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着睡衣过来也可以。不过,要是那样一来,你就没法直视我了吧”

    泰格勒不打算奉陪艾伦惯用的口吻。

    “让开。我必须回到阿尔萨斯。”

    “你忘了自己的立场吗先把理由说出来。”

    虽然解释整件事很是浪费时间,不过泰格勒还是说出了玛思哈斯信上的内容。

    “你有这件事确凿无误的证据吗”

    “没有。虽然没有但对方是泰纳尔迪耶的话,一定干得出来。”

    拜托了泰格勒拼命地提高音量。

    “等到我的城镇被烧毁就来不及了。让我走吧。等到这件事结束之后,我一定会回来。”

    艾伦没有立刻回答。她像是在思考什么一般低下头去,接着以闪耀着讶异神色的红色眼眸注视着泰格勒。

    “到了阿尔萨斯之后,你准备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当然是保护我的领民。”

    不懂艾伦提问的意义,泰格勒焦躁地回答。

    “怎么做”

    “怎么做”

    他语塞了。

    “你熟知弓技,但是,你并非出现在神话中的不死英雄,一个人能够做到什么说是对能力很有自信,或是做好了觉悟云云,独自面对三千敌军只不过是愚蠢之人的所作所为罢了。”

    “这种事我知道”

    “你明明知道,也要去吗”

    “但是,说不定说不定我能做点什么不是吗”

    “这种没有任何计划和考虑的人,即使回到那里又能做到什么”

    泰格勒回以怒吼,却被艾伦立刻驳倒。

    艾伦夸张地叹了口气,把手搭在腰间的银闪上。

    “我说过,逃走就是死刑。既然你这么想死,干脆我就成全你吧。反正在莱特梅利兹死去或是在阿尔萨斯死去也没什么区别。”

    艾伦拔出银闪,笔直地伸出手臂。剑刃的尖端指向了泰格勒。

    “你无论如何都不能放我通过吗”

    泰格勒怒视着艾伦,同时也对自己感到愤慨。这样的他不就像是撒泼的小孩吗。为什么他就想不出更好的说辞呢。

    他也知道自己说的话蛮不讲理。道理站在艾伦这一方。

    “你知道我最不爽的一点是什么吗”

    艾伦忽然转变了语气,用斥责的眼神和态度继续说道。

    “为什么不动用你的智慧在迪南特的那种状况下,尽量利用每一点有利之处的你为什么不做任何思考,不做现在自己可以做到的事,而是一定要感情用事呢”

    “你在说什”

    艾伦的话让泰格勒有些困惑,但是在她红色双眸的注视下,他咽回了这句话。

    不做任何思考你要我思考什么。现在的我还能做到什么

    然而,如果无法做出回答,泰格勒就会在此死去吧。死在艾伦的剑下。

    手边只有一把没有箭的弓。

    怎么办。要怎么办才好。

    泰格勒的视线不由自主地盯着在光的反射下散发出光辉的剑。

    忽然,他的心头涌起了一个疑问。

    为什么在这种状况下,艾伦还没有将我斩首为什么她不命令路里克他们按住我

    她应该知道泰格勒很难在期限日之前缴纳赎金。

    虽然他不认为艾伦是个执着于金钱的人,但是为了表示态度,她应该会把自己卖给穆奥吉奈尔的奴隶商人吧。

    她根本没必要跟自己做口舌之争。

    难道说。

    泰格勒总算产生了一个想法。

    艾伦是不是希望自己活下去呢。

    因此,她才给自己活下去的机会。

    你愿意侍奉我吗。

    以前,艾伦曾经这样对他说过。

    这句话在她心中说不定依然有效。

    机会只有一次

    如果是他搞错了,艾伦一定会舍弃他。

    泰格勒轻轻地吸气,吐气。咽下一口唾沫之后,他的呼吸恢复了平静。

    跟在迪南特与她对峙时一样甚至超越了那时的紧张感裹住了他的身体,连膝盖都颤抖起来。

    “我要拜托你一件事。”

