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匹的数量确实有两千以上,但是士兵的人数只有不到一百。

    这一带的傍晚时分由于山岭和森林的阴影遮挡,视野会变得很差。泰格勒非常清楚这件事。

    于是,不只是接到报告的锡安,看到这一幕的士兵们都变得不安起来。

    士兵们本来就不是为了战斗赶来艾尔萨斯。正是因为可以随心所欲地掠夺,他们才会追随而来。

    “收回第二阵向后方撤退”

    锡安的命令让身旁的士兵大为愕然。

    难道他要让现在正与敌人进行肉搏,挥着长剑浴血奋战的同伴们后退吗。

    “锡安大人,现在的局面我们应当挺住。虽然吉斯塔托军有两千人,但他们无法在瞬间打倒我等。只要坚持到骑士队击破正面的敌军,我等就能获得最终的胜利”

    “住口”

    锡安面带凶神恶煞的神情殴打拼命谏言的部下的面部。手上的箭伤隐隐作痛,这让锡安仅有的一点冷静彻底消失了。

    “你说坚持在迪南特之战的时候,你们这些家伙不是没能在他们的面前坚持下去吗你们已经忘了那次凄惨无比的败北了么”

    他诉诸暴力的行为源于恐惧的反作用。

    锡安不想再次体验迪南特的败北经历。

    “还有,还有啊如果敌人除了后方的两千骑还有其他别动队怎么办那样你们还能忍耐下去,坚持到底吗”

    如果知道吉斯塔托军只有不到一千人的话,锡安也许还会坚持下去吧。那样一来,他应该也能想出克敌制胜的办法。

    但是,他并不知情。他没能理解艾伦和莉姆的巧妙安排。

    锡安的命令传到了第二阵,士兵们的士气随之低落。

    自己还在敌人的刀刃可以触及的范围内拼命战斗。

    而没有参加战斗的指挥官只是因为看到了远方的敌人,就下达了不可理喻的命令。

    但是,他们是侍奉泰纳尔迪耶家族的骑士,绝对不能抗命不从。

    骑士队开始撤退,战场的局面瞬间变幻。

    艾伦没有错过这个时机。

    “开始反击”

    她回头看向属下的士兵们,高声大喝。至今为止,艾伦应该已经砍杀了相当数量的敌军,但是她那张美丽的面孔和银色的头发上都没有沾上一滴敌人溅出的血。

    艾伦高高地举起银闪,用力甩掉沾在上面的血迹。

    原本疲惫的士兵们都发出了欢呼声。

    与泰纳尔迪耶军不同,他们赶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战斗。

    而且,艾伦和泰格勒都冲在最前方挥剑射箭。这样一来,他们的士气不可能不上涌。

    艾伦等人毫不留情地反击着后退的骑士队。

    接着,他们与莉姆的部队合流,从两个方向分别攻击骑士队。

    擅长的突破力和机动性都无法发挥,在吉斯塔托军的砍杀之下,骑士队渐渐地暴露出缺口,最终被突破为一盘散沙。

    由此,战场的局势彻底掌握在了吉斯塔托军的手心之中。

    泰纳尔迪耶军的主力部队与吉斯塔托军开始激战时,锡安已在五十位骑士的保护下逃离到距离主力部队两贝尔斯塔约两公里的位置。他的队伍也带走了飞龙。

    “可恶、可恶”

    锡安已经说不出其他的话了。这已是无可辩驳的惨败战局。从远处看去,主力部队仍在坚持,但是他们很明显已被压制住了。彻底战败也只是时间问题了吧。

    “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我怎么可能输给沃鲁恩那个”

    锡安的话只说到了这里。因为他看到了前方出现的十几骑人影。

    “沃鲁恩”

    人影最前方站着两个人。那是泰格勒与艾伦。得知锡安逃跑的消息后,他们就追了上来。

    泰格勒原本打算独自前往,但艾伦把军队的指挥权交给了莉姆,带领十余骑人马跟在他的身后。

    “事已至此,别以为你还能逃掉。”

    泰格勒目不转睛地盯着锡安,愤怒地说道。

    然而,锡安根本没把泰格勒此时的愤怒放在眼里。他从部下的手中夺过枪和长盾,单枪匹马地冲向前方。他的双眼中浮现出憎恶和冷笑的神色。

    “不过是卑贱猎人的血脉,在背叛国家,将吉斯塔托军引狼入室之后,你居然还敢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

    “在教训我是恶人之前,你还是先自我反省一下吧。”

    “你说什么”

    “折磨没有罪过的人民,烧毁他们的家园,掠夺他们的财物。这些简直就是强盗的所作所为”

