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射穿的手,一边怒视着士兵们。

    一群废物。看来我不该带这些家伙一起来。

    这次锡安率领的三千士兵有八成以上都参加过迪南特之战。

    锡安希望尽早消除他们心中对于败北的不满与恐惧。他们还要为了迟早有一天会到来的与冈隆之间的战斗做好准备。

    可是,从现在的情况看来,他彻底失算了。

    对于在战场上横行的吉斯塔托军的恐惧在士兵们的心中复苏了。

    “黑龙旗”

    锡安的声音在颤抖。冷汗也从额头上渗出。看来因败北而在心中根植恐惧的人不只是那些士兵。

    “不过,为什么沃鲁恩会出现在那里那个家伙应该成为了吉斯塔托的俘虏啊。”

    锡安轻声嘀咕。他独自思考了片刻,终于得到了一个结论。

    “他出卖了我们宝贵的国土吗。他一定是和吉斯塔托做了什么交易吧。所以才在我们袭击城市的时候攻过来那个卖国贼,懦夫”

    泰纳尔迪耶军撤离了塞雷斯塔城。他们一边收回逃窜的士兵,一边赶赴莫尔塞姆平原。

    莫尔塞姆平原附近的地势平坦,对于拥有众多骑士的泰纳尔迪耶军来说是发挥实力的最佳场所。

    锡安一边进行部队的重新组队,一边叫来部下。

    “我军的人数目前有多少”

    “大约两千七百。”

    锡安焦躁起来。他们只在城中就失去了三百士兵吗。

    其实,从他们沉溺于毫无秩序的掠夺,失去了军队统帅力的状况来考虑,也许正是需要这些人数的牺牲,才能让他们逃出那座城。

    “敌人的人数有多少”

    “具体人数还不清楚大概数百,最多约为一千。”

    “你说大概约为给我增加斥候传令下去,在搞清楚准确的数字之前不要回来”

    怒吼着赶走了士兵,锡安咬牙切齿地低喃。

    “可恶,不过算了。我方还有龙。”

    本来锡安以为这一次应该没有龙的用武之地,但是既然对方是吉斯塔托军,那就刚好用得上。

    “看我怎么击垮那些混蛋,一雪迪南特的耻辱”

    锡安将两千七百士兵分为了三部分。

    主要由枪兵和弓兵构成的第一阵为七百人。

    后方是由骑士构成的第二阵,约一千人。后面跟着是地龙。

    最后是主力部队一千人与飞龙。

    这是布鲁奈军的传统布阵,可以充分发挥莫尔塞姆平原的地势。

    泰格勒的宅邸几乎已被毁坏,但是几件贵重物品都平安无事。描绘阿尔萨斯领土的地图就是其中之一。

    泰格勒、艾伦和莉姆一边凝视地图,一边在马上交谈。

    “我方的人数是一千,不过有一百骑人马留守城内,因此参加战斗的人数约为九百。根据前往侦察的士兵报告,敌军的人数为三千。虽然现在应该减少了一些,但还是可以看作我方的三倍。”

    听了莉姆的说明,艾伦看向泰格勒。

    “泰格勒,你认为敌人会逃向哪里”

    “应该是莫尔塞姆平原吧。”

    泰格勒指着地图上的一点断言道。

    “锡安应该预想到了我们会追上去。所以,他会选择在最适合迎战,能够将骑士的力量发挥到极限的场所布阵。那就只有莫尔塞姆了。”

    莫尔塞姆平原拥有阿尔萨斯领土中罕见的地形,虽然也有起伏较缓的丘陵,但周围没有山岭和森林。

    “布鲁奈军的骑士力量就是指那个吧用铠甲和盾牌防护身体,向前突击”

    据闻,布鲁奈骑士的优势就在于突破力和贯穿力。

    他们会用厚重的钢铁盔甲包裹全身,不留下一丝缝隙。他们的右手持有沉重的长枪,左手举着用皮革增强的木制巨盾。

    盾牌是以厚厚的橡木板拼在一起的防具,大到可以覆盖从头到腰的部位。虽然十分沉重,但是人在马上的时候几乎可以保护全身。

    由这副装扮的骑士排成一排向前突击就是布鲁奈擅长的阵型。

    敌军会对被他们的气势吓倒,还没来得及站起来逃跑,盾牌和铠甲就被一一碾碎。接着,便被后方赶上来的士兵挨个刺死。

    “只要有这些盾牌,即使射来数百根、数千根箭也无需畏惧。”

    布鲁奈的骑士可以毫不顾忌地说出这样的豪言壮语。这也是他们看不起弓矢的理由之一。

    “布鲁奈王国到处都是起伏较少的草原。这样的战争模式成为主流也是必然的趋势。”

    “好吧。那就在那里打倒那些家伙吧。”

