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目的不是战争,从一开始就是掠夺。

    得到了许可的士兵们释放了兽性,恣意妄为地到处施暴。

    他们冲进居民们的房子,破坏家具,抢夺财物,四处放火。

    他们袭击发出惨叫声不停逃窜的人们并施以暴行。他们还向抵抗者挥剑刺枪,血花溅向了地面。

    路边散落着建筑物的瓦砾和露天小摊的残骸,庭院和田地被铁骑无情放肆地践踏殆尽。

    右手持剑,左手挥舞着不知从哪里夺来的酒瓶,士兵们沉溺于酒精与破坏之中,在丧失和平的城镇里阔步而行。

    伴随着让人联想到蛮族的笑声,空中升起了好几道黑烟。

    死者的人数并不多,这也是因为锡安的严令。不过,没有成为奴隶价值的老人全被残忍地杀害了。

    “哼。城里穷酸成这样,破坏起来也没什么意思。”

    把指挥的任务和两头龙交给了部下,锡安一个人离开了军队,悠然地策马前行。

    弱者和无力者发出的哭叫声,乞求原谅和四处逃窜的身影让锡安的残虐心理得到了充分的满足。

    离开大道的锡安看到了一栋建筑物,便停下马来。这是比附近人家都要庞大的宅邸。从位置和大小来考虑,应该是领主的公馆吧。

    “那里就是沃鲁恩的家吗。那副破烂的模样让人看不出是贵族的公馆呢。算了,就在放火之前进去看一眼吧。”

    嘲笑了一会面前的建筑物,锡安策马赶了过去。

    蒂塔还留在宅邸中。

    泰纳尔迪耶大军出现在城外的时候,蒂塔本想作为泰格勒的代理前往敌军,但是在其他人的阻拦下,她留在了宅邸中。

    三千大军静静地向前推进,如同银色的洪水。

    没过多久,变成尸体的城镇代表就被送了回来。

    此时此刻,城中到处都在被燃烧、掠夺、破坏。

    “泰格勒少爷。”

    在宅邸的二层,蒂塔面带悲痛的表情眺望着这副惨状。

    她想要做些什么,冲击、悲伤和恐惧却让她动弹不得。

    沉痛地感受着自己的无能为力,蒂塔的眼中流下一道泪水。

    “嘭”的一声,大门被人气势汹汹地推开了。蒂塔这才恢复了自我。

    一层是什么人冲进来了吗

    她的身体僵硬起来。这种情况下进来的家伙不会有别人。

    泰格勒少爷,请您赐予我勇气。

    蒂塔紧紧抱住黑弓,勉强拖动畏缩的脚步,来到了走廊。她走下通往一层的楼梯。

    客厅中站着一位年轻人。他瞥了一眼摆在角落中的烛台,用鼻子嗤笑一声,粗暴地将其踢倒。“咣当”一声巨响回荡在四周。

    “请问您是哪位”

    蒂塔的声音在颤抖。

    年轻人锡安泰纳尔迪耶缓缓地回过头来。

    他端正面容上的两只眼睛将蒂塔的身体舔了个遍。蒂塔由于过度恶心而开始发抖。

    “相当不错的姑娘嘛。只要你肯低头,我就抱抱你吧。”

    “请你回去。”

    蒂塔挤出声音。

    锡安故意歪起脑袋,用手指着耳朵笑道。

    “我听不大清楚哦沃鲁恩那个白痴的侍女家教也不怎么样嘛。好了,再说一次试试”

    “出去。”

    “你说什么”

    “我说滚出去”

    涨红了脸的蒂塔向锡安怒吼。

    “这座宅邸和这座城市都是泰格勒少爷的东西。像你这样的人休想碰它一个指头明白的话就快点出去给我出去”

    “区区一个乡野丫头,竟敢向泰纳尔迪耶家族的人这样说话。”

    锡安拔出了腰间的剑。

    “你就用自己的身体来弄清楚对我放肆是多么严重的罪行吧。”