    泰格勒的话语中凝聚着宁静的愤怒。他的声音并不洪亮,但是感受到那份魄力的锡安还是咽下了一口气。

    “人民”

    伴随着痛苦的喘息,锡安说出了嘲笑与侮辱之语。这是因为他无法原谅将自己称为强盗的泰格勒,也无法原谅因泰格勒而胆怯的自己。

    “什么人民啊。他们不过是跟雨后春笋一样的东西。在谈笑间切除丢掉,过不了多久又会擅自长出来。有必要那么在乎吗”

    人渣艾伦带有乏味之意地低语。

    泰格勒没有回答锡安的问题。他已经明白了,跟锡安继续说下去也没有意义。

    “我完全搞不懂你的想法。但是,你践踏了我的领土,折磨了我的领民,我绝对无法原谅你。”

    “真是大言不惭啊”

    锡安没有继续说下去。他把枪的尖端指向泰格勒,大声叫喊。

    “一决胜负吧,沃鲁恩这是我和你的一对一。既然追了上来,你可不至于临阵脱逃吧”

    “这家伙发狂了吗”

    艾伦惊愕地说道。她正打算向属下的骑士发号施令,泰格勒伸手制止了她。

    “难道你真的打算应战”

    泰格勒一言不发地用力点了点头。艾伦有些不满地撅起了嘴,但是转瞬之后,她就浮现起无力的笑容,鼓励地拍了拍泰格勒的肩膀。

    “好吧。这是属于你的战斗。”

    “谢谢。”

    泰格勒没有看向艾伦地道了谢,紧握黑弓策马前行。

    盯着泰格勒的身影,锡安满脸疑惑地提问。

    “你的武器呢问那边吉斯塔托的人借把枪或剑吧。”

    “这就是我的武器。”

    锡安焦躁地对堂堂正正举起漆黑之弓的泰格勒怒目而视。

    “你是在开玩笑吗用一张弓能做什么除了偷袭,那种东西怎么可能伤到我。”

    “想试试看吗”

    泰格勒从箭筒中拔出了一根箭,搭在弓上射了出去。

    箭矢撕裂了风,射向锡安的头部,却被他手中的长盾防住了。

    泰格勒毫不顾忌地射出了第二根箭。这次他瞄准锡安的胸部,但是射出的箭同样被长盾挡住。

    “不管试多少次都没有用的。”

    听到锡安的嘲笑声,吉斯塔托军的士兵们也开始议论,只有艾伦安静地观望着局势。

    泰格勒射出的第三根箭瞄向了锡安的右臂,但是箭还是刺在了长盾上。

    “已经够了。”

    锡安收敛了嘲笑,向泰格勒投去充满怒意的眼神。

    “反正对于只会使弓的你来说,一对一的战斗太过高尚了。我说你是卖国贼,但你其实只能勉强算作布鲁奈的渣滓小贵族。是原来那么认为的我搞错了。干脆就在这里砍下你的首级,了结一切吧”

    似乎无意奉陪下去的锡安举起了长枪,策马奔了过来。

    泰格勒待在原地没有移动,他只是抓着箭绷起了弓。

    看到这副场景,艾伦不禁瞠目结舌。虽然她知道己方的剑和士兵已来不及赶到他们身边,但她还是紧握银闪,高声大喊。

    刹那间,两骑交错。

    泰格勒瞬间在马上倾倒身体,锡安手中的长枪将他的面颊擦出了伤痕,鲜血随之涌出。

    与此同时,泰格勒斜着身体射出的箭再次插在了长盾之上。

    呻吟声响起。

    发出声音的人是锡安。他勒住了马,趴在马背上。那张黑发下的秀丽面庞因痛苦而扭曲,剧烈的疼痛令汗水沾满了他的额头。

    泰格勒射出的箭贯穿了长盾,箭头深深地插在锡安的左臂上。在锡安的枪出手之前就已造成的伤口让他的动作变得迟缓起来。

    事到如今,锡安才察觉到。

    泰格勒射出的四根箭都瞄准了长盾的同一位置。因此才能射穿厚重的橡木盾牌。

    同时,他也感到了一阵战栗。

    锡安并没有固定长盾,他一直在配合泰格勒射来的箭挪动盾牌。而且,泰格勒射出最后一箭还是在两人错身而过的瞬间。

    他能看穿我移盾的动作吗

    观望着他的泰纳尔迪耶军都无法理解泰格勒的精巧弓技。

    但是,他们全都明白了泰格勒射出的第四根箭贯穿了长盾的事实。

    被他们至今为止都轻蔑看待的弓。

    被弓箭手全被当成罪人和废物嘲笑的弓。

    现在的他们感到了空前的恐惧。

    泰格勒抓起了第五根箭。锡安的脸上滚下了汗珠。

    锡安大声叫喊,属下的骑士们开始行动。为了保护锡安,他们扬起尘土,迅猛地策马奔跑。

    看到他们的举动,艾伦没有坐视不管。她也挥起银闪,命令骑士们开始突击。

    吉斯塔托军和泰纳尔迪耶军陷入混战。在混乱的冲突之中,吉斯塔托的士兵保护了泰格勒,而锡安也被己方的士兵救下,从泰格勒的视野中消失不见了。

    “我还以为会发生什么事呢”