    艾伦明快地宣言。

    “我和泰格勒率领四百士兵。莉姆,剩下的人就交给你了。不要放过对方的破绽。你有什么提议吗”

    “我想要绳索。细绳也无所谓,只要可以系起来就行。可以的话请尽量多准备一些。”

    听了莉姆的要求,泰格勒稍微考虑了一会,又以慎重的语气询问。

    “替换的马匹怎么安排”

    为了从莱特梅利兹迅速地赶往这里,他们大概带来了两千匹马。莉姆歪起脑袋。

    “我打算把它们安置在塞雷斯塔城,有什么问题吗”

    “我有一个主意。能否让我使用那些马匹”

    半刻钟后。

    两军在莫尔塞姆平原对峙。

    6觉醒的魔弹2

    艾伦和泰格勒率领的四百骑兵和敌人之间的距离渐渐缩短。

    当距离缩短至可以射箭时,泰格勒紧张地咽了口唾沫。

    “你害怕吗”

    身旁的艾伦用只有泰格勒能听见的声音轻声说道。

    “害怕。”

    泰格勒这样回答,但他的嘴角挂着微笑。

    他确实很害怕。不过,艾伦陪在身旁的事实让泰格勒冷静下来,不安随之消失,勇气也从身体深处不断上涌。

    “但是我不想认输。”

    明明面前的敌军人数是我军的数倍以上。

    “好巧啊。我也是。”

    艾伦拔出长剑,高高举起。白银的剑身掀起了一阵微风,轻抚泰格勒和艾伦的脸颊,仿佛在鼓舞众战士。

    “我还是第一次产生这样的感觉。大概是因为有你在身旁吧。”

    说完了这句玩笑话,艾伦收敛了脸上的笑意。她挥下锋利的长剑。

    “突击”

    在战场的骚动声之中,艾伦的喊声听起来格外响亮。如同拥有意志的风把她的声音吹向了远处的士兵。

    吉斯塔托军的四百骑兵开始践踏大地。泰纳尔迪耶军也高声呐喊。两军施放的无数箭矢撕裂大气,覆盖了整个天空,分别撒向对方的头顶。

    “艾利法尔”

    艾伦把长剑挥向空中,狂风在她的周围卷起了一道漩涡。袭向艾伦等人的箭在风的戏弄下无力地坠落地面。

    泰格勒从箭筒中抽出三根箭。他用四根指头抓住了弓,一口气将三根箭同时射出。三位敌兵的面部几乎同时被箭贯穿,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你这个男人只有跟弓有关的行动总是超出常识的范围呢。”

    艾伦感慨而惊讶地说道。

    “没想到我会被你说成是超出常识。”

    “不必在意,这是夸奖。”

    两军激烈冲突。

    长枪从艾伦面前的左右双方刺来。

    艾伦勒马躲过攻击,挥起长剑。两道闪光瞬间划过,两颗头颅也甩起血丝飞了起来。

    她的银发随风飘舞。银闪也不停闪耀,敌兵接二连三地喷出鲜血倒在地上。

    “银闪的风姬”和“剑之舞姬”吗。

    无论是她在马上的华丽身影,还是迎风挥舞的剑之轨迹,都让泰格勒再次确信这两个称号用在艾伦身上再贴切不过了。

    “我可不想输给你啊。”

    泰格勒拉起了弓,开始狙击敌人的军旗,部队长和远处的弓兵。

    一般说来,在这种情况下瞄准对方射箭是不可能的事。

    敌人的刀刃不断逼向面前,士兵和武器也会遮挡视线。怒吼声和惨叫声此起彼伏,鲜血四溅,战场上的人不会僵立在原地,因此射箭的时候也无法瞄准。

    但是,泰格勒没有考虑回避或防御,只把注意力集中在弓上。正是他对于艾伦的信任让这件事成为了可能。

    艾伦也回应了他的信任,她没有让任何一把剑或枪碰到泰格勒。艾伦用强风吹散箭矢,其他士兵也挥刀撞飞或是砍倒敌人。

    在短短的时间内,泰纳尔迪耶军的第一阵就有多位指挥官和好几面军旗被射倒了。他们陷入了混乱,很快就变为一盘散沙。

    艾伦等人突破了第一阵。

    敌人的第二阵出现在前方。那是主力骑士队。

    对方散发出的沉重感和魄力十分骇人。

    “突击”

    马蹄声轰鸣,敌军的骑士队以令大地震颤的气势冲了过来。

    泰格勒瞄准跑向这边的众骑士之马,射出了箭,有好几人都坠落马下。但是,作为经验老道的骑士,他们没有人受到影响,冲过来的气势也没有丝毫减缓。

    “骑士交给我吧。军旗就拜托你了。我们必须鼓舞士兵们的士气。”