    肩膀起伏、不停喘息的蒂塔睁圆了眼睛。她在楼梯上一级一级地后退。

    锡安从喉咙中发出笑声,向前迈出大步。

    白色的剑刃划出耀眼的弧线,蒂塔的裙子撕开了一道巨大的裂痕。她洁白的大腿几乎全部暴露在外。

    “怎么了不快点逃跑的话,下次就会砍掉你的腿了。”

    蒂塔背对锡安,一口气跑上了楼梯。脸上浮现起捕获猎物的残忍笑容,锡安一级一级地缓缓走上楼梯,追在蒂塔的身后。

    回到二层的蒂塔沿着走廊笔直地逃向泰格勒的房间。她关上了门,但她试图插上门闩的手不停颤抖,失败了好几次。

    怎么办,要怎么办才好

    即使插上了门闩也不能放心。那个男人很快就会赶到这里了。蒂塔面带惊恐的表情环视房内,看看这里有没有可以堵住房门的东西。

    当她的视线停留在泰格勒的桌子上,蒂塔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便跑向那张桌子。

    “我记得泰格勒少爷常用的匕首就放在这里”

    蒂塔粗暴地拉开抽屉,从里面找到了将近十把匕首。

    她抽出其中最大的一把,吐出一口安心的气息。接着,她才注意到自己依然抱着那张黑弓。

    视线在室内四处游移,犹豫了片刻的蒂塔最后跑到半圆形的露台,把弓靠在栏杆旁边。

    露台下面似乎有些骚动,但她没空把视线投向那边。因为她的背后忽然响起了坚硬的破坏音。

    蒂塔回过头去,只见房门上开了一个洞,一把剑伸入洞内。就在她僵立原地的时候,门闩也被破坏了,房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踢倒。脸上浮现着扭曲笑容的锡安出现在房外。

    “猫捉老鼠的游戏就到此为止了。”

    蒂塔用双手举着匕首,面带准备拼命的表情袭向冷笑的锡安。锡安用鼻子哼了一声,跨入房内。紧接着,长剑一闪而过。

    匕首被轻而易举地被弹飞了,手无寸铁的蒂塔胸前划过一条红线。双腿乱蹬的蒂塔被锡安逼到了露台上。

    她紧紧抓住黑弓,脸庞由于羞耻和愤怒变得通红,眼中也浮现起泪光。她像是要遮住胸部一样紧抱着那张弓。一阵风摇晃着她的栗色头发。

    “泰格勒少爷”

    “怎么了,小娘们。你不过是个侍女,竟敢对主人怀有想法吗”

    蒂塔在绝望中低喃。锡安一边质问一边悠然自得地把剑指向了她。

    “沃鲁恩那个家伙现在早就被卖到穆奥吉奈尔的奴隶商人那里了。也把你卖过去吧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再次见到他呢。”

    “不,泰格勒少爷泰格勒少爷一定会来的”

    “很有勇气嘛。那你就在我的身下不停喘息,尽情呼唤他的名字好了。”

    锡安抓住蒂塔的肩膀,用力地推倒了她。

    蒂塔发出一声轻微的呻吟,但她还是强忍着没有流泪,在心中呼唤泰格勒的名字,紧紧地闭上了双眼。

    锡安压在蒂塔的身上。

    风声呼啸。

    接着响起一个短暂而沉闷的声响。

    “什、么”

    锡安难以置信看向自己的手。

    那正是他刚才推倒蒂塔的手。

    一根箭贯穿了它。

    从哪里射来的

    比起疼痛,一股恶寒先从锡安的背后冒起。

    透过露台栏杆的狭小缝隙射中自己的手这根本不可能。而且,这里可是二层啊。

    “蒂塔”

    露台下方的地面方向传来了喊声。

    蒂塔睁开眼睛。她推开呆掉的锡安,直起身体。

    “泰格勒少爷”

    蒂塔站了起来,流着眼泪发出喜悦的喊声。

    手里抓着弓的红发少年正策马奔向这边。

    蒂塔朝思暮想的年轻领主终于平安无事地归来了。

    “跳下来,蒂塔”