    泰格勒向艾伦低下头去。

    “请给我借兵。”

    跪在地上的路里克等人几乎在一瞬间停止了呼吸。

    如、如果是挚友或者我方大将的身份也就罢了

    偏偏是以俘虏之身向敌人借兵,这种事简直前所未闻。

    “哈哈哈啊哈哈哈”

    艾伦睁圆了眼睛,以大吃一惊的脸色凝视着泰格勒。接着,她立刻弯起身体,发出了爆笑声。

    泰格勒和所有的士兵都想不通艾伦为何发笑。

    “哎呀你居然可以把这种厚颜无耻的话说得如此神清气爽。”

    连着笑了一分钟以上的艾伦总算停下了笑声,她擦去眼角的泪花看向泰格勒。

    她那副开心的表情翻译成语言,大概就是“说得好”吧。仿佛和主人一样欣喜,连拂来的风也愉快地沙沙作响。

    “要我借兵是吗。好吧。不过,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你要多少”

    “阿尔萨斯全境。”

    “与莱特梅利兹施行同样的统治是吗。”

    虽然泰格勒认为这是不必多说的问题,但是作为领民的守护者,他必须得到确认。

    “我不能说是完全相同,但会尽量按照你的意思处理。”

    艾伦用视线询问“这样可以吗”。泰格勒点了点头。

    “那就决定了。”

    艾伦把银闪收回剑鞘,将视线投向了公宫。身穿深灰色铠甲的莉姆正持枪站在那里。艾伦以铿锵有力的声音下达命令。

    “莉姆,要开战了举起黑龙旗”

    在艾伦的指挥下即将赶赴阿尔萨斯的兵力大约一千。

    虽然人数不到敌人的三分之一,不过这其中有几层理由。

    首先是优先速度。

    大军的行动会比较迟缓。

    武器和粮食也需要一定数量,准备还会花费不少时间。而且,这些士兵必须穿越佛日山脉上仅有的一条山道。

    话虽如此,人数太少就无法作战了。

    经过多重考虑,艾伦才得到了一千这个数字。

    兵力基本由骑兵构成,马匹准备了骑兵三倍的数量。

    准备大量的替换马匹,是为了尽量缩短行军距离。

    “我吓了一跳。”

    在艾伦的个人房间中,莉姆一边帮她穿上铠甲,一边以并不意外的表情淡然说道。

    “没想到他会要求借兵”

    “看来我们的预想都落空了呢。”

    如此回答的艾伦反倒有些开心。

    巴特朗潜入公宫的时候,莉姆就立刻发现了。包括他被士兵们抓住的事。

    在士兵们犹豫着是否要泰格勒见到巴特朗的期间,莉姆向艾伦做了报告。两人都觉察到泰格勒恐怕会逃跑。

    艾伦迅速地换好衣服,抢先绕到城门前也是因为如此。

    就在那时,艾伦和莉姆打了一个赌。

    只要艾伦现身于城门,泰格勒就无从逃跑。

    被逼入绝境的泰格勒会说些什么。又会采取怎样的行动。

    莉姆认为泰格勒会向艾伦挑战,用弓一决胜负。条件是如果泰格勒赢了就放他逃走。

    而艾伦认为泰格勒会回想起以前她说过的话,要求成为她的部下。这样一来,艾伦为了保护部下的领地就不得不出兵了。

    如果泰格勒坚持强行突破,艾伦会暂且退开。但他之后若还是尝试逃跑,艾伦就会砍下他的头。

    “不过呢,不管怎么考虑,泰格勒给出的回答跟我的考虑最为接近,这场赌博是我赢了吧,莉姆。”

    “不。您在进行了反复的语言诱导后还没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从这一点来看,应该是艾丽奥诺拉大人输了赌局。”