    即使是勇敢的吉斯塔托兵也被卷起滚滚烟尘,飞驰而来的金戈铁马震慑了。

    泰格勒刚刚射倒第三面敌人的军旗,两军便开始了交锋。

    面对突破力极强的骑士时,艾伦也不肯退让一步。她弹开了枪,切裂盾牌,把敌军骑士的头盔一刀两断。

    “那是剑发挥出的威力吗”

    艾伦是一位优秀的剑士,但是仅凭她的纤细手臂,想要砍断头盔还是有些太过勉强。银发的战姬毫不在乎地回答。

    “无论是多么坚固的铠甲,在银闪的面前都形容薄纸。”

    泰格勒也不断射出箭矢,被射中的战马不停倒下,骑士也纷纷滚落地面。

    不过,跟在后面的敌军骑士们没有丝毫的犹豫。他们毫不留情地践踏着横躺在地面上的尸体,跨越过去并继续向前突击。在开始肉搏之时,他们便扔掉枪换上了剑。

    吉斯塔托军被压制了。本来双方的人数就差别很大,士兵们渐渐地被迫后退。

    就在这时

    “是龙地龙冲过来了”

    没有余力掩饰惊愕与不安的士兵发来了报告,艾伦皱起眉头。

    “泰纳尔迪耶是什么时候成功饲养了龙”

    “应该是在迪南特战争之后吧。如果那时就成功了,他怎么可能不卖弄一番。”

    泰格勒的脸上也浮现起焦躁和紧张的神色。

    地龙的身影已经出现在眼前。它的身长比以前泰格勒干掉的那只龙还要大出一圈。

    “黄铜色吗。”

    地龙发出了咆哮声。空气震颤,人们的肌肤在抽搐中麻痹。敌我双方的马匹都停下了动作,动弹不得。

    践踏大地的地龙冲了过来。它向吉斯塔托的士兵挥起利爪。

    被它的手抓到的士兵盔甲全被压扁了,他们以极其不自然的姿势被丢在了地上,再也没有动过。

    被撞到的人也无法承受地龙身体的冲击,吐血而亡。

    也有勇敢挑战的士兵,但是他们的攻击根本没有发挥任何作用。

    黄铜色的龙鳞毫发无伤。挥起剑,剑身便会折断;刺出枪,枪尖便会缺损。还有更加接近的士兵挥起斧子和矛锤,但是他们手中的木柄全都碎裂了。

    失去武器,四处逃窜的士兵被地龙无情地踩死。

    泰格勒瞄准龙的眼睛射出一根箭。

    箭矢准确地射中了眼球,却如他所料地被弹开了。泰格勒咬住嘴唇。虽然地龙的视力不佳,不过由于它有一层特殊的薄膜保护眼球,一般不会受伤。

    那时是在深山里,有很多可以利用的东西

    这次是在宽广的平原上,可以说地龙占尽了优势。

    荡平士兵并将其撕烂,狂暴的地龙在草原上溅点血肉之块与铁屑。

    仅仅一头龙就封住了数十数百人的行动,让他们根本无法出手。

    要怎么办才好

    他们无法避开龙继续前进。泰纳尔迪耶军的骑士们在龙的两边排开队伍,加以阻挡。而且,还有一部分骑士跟龙保持着合适的距离,再次开始突击,吉斯塔托军进一步陷入了劣势。

    艾伦一边挥舞长剑,一边大声呵斥心生动摇的吉斯塔托士兵。

    “不要退却只要能坚持住,我军就会获得胜利”

    在她身边的泰格勒也接连不断地用箭射倒敌人。从这样的距离,他可以轻而易举地瞄准铠甲的缝隙。

    既然箭矢无法射倒龙,那就尽可能多歼灭几个敌军的骑士吧。

    守在身后的巴特朗递来了新的箭筒。泰格勒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筒箭了。指头和手臂都有些麻痹,但是他还是毫不顾忌地接连射出箭矢。

    忽然,战场的另一角响起了呐喊声。

    那是从战场旁迂回了一大圈的莉姆正率领四百士兵突击泰纳尔迪耶军的侧翼。敌军的骑士们停止了前进。

    就等她了。

    艾伦策马奔腾。她冲到了挥舞粗壮手臂,伸出利爪,用强韧的脚震动地面的狂暴地龙面前。

    “没想到对方会带龙上阵作为奖励,就让你们稍微见识一下我的技术吧。”

    艾利法尔艾伦大声喊道。随着她的呼声响起,银闪也闪耀起蓝白色的光芒。

    狂风呻吟,缠绕在剑身之上。光芒描绘出螺旋的形状,卷起一道小小的飓风。

    飓风继续扭曲,又被压缩到极致,化为了肆虐横行的暴风巨刃。

    “大气切割”