    把弓挂在马鞍上,泰格勒伸出手臂大喊。

    蒂塔没有丝毫的犹豫。她躲开锡安试图抓住她的手,翻过栏杆从露台上跳了下去。

    与此同时,泰格勒胯下的马被绊倒了,前腿一折,向前倒去。

    接不到蒂塔了不我一定要接住

    泰格勒大喊。

    他从马镫中抽出了脚,以马鞍为踏板,从倒下的马身上跳起。

    泰格勒竭尽全力地向坠落地面的蒂塔伸出手去。

    总算碰到了。

    泰格勒在空中用力地抱紧蒂塔瘦弱的身体。

    两人的身体仿佛要直接撞向地面,结果并非如此。

    在冲撞地面之前,一阵不可思议的风裹住了两人。泰格勒和蒂塔如同飘零的落叶一般轻飘飘地落在地面上。

    “为了一个女孩,你居然做出这么勉强的事。真是的。”

    银发随风飘动,一个骑马的身影走向了泰格勒他们。

    放下手里的长剑,马上的艾伦用惊愕的表情向下俯视。看来救了泰格勒他们的风正是好不容易追上来的艾伦用银闪掀起来的。

    “虽然我不想强卖恩情不过,要是没有我,你们难免会受重伤哦要是碰到的位置不好,还有死掉的可能性。”

    “多亏你了。”

    泰格勒一边起身,一边向艾伦说了声谢谢。接着,他忽然把视线投向露台。

    “对了,锡安还在宅邸里”

    不过,锡安的身影已经不见了。看来他已逃到了里面。

    “锡安”

    “泰纳尔迪耶家族的长男,也是下一任家主。”

    “哦。那么,他可能就是那些士兵的指挥官。”

    艾伦勒住马头,回身看向后方。将近三十位骑兵跟随在她的身后。

    “盗贼们的首领就在宅邸里,派十骑人马冲进去。”

    目送着士兵们翻身下马,举起剑和枪冲向宅邸,泰格勒再次看向蒂塔。

    蒂塔有些茫然,那双榛子色的眼瞳中渗出了泪水。她以惊人的气势扑入泰格勒的怀中。

    “泰格勒少爷”

    蒂塔以带有哭腔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地呼唤着泰格勒的名字。

    “我一直相信相信您一定会回来的泰格勒少爷”

    “让你担心了。不过,我已经没事了。”

    泰格勒也想一直抱着蒂塔,直到她冷静下来为止,但是现在没有这个空闲。于是,他轻轻地拉开了她的身体。

    这时泰格勒才发现蒂塔紧抱着黑弓的模样。

    蒂塔的裙子和上衣都被撕裂了,内衣和雪白的肌肤隐隐约约地暴露在外。泰格勒脱下了自己的披风,裹住她的身体。

    “你怎么会拿着这张弓”

    “啊,这是因为我想事有万一的时候,至少还有它不离左右”

    总算停止哭泣的蒂塔双颊绯红,低着头解释道。亲口说出这是用来代替泰格勒的还是太过不好意思了。

    “这种事不必多虑,早点去避难不就好了。”

    “我、我做不到”

    看着皱起眉头的泰格勒,蒂塔以强硬的口气抗辩。

    “泰格勒少爷把看家的职责交给了我。我确实很害怕,但是即使如此也不能逃跑”

    泰格勒叹了口气。他早就知道蒂塔很顽固,没想到这次的她更是超出了他的想象。

    “很有活力的女孩嘛。还是说这就是你喜欢的类型”

    马上的艾伦微笑着俯视蒂塔。

    听到她的声音,蒂塔仰望了一下艾伦,接着环视四周。

    艾伦的身后整齐地排列着身穿钢铁护具,一言不发的骑士们。他们的数量还在不断增加。

    另外,地面上还横躺着好几个被他们打倒的泰纳尔迪耶家的士兵。

    “这、这是怎么回事泰格勒少爷,这位究竟是”