    “我只是罗列了一些普通的问题,那并不是诱导。”

    “平时的艾丽奥诺拉大人一定会说倘若你无论如何都要通过城门的话,就先打倒我吧。”

    “我可没有那么好战。”

    “您已经忘了自己在迪南特做过什么了吗”

    艾伦不禁生气,但是莉姆委婉的提醒让她一下子没话说了。

    最终,艾伦穿好了铠甲。这是重视轻便和灵活,由肩甲、胸甲以及护臂护腿组成的轻装。其中并不包含头盔。

    这样的姿态与全身都是盔甲的莉姆不同。艾伦乃是战姬,但如果不是因为她的手中持有银闪,莉姆绝对不会允许她以这副姿态冲上战场。

    敲门声忽然响起。莉姆前去开门,只见泰格勒站在门外。

    “结束了吗”

    请进莉姆把他引进门内,回答了泰格勒的提问。

    泰格勒的视野中出现了在铠甲之上披着蓝色的披风,叉腰挺胸的艾伦。

    “你就好好欣赏一番吧。在战场上可没有让你凝视的空闲呢。”

    这句话充满了得意之情。泰格勒本来期望她可以说点符合战姬身份的话,不过仔细想来,这样才是艾伦的风格。

    “你也准备好了吗”

    “正如你所见。”

    泰格勒的装扮是皮铠甲、皮护臂、皮护腿和披风。

    手里拿着弓,腰间挂着箭筒这完全就是泰格勒在迪南特成为俘虏时的装备。

    “衣领卷起来了。”

    “是啊。头发也是再仔细抚平一点比较好。”

    “用我的梳子吧,莉姆。”

    艾伦的手伸向泰格勒的脖子附近,而莉姆抚摸着泰格勒的头发。

    被两人夹在中间,惊慌失措的泰格勒还没来得及出声,仪容就被整顿完毕了。

    结束整理之后,两人又把视线投向了泰格勒的铠甲。

    “这身皮铠也是虽然工艺相当不错,但是由于使用过度,都开始褪色了。虽说战斗不是靠外观取胜,不过作为一军的将领,这副模样还是有些”

    “但是,这一回已经没有时间了。我们也没有预想到这样的事态。”

    两人的手到处抚摸着泰格勒的身体。

    虽然泰格勒知道她们别无他意,但他还是在紧张和奇妙的兴奋中拼命维持着平常心。

    呼吸几乎停止,身体也如同石像一般纹丝不动,他在心中不断咏唱着神的名字,祈祷自己的身体不要产生什么奇怪的反应。不过,因为这种原因咏唱神的名字,也只会给神添麻烦吧。

    “那么,出发吧。”

    艾伦总算离开了泰格勒身边,她掀起披风走向走廊。莉姆跟在她的身后,而泰格勒也慌忙追了过去,跟艾伦并肩而行。

    “我们的人数不到敌人的一半,赢得了吗”

    “当然会赢。”

    听到莉姆的问题,艾伦若无其事地回答。

    “首先,我们拥有地利。”

    从侧面感受到战姬的视线,泰格勒加以解释。

    “那些人根本不通地理。这些年来,泰纳尔迪耶家族的人从来没有来访过阿尔萨斯。这次他们的入侵也不是早有计划。而我几乎已经踏遍了阿尔萨斯的山野。我能画出地图,回到宅邸之后,还能找到由祖父那一代人绘制的更为精巧的地图。”

    “而且,那些家伙只会把阿尔萨斯看作普通的闹市。他们应该预测不到这边会有正式的抵抗和反击。”

    艾伦接着泰格勒的话说道,她愉快地哼了一声。

    “是叫冈隆吧,既然还面临着与那位大贵族的战争,泰纳尔迪耶不能在阿尔萨斯的战斗中做出太大牺牲。这样一来,留给我们的可乘之机要多少有多少。”