    回应着艾伦向下挥剑的动作,风之刃从空中砍向地面。

    震动鼓膜的风声与物体弹开破裂的沉闷声响重合在一起。

    地龙拥有剑和枪,还有一切刀具都无法刺穿的鳞片,但是此时它的龙鳞和爪牙全都碎了,身体也被一分为二,飞向后方。

    被彻底击毁的地龙残骸横躺于地面,在大地上刻下了深深的龟裂痕迹。

    泰纳尔迪耶家族的骑士们全都惊愕地僵立原地。

    亲眼目睹了艾伦那极不寻常的力量,他们就此失去了语言。艾伦的剑挥起的风就这样穿过他们之间。

    “刚才那是什么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极其兴奋的泰格勒向艾伦大喊。

    “那是当然。毕竟我是第一次在你的面前施展。”

    注视着蓝光从银闪上消散的模样,艾伦轻轻吐了一口气。

    “由于威力过猛,这一招当然不能对普通的人类使用。即使是我的部下,也没几个人看过。你的运气不错哦”

    “但愿不必看到第二次。我倒是希望自己的对手都是普通的人类呢。”

    艾伦微微撅起嘴来,但是看到泰格勒眼中淡淡的戏谑神色,两人相识而笑。

    吉斯塔托军再次开始进军。

    在地龙被打倒之前不久,接到莉姆的部队突击第二阵侧翼的报告时,锡安派出四百人左右的部队脱离主力部队,主动前往迎击。

    “迪南特之战可是吃了不小的苦头啊。安排别动队应付你们的主意我早就想到了。”

    知道泰纳尔迪耶军正在靠近的莉姆部队迅速撤退。他们解决了零星的反抗,赶到一座距离平原不远的小山丘上。

    四百泰纳尔迪耶军追赶着莉姆的部队。

    意外发生在他们赶到斜面的半途时。气势汹汹爬上山丘的泰纳尔迪耶士兵似乎被什么东西绊倒,所有人同时摔倒在地。

    当他们注意到绷在脚边满是泥浆的绳索,他们已经摔倒在地了。那是为了加固,将好几根绳子凑在一起并一节一节续长的绳索。

    抬起头的他们终于明白,自己已经掉进了陷阱。原本在逃跑的吉斯塔托士兵忽然转身,从斜面上方飞奔而来,开始袭击。

    “对方只顾盯着上方的敌人,没有注意脚边,因此才会被绊倒。”

    在山丘之上指挥士兵的莉姆低喃。

    这场激烈的战斗以一边倒的战果收场,泰纳尔迪耶军的四百别动队没多久就彻底崩盘,溃败逃走。

    其中有一半是泰格勒威尔穆德卿的功劳。

    一边聚集士兵,一边向艾伦那里赶去的莉姆在心中嘀咕。

    莉姆在斜面上安置的绳索是塞雷斯塔的居民准备的物资。

    因为时间不足,他们只用了半刻钟约一个小时就结束了工作。不过,尽管刚刚被锡安等人大肆掠夺过,居民们还是凑齐了足够的绳索。

    如果只是出于对泰纳尔迪耶的愤怒和憎恨,应该还不至于如此。这是由于领民们真的信任着泰格勒威尔穆德卿吧。

    莉姆轻抚金色的头发,仰望天空。

    阳光有些炫目。

    再过一刻钟,天空就会染上绚烂的色彩,接着夜晚便会到来。

    锡安依次接到了两份报告。分别是别动队溃败和地龙被打倒的消息。

    “骗人的吧。”

    只是喃喃说出这一句话,锡安就已竭尽全力了。在他身旁的飞龙轻轻晃动着身体。

    “那可是龙啊是地龙刀枪不入的龙怎么可能被打倒”

    但是,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

    “锡安大人,派出飞龙吧。”

    一位部下毅然决然地进言。

    “要是像地龙那样被杀掉怎么办”

    锡安不容分说地向那位部下怒吼。

    “这是父亲借给我的宝贵的龙你们这样的人即使凑出一百个也不及一只龙爪的价值”

    不过,现在的他想不出解困之策也是事实。

    在这期间,锡安又接到了新的报告。

    “敌人的部队出现在后方”

    锡安厌烦地询问。

    “人数呢人数是多少”

    “太阳已经开始西斜,因此看不清楚。不过从骑影来看,大约有两千。”

    “两千”

    说出这句话用了很长的时间。

    锡安受到了不可估量的冲击。至今为止还勉强维持的战意已经荡然无存。

    现在的主力部队只剩下不到六百士兵了。龙没有计算在内。

    我们不可能跟三倍以上,而且还是从后方袭来的敌人战斗。

    其实锡安没有注意到后方敌军的实际数量。

    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5节 | 魔弹之王与战姬小说 | 魔弹之王与战姬网-[日]川口士|翻译dying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