四人进攻,应该也能扩大疆土。

    现在已经到了即使是侵略,只要胜利就不会有人非难的时代。

    还是说吉斯塔托的国王对此并无所求呢。

    艾伦抱着胳膊,像是在思索一般,她的视线在空中逡巡。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国王太不可靠了。”

    艾伦干脆地说出了夸张的发言。泰格勒微微张开了嘴,他不禁语塞。

    这句话毫无疑问犯了大不敬之罪。而且,艾伦的语气中不带有一丝像是在开玩笑或是揶揄的善意和恶意。

    “你讨厌吉斯塔托的王吗”

    “虽然不讨厌,但也并不喜欢。总之,因为对方是王,我才把他当成国王对待。”

    艾伦似乎在说话的时候想起了让她看不惯的事,那张美丽的面孔上双眉颦蹙。

    “我们的国家一直保持着稳定与和平,但是仅此而已。在这数百年间,领土扩大从来没有成功过。历代的国王可能确实相当优秀,但是从来没有哪一位能让七位

    战姬都遵从于他。于是,由于畏惧战姬的力量,国王甚至会引发战姬之间的争斗。所以战姬们也装作遵从,私底下只拥护适合自己的王。”

    “情况很糟糕啊”

    泰格勒皱起了眉头。这是让他无法多说的一滩烂泥。

    “战姬不能成为王吗”

    “战姬要向国王跪拜,拥护国王,为了王而战斗。不能成为王。”

    听到她的回答,泰格勒歪起脑袋。

    也就说她们受到了某种东西的制约

    虽然有些难以理解,但这也并非不可能。

    泰格勒已经亲眼目睹了那种超越常识的力量。

    “现在的国王也是那样的男人。他只能让战姬在形式上向他跪拜,但是没有让我们心悦诚服的气量。而且他也没有那样的意志。疑心重,又阴险,总是考虑着如何削弱战姬的力量。他害怕我们的力量会用在他的身上,根本没有向他国进攻的智慧与心胸。”

    艾伦摇晃着银色的头发,叹了一口气。

    “智勇兼备,同时擅长政治和战略,兼具温柔与严厉,不会被感情蒙蔽双目,尽管如此也不会太过理性,一位充满正义感的王”

    “这样的要求有些太奢望了吧。”

    “我并不是想要发牢骚,我只是希望有位稍微明智一点的王。”

    “是吗。”

    如果国王陛下稍微明智一点吗

    对于泰格勒来说,这也不算是事不关己。

    “话虽如此,要是问我为了改变这种现状做了些什么,我也确实没做过什么。为了让莱特梅利兹的居民过上安稳的生活,我一直在积蓄力量,但我从来没有想过拥立对自己更为有利的国王,也不打算让现任的国王走上明君之路。”

    “不要说这种妄自菲薄的话。”

    泰格勒忍不住插嘴,说出了带有自嘲意味的话。

    “我们家的家训是身为猎人,不可携带箭矢过量,不可狩猎野兽过度。”

    “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狩猎的时候箭矢是必需品,但是携带过多就会导致行动不便。狩猎野兽固然重要,可是如果猎杀到无法带走的程度,山岭和森林的环境就会变得很奇怪。”

    “这也就是说,无论是做什么事,恰如其分才是最重要的吗”

    “虽然这样说有些装模作样,不过你已经做好了自己的分内之事。看到公宫和这座城市就能明白了。只是没有越矩的事,并不算是恶劣或没用。”

    艾伦的红色双眸中绽放着不可思议的神色,她紧紧盯着表情认真的泰格勒。

    “你”

    她的低喃被忽然吹来的风抹去了。

    带来了寒冷空气的凉风抚弄着银色的长发,提醒他们夜晚即将降临。

    “刚才,你为什么”

    泰格勒皱着眉头问道,但艾伦没有回答,只是气势十足地站了起来。

    “没想到居然被你安慰了。”

    艾伦的脸上浮现起充满活力、一如既往的笑容。她回头看向泰格勒。

    “但是,我还是要向你道谢。我也有点打起精神了。”

    是吗他只回应了这一句。泰格勒坦率地想到,虽然从他的立场来说这样做有些奇怪,但是只要她能振作起来就好。

    艾伦正打算扔掉煎苹果的芯,听到猫叫声的她忽然停住了手。她移动视线,在附近的树下找到了一只黑毛的小猫。

    脸上浮现起开心表情的艾伦在那里蹲下,用手里的苹果芯逗弄小猫。

    “你喜欢猫吗”