    红色的眼瞳中充满了战意,泰格勒再次看向艾伦。

    身穿铠甲的艾伦美丽无比。

    但是,她并不完美。

    充满战意的眼瞳说明了她是一位战士,也是战姬。

    那份美丽和威风仿佛是出现在神话中的战争女神的具现化,泰格勒不禁面带赞叹的表情,无声地凝视银发战姬。

    “看得入迷倒没什么问题,不过还是说句话吧比如很漂亮之类的。”

    艾伦打算一如既往地开一下泰格勒的玩笑,但是

    “从迪南特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起我就这么认为。”

    泰格勒的回答没有丝毫夸张和做作之意,听起来十分坦诚。

    “是、是吗。”

    艾伦只说了这一句话,便掀起蓝色的披风,迅速地转过身去。

    这是为了掩饰她因为那句意料之外的话而变得通红的脸颊。

    塞雷斯塔城的居民正在逐渐减少。

    人们为了避过泰纳尔迪耶军,都跑到了郊外的山岭和森林中避难。

    指挥他们的人是接受了玛思哈斯命令的士兵和侍女蒂塔。

    “曾经离开过城市的人以及拥有体力的人赶往郊外的山岭和森林,其他人还有老人小孩躲进神殿。”

    这是玛思哈斯送来的信上所写的内容。

    “同是布鲁奈的臣民,对方应该不会袭击神殿。即使泰纳尔迪耶是不畏惧神的那一类人,这次他袭击了神殿,布鲁奈的所有神殿都会跟随冈隆。因此,泰纳尔迪耶不会向神殿出手。这件事毫无疑问。”

    士兵们纷纷按照他的指示行动起来。

    没有领主泰格勒的阿尔萨斯中,城里有权有势的人和村长们都在混乱中动弹不得。有了经验丰富的玛思哈斯做指导,他们都感激不尽。

    “蒂塔不去城外避难吗”

    “我要留在宅邸里。”

    目送着避难的人们离开,蒂塔回答了士兵的问题。

    “泰格勒少爷绝对会回来。我不希望他回来的时候宅邸里空无一人。我要第一个迎接他的归来。”

    士兵想到了好几种劝说的话语,但他还是就此放弃了。

    至今为止也有很多人劝说蒂塔去避难,但是蒂塔一直以她要等待泰格勒这个简单的理由表示拒绝。

    “我知道了。那么,等你想要避难之后,随时通知我们。”

    “谢谢。”