    艾伦有些生气地说道,她看着这边策马跑了过来。接着,她轻触泰格勒的脸颊。碰到那块看起来很痛的伤口时,她洁白的手指被鲜血染红了。

    “看起来只是擦伤不过,还是不要让我太担心。”

    担心自己的艾伦的表情不像指挥官或剑士,而是宛如一位普通的少女,让泰格勒无法正视。

    “手的伤口也很严重了。”

    艾伦绷着面孔说道。泰格勒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左手。

    由于连续射箭,他的伤口再次裂开。蒂塔缠在他手上的破布被染成了红黑色,连弓把都沾上了鲜血。

    意识到了这一点,伤口才开始疼痛。不过,泰格勒知道自己还能继续射箭。

    锡安在哪

    在寻找敌将身影的泰格勒面前,忽然卷起了一片沙尘。

    强风肆虐,马匹们犹豫不前。泰格勒用手遮住了面部,定睛看向前方的物体。

    “是飞龙吗”

    展开酷似蝙蝠的巨大双翼,让锡安骑在背上的飞龙在高空中飞翔。

    它的皮翼掀起的风使得泰格勒和艾伦都停下了动作。趁这个间隙,飞龙冲到了更高的上空。

    在空中盘旋,稳定了姿势的飞龙在远离战场的地方拍打双翼。

    “风之刃无法企及那样的高度”

    艾伦不甘心地咬住嘴唇。

    泰格勒把箭搭在弓上,但是锡安的身影藏在飞龙的巨大躯体之上,他看不到。

    箭矢勉强射到了飞龙。然而,在与地龙的战斗中,泰格勒就验证了自己的箭无法射穿龙鳞的事实。

    这样下去,就会放任那个家伙逃跑了。

    他无法接受那样的结果。

    “射龙吧。”

    忽然间,一个平静的声音在泰格勒的脑中回荡。

    什么

    泰格勒惊愕地环视四周,却没有一个人在呼唤他。

    听起来像是女性的声音,但是艾伦正把注意力集中在面前的敌人身上。

    “我再说一次。射龙吧。”

    声音再次响起。

    这次他听得很清楚。

    周围铿锵作响的剑戟,怒吼和惨叫声,盔甲的碰撞声,人类变成尸体的响动,还有战马的嘶叫和马蹄的轰鸣声

    这些传入耳中的声音和刚才听到的声音明显不同。

    泰格勒的视线投向了自己手中的漆黑之弓。

    难道是它吗

    他回想起拿起黑弓时的不协调感。

    泰格勒再次仰望天空。飞龙已经飞到了比刚才更远的地方。

    不射出一箭报仇,我怎能甘心

    泰格勒下定了决心,拉起弓弦。

    他绝对无法原谅那个烧毁城镇,折磨领民,还让蒂塔受伤的男人。

    泰格勒遵从那句话的指示,瞄准飞龙射出了箭。

    箭矢脱离手中的瞬间,骇人的反作用力侵袭了泰格勒的身体。与此同时,艾伦手中的银闪也在一瞬间闪耀起蓝白色的光芒。

    射出的箭笔直地向上空突进,将空气卷成螺旋状的狂风。

    发出类似于野兽咆哮的尖啸声,箭矢飞向黑龙却没有射中。接下来,它继续冲向空中,穿过了云端。

    飞龙失去了平衡,略微倾斜的身体歪歪扭扭地转了小半圈,但是没有受伤。

    发生了什么

    泰格勒惊愕地眺望着飞龙和变形的云朵。

    他从来没有听说过可以射到云端的箭。

    “泰格勒”

    艾伦的声音让他恢复了自我。回身一看,只见艾伦也一脸惊讶。泰格勒这才意识到,他还是第一次在战场上看到艾伦如此惊讶的表情。

    “刚才那是什么除了使用龙具,我也从未看到过那样的场景啊”

    原来你还看过吗泰格勒没有说出这句话。而且,他也没能回答艾伦的疑问。

    “我也完全搞不懂”