    “啊啊,她是艾伦吉斯塔托的战姬艾丽奥诺拉威尔塔利亚。他们都是艾伦手下的骑兵。”

    泰格勒以若无其事的语气解释,而蒂塔张大了嘴巴,就此失语。

    “说来话长,发生了很多事”

    说到这里,泰格勒停了下来。他迅速地把左手伸向蒂塔的面前,抓住了一根从树荫里射来的箭。

    泰格勒以行云流水的动作举起了弓,将抓住的箭射回原来的方向。箭矢消失的地方传来沉闷的惨叫声,藏在隐蔽处的敌兵扑通一声倒下了。士兵们纷纷发出赞叹之声。

    “嘶”

    抓住弓的手传来了尖锐的疼痛,泰格勒看向自己的手掌。大概是抓箭时受了伤,他的手上划出一道伤口,已经开始出血了。

    “泰格勒少爷,把手给我。”

    蒂塔把手伸向裙子碎裂的地方,毫不犹豫地撕了一块下来。接着,她用破布缠住了泰格勒的手。

    “十分抱歉。我只能做到这一步”

    “已经足够了。谢谢。”

    泰格勒以充满了感激之情的动作抚摸着蒂塔的头。

    “你受伤了吗”

    泰格勒对担心地看着他的艾伦回以笑脸。

    “没问题。还能坚持得住。”

    战斗才刚刚开始。他怎能受到这点小伤的妨碍。

    “希望如此。你看,又有生力军来了。”

    露出清爽笑容的艾伦将视线投向从大路上迅速策马赶来的十几位骑士。他们应该是泰纳尔迪耶家的士兵吧。

    等到他们接近到一定距离之后,艾伦向下属的骑兵们发令。

    “黑龙旗”

    看到吉斯塔托兵高高举起的军旗,泰纳尔迪耶家族的士兵们发出了惨叫声。这些人几乎都参加了迪南特的战争。

    在迎风招展的军旗下,他们鲜明地回忆起那时的恐惧。

    艾伦的脸上浮现起微笑,她把剑的尖端指向剩余的敌军。

    “突击”

    吉斯塔托军高声呐喊。骑兵们挥起剑举起枪,勇猛无比地策马向前。

    在刀刃相向之前,泰纳尔迪耶军就丧失了战意。他们纷纷发出哇哇的惨叫声,掉转马头开始逃窜。

    “泰格勒,要追上去了”

    泰格勒一边回应艾伦的话,一边看向自己的弓。

    弓上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裂痕。

    是刚才抱住蒂塔时弄坏的吗

    由于太过忘我,那时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他只记得在那之前这张弓还没有伤口。

    这样就没法用了。修理也要耗费时间和材料。

    刚才射出的箭对于这张弓来说,大概就是最后一根了吧。

    “泰格勒少爷。”

    蒂塔小跑着靠了过来,用双手捧起黑弓献给泰格勒。

    这是她一直用身体来保护的传家之宝黑弓。

    泰格勒回想起父亲的遗言。

    “只有在真正需要使用这张弓的时候,你才可以使用它。”

    泰格勒在一瞬间犹豫了。

    不。

    现在,此时此刻,不就是真正需要使用这张弓的时候吗。

    泰格勒接过了弓。

    感觉到一如既往的可怕气息,他轻轻地弹了一下弓弦。虽然已经摆放了一个多月,空气还是产生了轻微的颤动,强劲的弹力传向指尖。

    这张弓可以立刻投入使用。

    弓把也比至今为止自己使用的弓更为称手。

    明明就是已经碰过很多次的弓,让他产生这样的想法还是第一次。

    这张弓简直就是在告诉自己“使用我吧”。

    父亲,作为沃鲁恩家的家主,为了参加这场雪耻的战争,我要使用这张弓了。

    “泰格勒威尔穆德卿”

    “少主您没事吧”