    “以前曾经养过。它们可是捉老鼠的贵重宝物呢。可惜现在只剩下鲁尼埃了你饲养过什么吗”

    “倒也不算是饲养啦。我小时候领养过一只退休的牧羊犬。”

    泰格勒歪着脑袋回想当时的事。

    “它的身体很大,体毛也很蓬松。是个平时总在睡觉的家伙。”

    “反正你接下来肯定会说最适合当午睡的枕头了之类的吧”

    “你怎么知道”

    “这点小事”

    得意洋洋地张开嘴巴的艾伦没能说出下面的话。

    “呀呜”

    她发出了可爱的惨叫声,迅速向后飞退,紧紧地抱住了泰格勒。由于突然被她抱住,惊慌失措的泰格勒一不小心说出了多余的话。

    “这、这种根本不符合你风格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泰格勒的脚被狠狠地跺了一下。

    “给我走到那边的小巷里去。要不然我就切断你的舌头,让你没法再次说出失礼的台词。”

    腰间的剑发出“咯锵”的响声,艾伦满脸通红地怒视着泰格勒。

    “啊,抱歉。刚才我确实失言了。”

    “真是的你以为我会发出棕熊或野猪那样的惨叫声吗”

    “”

    “原来你就是这么认为的啊。”

    腰间的剑再次发出响声。白银的刀刃露出少许。

    “没那么认为没那么认为”

    泰格勒慌忙挥手否定。

    “话说回来,你到底是被什么吓了一跳”

    泰格勒看向艾伦的脚边,一只闪耀着黑色光泽的虫子抽动着触觉感官,正在向前方蠕动。

    用脚尖赶走虫子的泰格勒一脸惊愕。

    “这种东西哪里都有吧公宫被打扫得很干净,也就不提了,来到战场上总归会看到的吧。”

    关于公宫那部分的解释,是泰格勒考虑后才说出来的。

    顺便一提,泰格勒在狩猎的时候经常在山岭和森林中看到虫子,所以他早就习惯了。

    “看见是会看见,但是不管怎么说,讨厌的东西还是会讨厌。”

    这么回答的艾伦的表情与其说是厌恶,更像是害怕。

    她那如同小孩子生气般的表情与举动十分可爱,泰格勒忍不住喷笑起来。

    “有、有什么奇怪的”

    “不,该怎么说呢。我有点放心了。原来你也有不擅长对付的东西啊。”

    “你”

    艾伦满脸通红地瞪了一眼泰格勒,但她似乎没有想到反驳的话。她“哼”了一声,裙摆翻动。

    惹她生气了吗。

    泰格勒有些困惑地抓了抓头发。虽然他只是说出了真心话,但是对她来说也许是一种侮辱。

    然而,就像是在告诉他过虑了一样,向前走出几步的艾伦摇晃着银色长发,转过头来瞥了一眼泰格勒。

    “快点跟上来。不然就不管你了。”

    泰格勒慌忙追在艾伦的身后。

    回到公宫的他们看到莉姆正站在城门前。

    虽然她的表情还是一如往常地不带有丝毫感**彩,不过那对冰蓝色的眼瞳中笼罩着让泰格勒不由得缩起身体的怒气。

    “你们回来得真晚啊。”

    “太阳还没下山吧。给你,这是礼物。”

    巧妙地回避了莉姆带刺的声音,艾伦以习惯的动作把装有玩偶的袋子交给莉姆。莉姆露出想要说些什么的表情,但还是先看了一眼袋子里面的东西。

    “这、这是”

    “你喜欢吗其实我就是为了把这个送给你才跑去城邑的。”

    艾伦得意洋洋地说着大话,而覆盖在莉姆身体周围的怒气眼看着一点一点地消失了。

    “请问有没有人盯上您”

    “很遗憾,没有。”

    “我明白了。不过,下次去城邑的时候请让别人陪您一起去。”

    接着,莉姆忽然将视线移向泰格勒。

    “你为什么要回来这应该是一次绝妙的逃跑机会吧。你是拥有回家的足够信心呢,还是单纯只是搞不清楚状况的白痴”

    “请夸奖我为通情达理的男人。”

    “看来是白痴这一方啊。”

    莉姆用尖酸刻薄的话语挖苦泰格勒。

    “既然他已经回来了,再责备他就有点残忍了吧。而且,弄到这份礼物的人就是泰格勒哦。”

    艾伦从旁插话,莉姆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陷入了沉默。

    “莉姆,我会带走泰格勒。你就回自己的房间吧。”