    一道阴影落在仓促回答的泰格勒头顶。

    飞龙重新调整好姿势,似乎打算正式逃离战场。

    泰格勒重新抓起一根箭。虽然有一大堆想不通的事,但是这些事可以之后再想。

    解决那只龙才是最优先的事项。

    这一次绝对要射中

    艾伦策马接近。她靠在泰格勒身旁,举起了长剑。

    “我来操纵风,你只要射出箭就行了”

    艾伦对泰格勒手中的弓一无所知。

    但是,她只知道在刚才泰格勒射箭的瞬间,自己的剑像是呼应一般散发出光芒,还有他射出的箭绝非寻常的状况。

    虽然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泰格勒一定可以做到。

    也许这只是直觉。

    艾伦熟知“龙具”。她手中的武器并非只是普通的长剑。

    它是拥有别名“降魔之斩辉”的“银闪”。

    “拜托你了。”

    泰格勒没有像艾伦那样多想。

    而艾伦还是对他深信不疑。

    泰格勒举起了弓,瞄准远方的飞龙绷紧弓弦。

    箭矢射出。

    空气震颤,周围的空间开始扭曲。

    冲击波吹飞了附近的士兵。

    无法睁眼的暴风疯狂肆虐,烟尘弥漫。

    泰格勒射出的箭一边突进,一边卷起不断壮大的狂风,形成了凶险的龙卷风,击中飞龙的腹部。

    射穿了。

    几欲震坏耳朵的撕裂声响彻天际,受了致命伤的飞龙奄奄一息地蛇形飞行,坠落在平原一角的沼泽中。

    沉闷的落水声。

    飞龙完全陷入了沼泽,原本骑在上面的锡安也没有上浮。

    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大家都悄无声息地注视着飞龙坠落的方向。

    连射出箭的泰格勒本人也是。

    泰纳尔迪耶军的士兵们纷纷丢掉了武器。“咣当”的声响让包括艾伦在内的一些人恢复了正常。

    “泰格勒威尔穆德沃鲁恩击败了锡安泰纳尔迪耶”

    听到艾伦的喊声,吉斯塔托的士兵们都高呼胜利。

    泰纳尔迪耶军的士兵们不停颤抖,开始拼命地逃跑。

    在远处战斗的泰纳尔迪耶主力部队也一样。他们亲眼看到飞龙掉在了沼泽中。无论是开始逃窜的同伴,还是发出胜利的呐喊声、沸腾一片的敌军都目睹了这一幕。

    他们扔掉了剑与枪,丢盔卸甲地各自逃窜。

    侵犯阿尔萨斯的三千泰纳尔迪耶军逃到阿尔萨斯的领地之外时,人数已经减少到了近九百。

    失去指挥官,丢掉武器和铠甲,还满身是伤的他们正可谓是境况凄惨的残兵败将。

    尾声

    黑龙旗在傍晚的风中飘扬。

    吉斯塔托军在泰格勒、艾伦和莉姆三人的率领下前往塞雷斯塔城。

    包括巴特朗在内的几位士兵已经先行赶往了塞雷斯塔。这是为了向领民们通知获胜的消息,好让他们放下心来,还有就是做好庆功宴的准备。

    哪怕是聊表心意也好,泰格勒想向吉斯塔托的士兵道谢。而且城里的人们也需要休养生息,以便从明天开始重建家园。

    顺便一提,巴特朗抱去的八个箭筒被泰格勒全部用空了。

    通常弓兵最多只会携带两个箭筒。带得太多会导致行动不便,而且不是激战的话箭太多也用不完。

    后来,当路里克听说了这件事,他严肃地低喃“真是怪物啊”。

    “这样就好了。”

    艾伦把崭新的布料缠绕在泰格勒的右手上,淡淡一笑。

    “谢谢。帮大忙了。”

    泰格勒坦率地道谢。蒂塔帮他缠上的破布已经被血浸透,因此需要换一块新布。

    “该说是暂时的胜利吗。”

    “暂时啊。”

    泰格勒重复了一遍莉姆的话。

    正是如此。已经发生变化的局势不会就此停滞不前。

    失去了继承者的泰纳尔迪耶不可能放过泰格勒。

    他一定会想尽千方百计,试图杀了泰格勒,再一把火烧了阿尔萨斯。

    除了泰纳尔迪耶,还有一大堆需要考虑的事。

    可以匹敌泰纳尔迪耶的大贵族冈隆公爵,国王以及诸贵族的反应,吉斯塔托一方对于自己和艾伦会采取的行动这些事都值得顾虑。

    最重要的是此时他拿在手中的黑弓。

    以前从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6节 | 魔弹之王与战姬小说 | 魔弹之王与战姬网-[日]川口士|翻译dying作品