    路里克和巴特朗分别策马前来。泰格勒直起身子,向两人挥手回应。

    “路里克,这女孩就拜托你了。”

    把蒂塔委托给光头的弓兵,泰格勒抓着黑弓骑上自己的马。

    “请、请问”

    蒂塔一边骑上路里克的马,一边用战战兢兢的声音向艾伦提问。

    “嗯怎么了”

    艾伦兴趣十足地看着蒂塔。

    “您和泰格勒少爷是、是什么关系”

    听到她的话,艾伦笑了起来,但她很快就以恶作剧的口吻回答。

    “那家伙是我的人。”

    这不是谎言。

    艾伦是在泰格勒的请求下借兵的,但她从来没有说过要把他从俘虏的身份中释放出来。

    而且,从莱特梅利兹赶到阿尔萨斯的这几天,条约上定下的期限已经过去了。

    泰格勒大概还没有注意到吧。不过,现在也不是考虑那种事的场合。

    等到赶走泰纳尔迪耶军之后,再面带着无比灿烂的笑容告诉他艾伦原本暗自期待着这样的场景。

    蒂塔由于过度震惊,嘴巴一张一合。但是,她还是正视着艾伦,竭尽所有勇气紧握自己娇小的拳头。

    “我、我不会输的”

    “我很期待呢。等到把那些人解决掉以后,我们再就泰格勒的事详谈吧。”

    艾伦扑哧一笑,目送蒂塔离开。

    士兵送来了报告。

    “十分抱歉。敌人的首领逃走了。”

    “是吗。算了,那就没办法了。”

    艾伦嘟囔了一句,但她似乎不怎么失望。

    当他们冲进城内救了几个遭到泰纳尔迪耶士兵袭击的居民,从那些人口中听说蒂塔还留在宅邸中时,泰格勒采取的行动十分惊人。

    他一个人气势汹汹地策马冲向了宅邸。

    艾伦慌忙带着十几骑部下跟在后面,在蒂塔从二层的露台掉下来的时候刚好赶到。

    因此,他们才给锡安留下了逃跑的余地。

    能担心她到那种地步,还真是让人羡慕呢。也让人有点嫉妒啊。

    “敌军现在似乎已从城内撤退,重新组队了。”

    “辛苦你了。”

    慰劳士兵并让他退下之后,艾伦策马来到泰格勒的身边。

    泰格勒正在和巴特朗谈话,注意到艾伦的他微微点了点头。

    “走吧。”

    “走吧。”

    两人同时说道,相视而笑。

    “没来得及逃跑的敌人可能还藏在城内。留下一百骑兵,剩下的人继续前进。”

    明明要与人数是三倍的敌人作战,泰格勒、艾伦还有他们率领的士兵都士气高涨。

    “一个敌兵都不要放过。我们一定要让那些家伙血债血偿。”

    不能只是赶走,他们必须将敌人彻底击垮。

    “巴特朗。”

    泰格勒向追随在身边的老兵露出充满愤怒和战意的笑容,开口说道。

    “你抱来所有的箭筒,跟在我的身后。”

    “所有的箭筒倒是没什么问题啦,不过这样一来,我拿剑的手就被占用了。”

    “放心吧。”

    老兵一如既往地开着玩笑,但泰格勒回以坚决的笑容。

    “只要跟在我和艾伦的身后,剑和箭都碰不到你。我也不会允许它们碰到你。”

    逃过了冲进来的吉斯塔托士兵的耳目,锡安从宅邸的后门逃了出去。刚刚狼狈不堪地回到了主力部队,他就收到了一份令他大吃一惊的报告。

    “敌袭吉斯塔托军攻过来了黑龙旗飘起来了”

    “你说吉斯塔托怎么可能他们怎么会现身于这种边境之地”

    士兵们的脸色铁青,看上去就像是看到了可怕的怪物。士兵们袭击城镇时的威风现在消失得无影无踪。

    锡安一边治疗被泰格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4节 | 魔弹之王与战姬小说 | 魔弹之王与战姬网-[日]川口士|翻译dying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