    艾伦挥了挥手,而莉姆叹了一口气,脸上恢复为冷淡的表情。

    她沉默地行了一礼,提着袋子走开了。在泰格勒看来,她的脚步显得十分轻盈。

    “怎么样,跟我说的一样吧。那么,去追那个家伙了。”

    “追是什么意思”

    泰格勒一脸讶异地看着艾伦。

    “让你见识一下有趣的事。”

    艾伦迅速地迈出步子,于是泰格勒只好跟她并肩前行。公宫内负责警备的士兵注意到他们之后纷纷行礼,但艾伦只是轻轻地向他们挥了挥手。也在点头打招呼的泰格勒忽然注意到一件事。

    “我这样跟着你合适吗”

    泰格勒之所以会这么问,是因为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正是在公宫内闲逛时被路里克禁止前行的场所。

    “一般情况下不可以吧毕竟这一带是女性的房间。”

    按照等间距排列着数个房间的笔直走廊向前方不断延续,有好几个房间中都传出了女孩子的说话声。

    “现在就可以吗”

    “我向你予以特别许可。接下来,我们要扼杀脚步声,慢慢地前行。”

    艾伦停在了某个房间前,确认了四周只有他们两个后,就静静地把手伸向长剑。她小声咏唱着咒文。

    泰格勒可以感觉到空气在震动。艾伦使用了银闪的力量。银发的战姬露出了像是恶作剧的小孩一般的表情。

    “用这个打开门,莉姆绝对听不到声音。”

    “剑会哭的哦。至少我是这把剑的话,肯定会哭的。”

    泰格勒不禁想到,这把剑实在是太可怜了,它又不是为了偷窥而制造出来的。长剑向这么想的泰格勒脖间吹去了一阵如同在发牢骚的风。看来它果然很不满啊。

    “没事,还是看一看吧。你也想知道她会怎么处理那份礼物吧”

    听她这么一说,泰格勒倒是有些在意了。毕竟那个玩偶是他弄到手的。

    既然艾伦都这么说了,应该不会遭到什么过分的待遇吧

    虽然他们没有发出声音,但还是有被莉姆发现的可能性。泰格勒把手搭在房门上,慎重地推了一下门,与艾伦两个人从细细的门缝中偷窥房内。

    莉姆坐在床上,紧紧地抱着熊玩偶,同时还用脸颊蹭着它。虽然看不到她的表情,不过从她的动作可以轻而易举地想象出来。

    但是,比这幅场景更让泰格勒惊讶的是房内装饰了好几只熊玩偶。

    从莉姆平时的冷淡表现来看,这根本让人无法想象。

    在泰格勒和艾伦的视线前端,她开心地抱着那只熊。

    “你的名字叫什么好呢。阿雷库赛,这个之前用过了既然你的眼睛是石榴色的,那就叫你格拉纳特吧。”

    连名字都取好了吗而且还是每只都有

    他已经忍到了憋住气息继续偷窥的极限。

    泰格勒关上房门,与艾伦四目相对。两人的脸上都浮现起奇特的微笑。

    “很可爱的家伙吧。你在被莉姆怒视的时候送她玩偶就好了。虽然也有限度,但是大多数情况下她都会原谅你的。”

    6、觉醒的魔弹

    在两人跑去城邑的数天后刚过中午的时分,泰格勒来到了艾伦的办公室。莉姆也在她的办公室中,她正坐在艾伦身旁帮忙处理文件。

    “前些日子辛苦你了。有什么事吗”

    艾伦语气轻快地提问。泰格勒一反常态地露出了认真的表情。

    “我想看看你处理政务的文件和记录。我当然什么都不懂,但是只要让我看一看就够了。”

    “嗯”

    艾伦的红色眼瞳中带有淡淡的惊讶与些许兴趣。

    “可以请你至少说出理由吗”

    听到质问,泰格勒抬起头来。说话人是莉姆。从她的意志和表情中可以看出,莉姆不会允许随随便便的回答。

    泰格勒为难地抓了抓头,坦率地回答道。

    “我认为回到阿尔萨斯以后说不定会派上用场。”

    他的语气这么生硬也是因为不好意思。

    和艾伦一起在城邑闲逛的事给泰格勒留下了深刻的影响。

    “莉姆,你去帮忙吧。他都送你玩偶了,这点小事应该没关系吧。”

    “艾丽奥诺拉大人”

    似乎是自己的兴趣被拿来开玩笑让她很窘迫,莉姆愤怒地眯起了蓝色的眼睛。

    “你要在哪儿看想在这里的话我们可以协助你。那样也可以避免丢失文件的危险性,我和你还能联手让莉姆累垮哦。”