    栗色的双马尾轻轻摇晃,蒂塔面带笑容地道了谢,回到宅邸之中。

    刚才她告诉士兵的原因绝非虚言。

    但是,她还有一个难以启口的理由。

    如果自己离开了宅邸,泰格勒可能就回不来了。

    虽然没有半点根据,但是蒂塔产生了那种淡淡的不安。

    没事的。巴特朗先生一定能把泰格勒少爷带回来。所以,我只要在这座宅邸中等待泰格勒少爷的归来即可。只要我继续等下去,泰格勒少爷就会回来

    即使快被不安击垮,蒂塔还是坚持着这样的想法不断祈愿。

    蒂塔紧紧抱着传家之宝的黑弓,祈祷泰格勒可以平安无事地归来。

    话说回来,避难的过程比想象中还要困难。

    虽然玛思哈斯的信中写下了避难需要花费的天数和泰纳尔迪耶军何时会现身的情报,但是现在看来,避难还是有些来不及。

    最主要的原因是领主泰格勒不在,此外还有其他理由。

    居住在阿尔萨斯的人们对于战争的危机感都十分淡薄。包括城市和村庄的权威人士。

    阿尔萨斯没有主要的街道穿过,到处都有山岭和森林。

    这样的地形不利于大军的移动和散布,其他国家也不会盯上阿尔萨斯。所以,这里几乎没有军队通行,没有当过兵的人对战争都没什么概念。

    而且,他们对于泰纳尔迪耶家族的残暴行径所知不多。

    在他们的眼中,贵族都是像泰格勒和他的父亲乌尔斯,与他们关系亲近的玛思哈斯,还有和平治理邻接领地的敦厚贵族们那样的人。

    因此,泰纳尔迪耶军即将到来的事态没有对他们造成十分深刻的影响。

    只要泰格勒大人回来

    拼命按捺住想要大声痛哭的冲动,蒂塔趴在了地板上。

    从巴特朗离开塞雷斯塔的日数来看,他也该回来了。

    已经不行了吗泰格勒少爷不会回来了吗

    这一天,泰格勒也没有回来。

    两日之后,锡安率领的泰纳尔迪耶军踏入了阿尔萨斯的领土。

    位于三千士兵的最前排,锡安威风凛凛地驱策着飞龙。

    他曾有一次跨着飞龙飞上天空,但是那超出预料的速度,扑面而来的狂风还有几欲割裂身体的寒冷让他彻底死心。从那之后,锡安便只让飞龙步行前进。

    没想到让飞龙在空中飞行会这么困难。感觉和马相差太远了。完成这次任务回家之后,再练习一下吧。

    飞龙的身后跟随着拥有如同小山般巨大躯体的地龙。士兵们都被它的庞大和魄力震慑住了,他们畏惧地与龙保持一定距离,向前行军。

    来到这里之前,锡安他们只通过了两三位贵族的领土,但是他们没有遇到任何抵抗。

    所有人都畏惧着泰纳尔迪耶家族。

    这让锡安的心情很是愉快。

    “烧毁阿尔萨斯之后,在回去的路上到那些家伙的地盘强迫他们签订归属的誓约也不赖啊。再让他们交出妻子和女儿当作人质”

    父亲也会很高兴的吧。毕竟还有与冈隆公爵的战斗等在前面。

    越想越愉快的锡安听到了归来的斥候带来的报告,表情渐渐变得不快。

    “你说居民们几乎都不见了”

    “大多数人似乎都到附近的森林和山岭中避难了”

    “剩下的人呢”

    “都聚集在神殿里。那里我们无法出手。”

    “就会卖弄小聪明”

    锡安咬牙切齿。

    “请问该如何处理要不要先放过塞雷斯塔城,赶去其他村落”

    “不,没关系。我们继续向塞雷斯塔前进。”

    听了部下的提议,锡安摇了摇头。

    “我们确实无法向神殿出手。但是,只要破坏和燃烧其他东西就行了。这样一来,那些领民们也会放弃希望,主动走出来吧。”

    锡安的脸上浮现起残虐的笑容。另一位部下带着报告出现在他的面前。

    “自称是塞雷斯塔使者的客人求见锡安大人。”

    “使者吗。是什么样的人”

    “一共两位,都是老人。似乎是这一带很有威信的人士。”

    失去兴趣的锡安无情地宣告。

    “杀了吧。把尸体丢到城里。”

    这两人便成为了阿尔萨斯的领民中最初的牺牲者。

    包围塞雷斯塔城的护壁不高也不厚。说是攻城,其实都用不上攻城兵器。

    破坏花费的时间不多。

    用橡树板制成的城门在斧子和锤头的敲击下,很快就被突破了。锡安本想尝试一下使用地龙,但是回想起德莱克韦的忠告,他还是暂且放弃了。

    “首先包围神殿,发出呐喊声,让躲在里面的人身心疲惫。除此以外的地方想要烧毁、破坏还是掠夺都是你们的自由。”

    锡安向跃跃欲试的士兵们高声宣告。

    “只不过不要杀戮过度。毕竟他们都是重要的商品。还有,对于美丽的女性要礼貌相待。违规者将处以严刑。那么,出发吧”

    他们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3节 | 魔弹之王与战姬小说 | 魔弹之王与战姬网-[日]川口士|翻译dying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