    “那么,在他的房间完成工作即可。文件的管理由我负责,请您不必担心。”

    莉姆冷冷地说道。她夹起一摞文件,和泰格勒离开了办公室。

    吩咐在门外等待的路里克去准备桌椅,两人向走廊上迈起步子。

    “这样好吗,留她一个人”

    “没问题。刺客现身还没过去很久,艾丽奥诺拉大人的微服出行也是有标准的。”

    莉姆没有看向泰格勒,只是淡然地回答。

    “标准”

    “实在无法忍耐无聊,喜欢的小店推出了新的料理,又或者是公宫内流传起某位魔术师或吟游诗人的传闻差不多就是这些吧。只要没有发生这些事,她应该会在一段时间内勤勉于处理政务。”

    在路里克的帮助下,他们把桌子和椅子搬入房间。

    “辛苦你了,路里克。”

    让路里克回去休息后,莉姆走入房间。泰格勒和她围在桌旁,正面相对地坐下。

    “我听说阿尔萨斯有很多山和森林,那么先从治水方面看起吗还是从农田开垦和灌溉,建造街道开始看起”

    “我们那很穷,所以我希望可以避免花费大量金钱的方面呢。与之相反,时间的话即使花费五年甚至十年都没有关系。”

    “我明白了。那就从这一类文件开始看起吧。”

    一瞬间,泰格勒似乎看到莉姆露出了微笑。出乎意料的他再次看向她的脸,却发现莉姆还是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

    这类文件和历史书相比,是不同意义上的难读。更何况泰格勒并不擅长吉斯塔托的文字。

    不过,莉姆仔细而妥善的教导让泰格勒大吃一惊。她有一种只要泰格勒说不明白,就教到他明白为止的毅力。

    本来这些文件中就没有不能让无关人士看到的部分。一刻钟约两小时后,两人便看完了文件的三分之二,打算休息一会。

    莉姆叫来了侍女,让她端上冷茶。

    “我学到了很多呢。非常感谢。”

    泰格勒一边啜茶一边道谢。而莉姆摇了摇头。

    “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回顾一下以前处理过的文件,对我自己也有好处。”

    以冷淡语气回答的莉姆向泰格勒投去像是有些迷茫和担心的视线。泰格勒意识到了她的视线。他一口气喝掉冷茶,承受她的视线。这是在表达“想说什么就说吧”的意思。

    莉姆虽然犹豫了片刻,但还是面带着一如往常的冷淡表情开口说道。

    “你以为自己还能回到阿尔萨斯吗”

    “”

    泰格勒的表情冻结了,沉默降临于房内。

    因为这句话的确毫不留情。

    泰格勒成为俘虏之后,已经过去了将近四十天。

    只剩下十几天了。

    如果赎金已经备齐,或是没有备齐但有了眉目,那么至少会寄来一封信之类。

    但是,至今为止没有任何地方发来的联络。仿佛泰格勒的存在已经被人遗忘了一样。

    最终打破沉默的是泰格勒的笑声。

    “即使考虑最糟的情况也无济于事吧。我在这里局促不安,也不能凑到赎金嘛。”

    “话是如此。”

    “所以,我只能做到现在自己可以做的事。而且一定有为了我而努力的人。要是我失去了理智,也对不起他们啊。”

    再次见到蒂塔的时候,比起说“自己不安得一夜没睡”,泰格勒更想说“正因为我相信你,所以我没有产生任何担心”。

    至少让他装一下帅吧。到那时,先不论和实际情况有何不同了,相差太远的话他也会很丢脸的。

    “五分忧虑,五分虚荣。”

    被莉姆彻底看穿了。

    “话虽如此,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

    莉姆向陷入沉默的泰格勒低下了头,说了一句“刚才失礼了。”

    “那就继续处理完剩下的部分吧。”

    把空掉的陶杯放在桌上,莉姆的脸上浮现起微笑。泰格勒被她的柔和表情吓了一跳,但转瞬之后,莉姆又恢复为冰冻的面无表情。

    接下来,他们毫不停顿地对付着剩下的文件,在日落之前便把所有拿来的部分读完了。

    “辛苦了。”

    莉姆行了一礼,同时泰格勒也吐出了从肺部深处涌起的气息。他把身体抛在床上,仰面朝天地躺下。

    虽然是自己提出的要求,不过连续阅读几十份用异国文字写成的文件也是相当沉重的脑力劳动。

    “你继续休息即可。晚饭我会让路里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1节 | 魔弹之王与战姬小说 | 魔弹之王与战姬网-[日]川口士|翻译dying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